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体制打造“中国硬核”

文/本报记者;贺春兰

2020-05-23期22版

近些年来我国在太空领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航天事业再获突破。图为市民在中国科技馆与中国宇航学会开展的“探索太空,逐梦航天”中国航天日主题教育活动中了解航空知识。

本报记者贾宁摄

我国高新技术企业屡遭美西方打压。如何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成为今年全国两会委员们十分关心的话题之一。

集中力量办大事,在核心技术上突破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尽管经济发展很快,技术水平迅速提高,但在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研究上,尚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尤其是在国计民生的关键产业领域,成功的案例和经验不多,尽管有一些成功也步履蹒跚,已经成为制约我们从技术大国走向技术强国最大的短板。目前迫切需要从比较高的层次上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地来考虑和解决问题,花大力气研究、提出方案并落实解决。”采访中,全国政协委员、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曹健林首先谈到“构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的重要性。

他说:“对于外国卡我们脖子的事,政府一定要担起责任来,当然也可以积极扶持企业。但绝大多数企业是不能冒太多长线风险的。特别在芯片问题上,我们尤其要保持可持续的支持和关注。”曹健林强调,要真正把解决芯片问题作为一个长期国家战略落实下去。他的建议是,保持战略定力,要在重大专项启动以来12年奋斗的基础上,再制定一个20年左右的中长期发展战略,力争10年之内不再受制于人,20年之内走到世界前列。一定要下定决心加大投入力度。事实上今天的芯片技术与产业问题已经成为整个国家之经济、社会和国防安全的重中之重,是与当年“两弹一星”可有一比的国家刚性需求。他谈到,与发达国家和巨头企业的投入相比,我们的投入还差得很远。必须看道,好干的和低成本容易干的都过去了,剩下的都是硬骨头,要花大代价。我们的下一步发展战略并非从头开始,应该是一个“升级版”。这个升级版要结合新形势(例如抗疫之后的国际环境变化)和已有成果,充分发挥我国体制优势和全球最大市场的优势,以产品为中心,以行业解决方案为突破口,形成自主的标准和生态体系(学习移动通信的经验),立足中国市场实现世界水平的科技创新,重塑全球芯片产业链。在设计、制造、封装测试、材料、装备和人才培养、产业布局、企业形态、知识产权等方面都有明确的近中远期目标和实现路径,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芯片技术与产业发展道路。

全国政协常委、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吴昌德表示高度同意曹健林的意见,“芯片之所以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引起了举国上下的强烈关心关注,原因很简单,一是关乎现在,二是影响未来。”

创新驱动还需企业和其他部门的全链条合作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所长张柏春则强调全链条合作的价值。他说,“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技术原理构建等处于不同知识生产阶段的科学原创或其他科研成果还是不够的。这些成果只有经过了‘创新’这个过程,才能驱动经济社会发展。”张柏春特别强调,这里所说的“创新”是指将新概念的构想或技术发明转变为新产品、新方法和新服务并进入市场的过程。科学原创通常以论文等形式公开发表,容易被不同的国家、机构和个人分享。相比之下,通过创新而形成的核心技术往往被知识产权拥有者独享和严格控制。创新能力强的国家及其企业更善于有选择地吸收科学原创,有效地将其转化为生产力。而显然,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也是举国科技体制中的重要角色。实际上,我国被“卡脖子”的技术和产品主要是被发达国家的创新型企业研发和控制着。我国迫切需要企业家与创新专家通力合作,并且打造越来越多的、善于与科研院所和大学等机构合作的创新型企业。我国创新型企业成长需要得到政府和社会在体制改革、政策、金融和市场培育等方面给予鼎力支持。

吴昌德也强调,我们需要建设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不能单打独斗,更别说一个单位包打天下。体系中的不同任务担当者应尽可能地强强联手。

全国政协委员、自然资源部国土卫星遥感应用中心主任王权也谈到:“原则上体系内各部分之主业必须明确。例如,企业做产业,研究所攻技术,学校培养人。跨界的部分应尽可能一起做,扬长避短,共同攻关。人的精力和能力是有限的,术有专攻,各类专家共同合作才是大方向。”

“要敢于保护我们的市场”

“政府要敢于去创造、保护我们的市场。”曹健林说,政府要创造市场,经济学和工业界都知道,市场是最宝贵的,你要想让自己的技术,特别是工业技术发展起来,必须给自己留一部分市场。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因此理所应当用更强势的手段保护我们的市场。

吴昌德目前正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读书活动——创新中国主题群的群主。他告诉记者,在委员读书群的讨论中,多位委员提到,政府要敢于担当,积极行动起来,通过多种方式保护我们的市场。“今天的中国是开放的,我们构建体系真正的长远目标是国际先进水平,而不是关起门来称老大。但是,大家认为,我国集成电路、移动通信等行业的快速发展,很重要的是得益于我国巨大的市场潜力。我们在信息网络、医药生物、智能制造等产业上,要加大市场保护,比如限制同类产品进口的数量、提高引进的技术含量等级,从政策上鼓励百姓有限使用国产产品。吴昌德强调,我们必须坚持对外开放,但也要把握好扩大开放和必要的度,不要‘肥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因此,要建立健全优先使用自主创新成果的机制,实行有针对性的优惠政策,促进自主技术、自主品牌、自主标准的成果优先为我所用。”

保持定力,促事业稳定可持续发展

采访中,有一个问题科技界反映相当强烈,就是保持定力。曹健林委员指出,“保持定力就包括坚持我们被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取得了显著成绩的方式、方法和组织形式,这也是中国特色科技发展道路之主要内涵。或许这些东西不容易被其他国家理解,也更容易受到攻击,这些都不应该成为我们动摇和怀疑的理由,更不应该变来变去,让基层工作徒増无用功。例如,已成为旗帜、积累了众多经验的重大专项应该坚持做下去,有问题解决问题,不适应新形势可以不断完善。”

“影响科技工作成效一项重要的因素是能否持续、稳定地推进。”王权委员强调,目前仅就国家层面的各种经费投入来看,科技项目支持是持续的,国家计划对学科发展给予长期的支持。但就科技项目承担的主体而言是不确定的,承担主体常因计划变化而变化,科研团队承担项目是不连续不稳定的,这期计划是一个团队,再一期计划可能变成了另外一个团队。“一张蓝图需要几代人绘就,国家层面是这样的,就一个单位一个项目也很需要这样的稳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