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有岁月可回首

文/本报记者;崔吕萍

2020-05-29期05版

白驹过隙,2020年全国两会进入尾声。因防控要求而小半个月没出驻地大门的驻会记者,除了手头还有重要稿子没干完的,其他人都跑到驻地酒店门口合了张影。

都说同行是冤家,往年为了抢个独家,约个委员,大家常常狭路相逢。今年,同行就是战友,一个驻地的记者总数不超过20人,委员却有两三百位,所以大家需要配合作战,联合采访,帮着进不来的记者打“策应”。

能在特殊时期的全国两会期间担任驻地记者,的确很幸运,因为我们有机会亲眼见证,肩负为国履职,为民尽责使命的全国政协委员们,在这一刻是以什么样的状态、怎样的视角和语气去建言献策的。

作为驻会“唯20”的记者,我们也有尴尬、躲避的时刻,那就是在稿子采访后,迟迟没发出来又偶遇被采访的委员,这个时候我们内心是忐忑的。因为我们非常明白,经此一疫,委员们有太多想说的话,希望通过发声帮助经济社会快速走出疫情影响,因此我们热盼5G时代,“新基建”能够先为新闻采访行业铺一条更宽的发稿渠道,以破解记者与委员之间“平时不常见,无时不想念。见时谈甚欢,见报等版面”的问题。

还有很多委员变身媒体特邀记者,稿子写出来发给我们一看———还别说,文字很通畅,就是没导语!然后我们和委员们切磋起新闻五个“W”。“原来没写过,觉得很简单,自己写一两篇之后,就觉得很怕见到你……”看来委员也有“怕”见到我们的时候。

一场抗疫,既是对国家社会治理能力、经济抗压能力、公共应急管理能力的大考,其实也是一面镜子,她照见了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照见了善良朴实本来的样子。这场特殊时期召开的两会,多少人夜不能寐!这段历史将载入史册,这段经历值得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