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再出发”

本报记者;包松娅

2020-05-23期21版

5月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指出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是“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要“东西双向开放协同并进”。这份长达万字的指导意见提出了36条重磅举措,涵盖产业能源结构、交运网络建设、商贸开放合作、金融配套体系、生态环境治理等各个方面。

西部,这个中国地理版图上面积最大的区域,迎来焕发生机的全新机遇。

■抓住灵魂之问

再过两个月,远在青海的乡村教师沐兰,就要启程进京接受培训。尽管放不下班里的孩子们,但一想到能学到更多教学经验和先进理念,她咬咬牙下了决心———对于一直坚守在西部农村教育的老师而言,这实在是难得的机会。

把沐兰带到北京的,是自2007年开始由民盟倡导的“农村教育烛光行动”。

多年来,西部地区是我国贫困人口最多的区域,也是教育水平较为滞后的地区。教师教育是教育事业的“工作母机”,是提升教育质量的动力源泉。进一步发展西部地区教师教育,既是提升西部教育水平的关键,也是实现西部振兴的基础。

“在助推西部教育上,民盟各级组织共同携手,已经进行了多年实践。今年,我们再次带着《关于大力推动西部教师教育发展的提案》而来。”民盟中央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脱贫之后会不会返贫,取决于我们到底有没有拔除“穷根”;西部大开发能不能翻开崭新篇章,同样亟须智力支撑。

教育是脱贫与巩固发展的根本,教师是教育的“灵魂”。但民盟在调研中发现,相比东部发达地区,西部教师教育尽管近年来有了较大改善,但仍存在差距,尤其是缺乏高素质教师培养的基础条件。究其原因,收入、发展空间、投入与就业出口等方面都是制约因素。

如何扭转现状?民盟中央认为,要着力提高教师工资水平,建立完善教师绩效工资制度、艰苦地区工资激励制度等,充分利用社会资本设立奖励性的基金激励教师成长。“鉴于历史欠账较多,建议中央财政进一步加大投入支持力度,并在部省共建、重点学科等的发展规划和区域布局上予以倾斜。”

在师范院校和设立了师范类专业的综合性大学内,进一步畅通师范生的进入和退出渠道,是从源头加大培养力度的方式之一。民盟中央建议,要适度扩大公费师范生培养规模,将扩招计划向农村地区、民族地区和紧缺学科倾斜,完善公费师范生的履约管理办法,以吸引更多优秀生源,同时严格执行中职学校培养保育员政策,用“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

在教师队伍里,有没有编制始终是一个焦点。“要注重盘活存量编制,增加各省内编制的调配力度,对于教师编制总量不达标的地区,可在其事业编制总量内调剂解决。”民盟中央提出,也要创新编制管理,建立健全农村教师机动编制,按不超过农村教师编制总量的一定比例核定教师机动编制,用于补充急需学科。

唯此,西部才能让优秀的教师,来得了、留得住。

■解决发展之困

在西部广袤的土地上,尽管发展资源受限,但生态环境与人文底蕴却成为其错位发展的“金山银山”。

“黄河金三角区域”内,著名的自然景点和丰富的根祖文化,在中华文明生成及发展演变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也在今天,催生了现代旅游业的繁荣。“现在的问题是要关注旅游开发与文物保护的关系,设立政策门槛,建立科学的文物保护、开发和利用机制。”九三学社中央认为,要在利用文物进行旅游开发时,牢固树立保护意识,在旅游规划中广泛征求文物保护方面专家意见,在引入民间资本进行保护与利用时,文物管理部门应加强业务指导和监管,做好开发商的资质与资格审核。

发展,对于西部而言,是一个孜孜以求的话题。近年来,几乎每一个西部省份都在寻找着自我突破的密码。

“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为新疆带来了机会,使其成为向西开放的重要窗口。随着与中亚、南亚、西亚等国家物流合作的深化,新疆已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重要的中转集散地和物流大通道。

要进一步为新疆赋能,民革中央提出,我国已经拓展构建起内地进疆的南通道(成都经格尔木到库尔勒)、北通道(北京经巴彦淖尔到哈密)和中通道(兰州经河西走廊到乌鲁木齐)三条大通道的新格局,下一步要细化网络,加快推进三大通道互联互通,才能进一步破解西北地区交通发展短板,逐步构建起新疆与甘肃、青海、内蒙古互联互通的交通体系,有利于更好地服务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进而深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民建中央与民进中央的关注点不约而同落在了如何巩固脱贫成果上,且都是一个“边”字:前者是“边境”,后者是“边疆”。“破解西南边境地区的脱贫困境,需因地制宜,统筹解决好‘富起来’与‘留下来’问题,既不能实施简单的易地搬迁,也不能大规模推动劳务输出。”民建中央特别提出,要注重扶持与固边相结合,对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资金优先向边境贫困地区倾斜,进一步打牢守边固边基础。

边疆民族地区脱贫成果巩固工作同样具有多重意义。民进中央提出,对边疆民族地区,要充分考虑其特殊性,酌情延长政策和资金退出的过渡期,重点从产业、金融、兜底保障等方面考虑政策的延续性,真正做到对边疆民族地区脱贫工作“扶上马,送一程”。

守土固边,这是边境与边疆的共同重要战略任务。民进中央建议,在此基础上要合理规划边疆地区乡镇布局和产业布局,提高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岗位的覆盖面,让一方水土养一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