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就在前面

口述\李全瑞 整理\本报记者;刘喜梅

2020-03-13期03版

3月8日,武汉,小雨。

随北京医疗队来武汉工作已经一个多月了,终于有时间来总结一下。

还记得我是大年初三在发热门诊值班岗位上接到了医院的通知———当晚就要奔赴武汉前线,虽然匆忙但是心里也早有准备。

来武汉后,是在紧张与焦虑中度过了第一周。

在这一周里,首先要克服北京与武汉的气候差异,更重要的是适应并熟悉新的工作环境。我们是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开展工作,这里收治的基本是重症和危重患者,得首先做好自我防护才能治病救人。每天在进入病房前,防护装备的穿脱都是一项复杂的工作,但我们不可能处于静止状

态,需要仔细地查房、询问病情、开医嘱、处理危重病人……完成这些,每天都需要几个小时。

我已经算是高年资医生了,但是在面对病房这样可能存在危险的环境,依然会紧张、焦虑。除了防护准备,在进入病房前我们都提前储存好能量,比如吃上巧克力、喝些水,以防止虚脱。其实,即便是累到虚脱,一点儿也不意外。

焦虑的不只有初到的我们,还有患者。记得有个女病人,刚进来时不停地呼叫医护人员,我们查房时发现病人除了低氧,还有一定程度的焦虑和恐惧,就及时给予患者鼻导管吸氧及面罩储氧、给氧,来纠正病人缺氧状态,同时加以心理疏导,经综合治疗后病人逐渐好转。

经过一周的紧张工作,我逐渐适应了工作及环境。在此基础上,我的工作内容也拓展到开展病历讨论、讲解感染防控知识、梳理病历、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以及持续学习、完善新冠肺炎的知识,并开辟新的病区,直到病房收满病人。经过我们与当地医院医护的通力协作,在以后几周里,陆续都有病人好转、治愈出院。虽然仍有病人不断被收入院,但感觉整体危重患者的比例下降了。

我们收治的患者中,有一位69岁的男性。他来时病重,无法接受无创呼吸机治疗,我们随即对患者采取了经鼻高流量给氧支持、中西医结合等综合治疗措施,目前病人病情好转,我们感到很欣慰。因为我们所在病区收治的患者,有半数以上是重症患者,超过1/4为危重患者,因此当前我们的主要任务除了收治病人,更要识别那些可能演变成危重症患者的病人,以做到“关口前移”,降低病死率,提高治愈率。所以这位69岁的男性就是我们识别的重要对象,我们都很高兴,他的病情好转而不是向危重症转化。

回顾一个多月的抗疫工作,最为深刻的感触是在对患者实施积极的药物治疗的同时,还需要结合每个病人的具体特点,采取有针对性的心理疏导治疗,包括与病人互动、沟通等,来缓解病人的心理压力。病人的心理压力小了,配合治疗的愿望就大了,我们的治疗效果也就更突出了。听人说,武汉大学的樱花已经开了,我希望并坚信,经过每个人的艰辛付出,这场抗疫战争的曙光就在前面了。

(李全瑞:北京市属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农工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