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行使探视权?

韩江雪

2020-01-14期07版

探视权的确立具有重大的社会心理价值,它不仅有利于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同时也满足了父母对子女的情感需求。探视权的界定与行使,要求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母一方为另一方提供便利,协助对方顺利地看望子女;要求探视权人携子女出游时,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将子女送回。因此,探视权的行使不只是一个法律规范,也体现出婚姻法的伦理性特征。但是近年随着离婚率的逐年攀升,探视问题也不断出现新情况,不配合探视,“抢夺”孩子,威胁、恐吓孩子的现象屡有发生,对子女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

【案情回放】

桑先生与葛女士于2011年4月登记结婚,2015年6月生下女儿桑小熙。2017年7月,桑先生因去某学校进修辞去工作导致夫妻闹矛盾。同年12月,双方开始分居。2018年3月,葛女士将桑小熙从桑某父母处接走,致双方矛盾激化。

庭审中,桑某与葛某称自愿离婚,但对桑小熙抚养权争执不下,均认为自己的条件优于对方。

法院在综合考量两人的抚养条件及桑小熙的年龄、性别、学习等实际情况后,判决桑小熙由其母葛某抚养,桑某对女儿有探视的权利,规定自2019年1月起,每周六9时至16时行使探视权。

判决生效后,桑某一直未再见到女儿。桑某于2019年7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立案后,法官通过与二人沟通,发现双方的矛盾已不可调和,但探视权不仅是未直接抚养孩子的父或母的权利,也是义务,是对无人身监护权的父或母与子女交往、了解子女状况的愿望的满足,是对不能行使监护权的一种补充或救济。在法官劝导及析法明理后,葛某终于愿意协助桑某对孩子进行探视,但不同意桑某带走孩子。

法院在强制执行探视权时,只能对拒不履行协助探视的义务人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为此,对桑小熙的探视由桑某与葛某约定时间在法院进行。

第一次探视执行完毕后,桑某每周都要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询问葛某不配合桑某探视的原因。葛某表示,桑某经常威胁自己和家人,并跟踪抢孩子和殴打自己。葛某报警后,桑小熙回到家中还会做噩梦啼哭不已。

第二次探视结束离开法院后,桑某及其家人、朋友驾驶三辆小轿车致使葛某的车辆停在路口,桑某对葛某、葛某的妹妹和父亲进行殴打,致葛某身上多处伤痕,葛某妹妹右胳膊骨折,同时欲抢走桑小熙致使桑小熙手腕受伤。葛某无奈将车子驶入法院执行局并报警寻求帮助。

派出所进行受理并调查,同时对葛某家人进行了伤残鉴定,结果显示葛某及家人为轻微伤。探视权的行使也因桑某的行为不利女儿的身心健康而中止执行。

【法官提示】

实际生活中,解除婚姻关系的父母大多因为感情破裂,在协商时会过多地考虑自己的利益而提出不合理的时间和方式,致使探视权的协议难以达成;有的即使达成,最后真正能按协议对子女进行探视的也很少。为此,法院一般会作出两种判决:一是探望性探视。这种方式时间短、灵活,但不利于探视人和子女交流;二是逗留性探视。此种方式探视时间较长,有利于探视人和子女的交流。

但无论哪种方式行使探视权都有一定的限制。“当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权利;中止事由消失后,应恢复探望的权利。”例如,行使探视权的父或母存在吸毒、赌博、对子女有暴力行为等严重的道德品质问题,或者有劫持、威胁子女行为的,均构成探视中止的理由。

如今,离婚人数逐年增多,但“父母本位”的思想残存,未考虑子女利益最大化导致离婚后子女会不同程度地受到伤害。根据子女利益优于权利保障的原则,父母双方当积极协商,降低离异家庭对子女的伤害,增加子女与未直接抚养的父或母一方的沟通与交流,这不仅是探视权的核心精神,也是父母双方的利益共同点。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作者单位: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