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六大茶山散记(二)

文/许文舟

2020-02-14期07版

来到莽枝古茶山时,接待我的是当地茶人何智荣先生。他10多年前从茶农干起,现在已是一家规模不小的茶庄园老板。尽管茶季早已结束,但他的庄园正在扩建,见到我们后,他热情地冲泡了莽枝古树单株。

何智荣先生不仅懂茶,还懂得这个地方的历史。说到莽枝古树茶,他拿出一本被翻得有些面目全非的旧志,讲起了这座山的前世今生。目前已有文字确证,莽枝古茶山明朝就已有商贩在这里贩茶。到了清朝康熙年间,莽枝古茶山的牛滚塘街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茶叶集散中心。鼎盛时期的牛滚塘街建有“五僧大庙,每年三月采摘春茶之季,当地茶农到庙里敬香祭祀茶神。”

倪蜕《滇云历年传》记载:“雍正之年,莽枝产茶,商败践更收发,往往舍于茶户,坐地收购茶叶,轮班输入内地。”说明当时的莽枝茶质量好且价格便宜,前来收茶的商贩络绎不绝。由于战乱,莽枝古茶山在1940年前后开始抛荒,茶山逐渐无人管理,直到1980年之后才又开始慢慢恢复生机。今天的莽枝古茶山,只有到过这里的人,才会感觉其“古”,古茶树和原始森林混生,生态环境良好,林间的古茶树既能得到阳光的恩泽,也会拥有足够的阴凉。当然,因为茶林混生,产量自然小,加上长期的高放管养,茶叶采摘费时费工,也正是量少质好,才使得每年春茶开始时,昔日的牛滚潭依然门庭若市,熙来攘往。何智荣介绍,莽枝人感谢茶,每年开春还要开展一场祭祀茶神的活动,这既是对茶的敬重,也是历史的传承。

与莽枝古茶山一样,革登古茶山在历史上的磨难大同小异。在古六大茶山中,革登古茶山面积虽小,名气却不小,因为有一棵茶王树镇山。《普洱志》中有记载:“其治革登有茶王树,较众茶树独高大,土人当采时,先具酒礼祭于此。”彼时的人们对这棵茶王是多么的虔诚与敬重啊!开采之前需隆重礼祭,茶季结束,又会有茶农前来拜祭。遗憾的是,这样的茶王早在民国初年枯老而死。在一个村民的带领下,我终于在山腰见到了茶王树生长的地方,可惜连根都已不在,只有一个衰草遮蔽的坑,很难再与威风八面的茶王联系起来。散落一地的香棒,泼洒一地的碎酒瓶,说明在开春,依旧有人前来祭拜。

革登古茶山在清朝时最大的寨子是革登老寨。革登老寨最兴旺的时期是乾隆年间,老寨曾有两三百户人家。乾隆二十年左右革登老寨盖过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乾隆四十六年又盖了一座关帝庙,可惜现在都只有残砖与虚土供人臆想了。寺庙的兴起与茶有关,一则是经济方面的关联,二则寺庙又为茶业的发展起过推波助澜的作用。寺庙也有自己的茶园,作为寺产。

今天的革登古茶山,古茶树零散分布。正因为远离尘嚣,茶的品质得以保证,但要买到真正的革登茶,依然非常艰难。曾经为追求产量,人们往茶园喷灌农药化肥,政府非常重视,对此进行了严格管控,才使得农残情况有所遏制。走在革登古茶山上,随处可见禁喷农药的牌子。革登古茶园是大小叶种混生,口感有非常独特强烈的山野花韵,苦涩较弱,回甘生津非常好,明快鲜爽,花香馥郁,汤质顺滑细腻。正宗的革登茶量少,供不应求,但市场上标榜革登茶者不计其数,也难怪有人说,要喝革登茶,最好找一个革登人做亲家。

革登古茶山只是匆忙一晤,我怕坐下来,就会在一杯古树茶里懈怠,也怕在这余晖满山的傍晚,再遁入古茶马道一波三折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