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颖委员:

西部贫困地区公共卫生建设急需大幅投入

本报记者;黄静

2020-05-23期21版

“2017年我带一个东部地区的企业家去看我们贵州的一家县级中医院,她说这个县级医院条件还比不上她家乡的乡镇卫生院。”三年后的2020年,全国政协委员刘颖再次去这家医院,这个辖区人口上百万的县级中医院依然还是:30平方米的病房里挤着七个病人,拥挤的病房床与床之间的距离不足50厘米,医院的业务用房仅有8000平方米,其中有5000平方米是七十年代的预制板楼房,3000平方米是近年来搭建的临时板房。

“我想,这种情况可能是西部贫困地区的缩影。”刘颖说,这次新冠疫情让我们更深刻地体会到“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她呼吁,高度重视西部贫困地区的公共卫生和公立医疗机构的建设,加大中央资金对西部贫困地区的公共卫生和公立医疗机构的投入。

刘颖以贵州为例作了一个比较,从千人床位数来看,全国的平均数是6.03,贵州是5.42。“其实我们很难从千人床位数上看出每张床位质量上的差距,贵州的26万张床位中有4.5万张是乡镇卫生院的床位,这些床位的质量都很低,扣除乡镇卫生院的床位,我们县级医院以上的千人床位数是4.85。”

刘颖的本职工作经常要和医院打交道,她发现,很多地州县没有规范的妇幼保健院,县级的疾控中心建设更是有名无实,无论是从硬件投入还是人才配置上,西部的公共卫生和医疗机构短板都非常明显。

前不久,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重点加强西部地区县级医院综合能力建设。刘颖看到了希望,也热切盼望意见的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