台湾“香叔”金于峰:

在生活中传承两岸香文化

曾天泰 本报记者 照宁

2020-11-21期07版

人未到,香先闻。来自台湾的金于峰是厦门“富山香堂”的掌门人,人称“香叔”。走进他的香堂,店面古朴而素雅,数百种香料铺陈。席间,金于峰点燃了一支檀香,在蔓绕的青烟中,向记者讲起了他的故事……

■■缘起:回乡祭拜中的眼泪

1979年生于台湾高雄的金于峰,从小在香火中长大,家附近的寺庙和奶奶平日烧的香,氤氲了他的童年。怀有一个敬畏之心做人做事,随着悠悠的香气,沁润了他的心田。

时间很快来到1993年。这一年,两岸关系解冻,身为国民党老兵的金于峰父亲得以从台湾带着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大陆,前往杭州寻根谒祖。这也是金于峰第一次来到大陆。

金于峰回忆道,那时他和家人一起去祖父母的坟前祭拜,在上香时,那股浓烈的化学香味呛得他“涕泪俱下”:“因为当时我们在台湾用于祭拜的香品都是质量较好的天然香,这边的香品就相较而言差些,以前没闻到过,两下子就把我熏出了眼泪,当时边上的长辈看我泪流不止,都以为我是在思念先祖,被这一幕感动了,其实当时我只是在想,祭拜先祖为什么不用好一点的香料呢?”

这一次的祭祖之旅,让14岁的他萌生了从事制香行业的念头。主修IT专业的金于峰大学毕业后,一直萦绕在他心头,想要做一支好香的想法却愈发强烈起来。2005年,26岁的他正式进入香行业,负责台湾檀香老品牌———富山檀香50多家门市的管理工作。

金于峰介绍,台湾宗教信仰很普及,也由此带动了佛事用品市场,但在2007年前后,台湾香品市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那时刚好韩国有办一个国际佛事展,我以参展商的名义前去考察,发现韩国人对香品的用途并不局限于祭祀,早已延伸至生活用香。其实韩国和日本都有保留中国传统的香道文化,用香既讲究又很生活化。”

这次考察,让嗅觉敏锐的金于峰捕捉到了商机。他回台后跟公司汇报,进而开始研发生产生活用香。正是这个转机,让当时被视为“夕阳产业”的台湾香品市场焕发了新的生机。

■■登陆:掘金电商浪潮中的蓝海市场

为寻找更广阔的市场,2008年,金于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首届厦门国际佛事展,却收到了让他意想不到的效果。“当时带去的4500盒货一下子就卖了个精光,说实话这让我有点出乎意料。”金于峰说,那个时候大陆消费者对台湾产品还比较陌生,对香品也较为好奇,所以才有这样的效果,这次大卖也让他真切地看到了大陆市场的潜力。

于是,经过反复试水和细致筹备,2014年,金于峰看准大陆市场的商机,坚定决心,来到厦门成立富居山丘贸易有限公司,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经营的方式,主打电商业务,组建了一支12人的电商运营团队。当问及为什么选择厦门落地时,他表示,厦门离台湾较近,文化同根同源,还有优厚的惠台政策。“当时其他地方都有考虑过,但只有厦门这边能切实地解决我孩子的上学问题,创业补贴等政策都很实在,经济环境、营商氛围也都非常适合立足创业,让我的工作没有了后顾之忧。”

“我们2014年在天猫开店,2015年在京东开店,专注电商系统一直发展到现在,效益都很好,在天猫还做到数一数二。”经过数年的沉淀和发展,金于峰的电商生意风生水起,在疫情期间销量逆势上扬,在今年刚刚过去的“双11”中也创下了不错的销售业绩。谈起电商的好处,金于峰认为,电商通达便利,辐射范围广,虽然电商运营团队在厦门,但产品可以卖到世界各地。而且中国大陆全球最好的快递物流系统也极大地支撑了电商的发展,相比之下,台湾的物流成本就显得较高,缺乏电商蓬勃发展的土壤。

■■创新:致力在两岸生活中普及和传承香文化

“现在香品的市场还是较为小众,它不是我们生活中的必需品,但却又是我们文化传承的必需。”香灰散落,说话间,檀香已然烧了过半。金于峰对记者说,现在我们生活中的嗅觉,多是西方的元素,香水、精油等俯拾皆是,但属于我们自己传统的线香、沉香、檀香等却渐渐无人问津。

金于峰认为,传统的事物要想拥有生命力,就必须与时俱进,摒弃一些繁琐且不必要的东西,让传统香文化“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们要传承,就要有人去买,有人去用,也就是要有市场。如果香没了市场,就会逐渐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去。”

为此,金于峰有了更深的一些思考。他组织团队精心设计了很多新品相的包装,与文创产业结合,去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了解中国香文化。金于峰兴奋地向记者展示着他的得意之作:与台北故宫联名的《清明上河图》八盒装随身包熏香礼盒,八盒摊开合并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清明上河图》图案;妈祖、关公、财神爷等民间信仰人物被画成了可爱的卡通形象,制成了一组寓意“福禄寿喜恭喜发财”的传香盒,充满了浓浓台湾味。“我们还有一个发明专利的小制作,就是将香与火柴结合起来,短短一根,一划就可以点着,一根可以烧20分钟,使用和存放都非常方便,以此希望能让更多的年轻人去尝试和了解香文化,这也是对香文化一种更好的传承。”

“炉烟袅孤碧,云缕霏数千。即将无限意,寓此一炷烟。”一支香燃尽,采访也进入了尾声。在他看来,香是一个很奥妙的东西,既可怡情养性,又可化病疗疾,寄予着中国文化中“和”“敬”“清”“寂”的精神。他希望自己所做的事业能使香文化真正地被百姓接受和认知,并在生活中得以传承,“让每个两岸同胞找到适合自己的香品,让世界和我们变得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