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贵州贵达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山:

着力从法律层面保护个人信息

2020-01-14期03版

目前,个人信息采集、使用和管理在法律上主要存在采集主体资格无法定、数据权利无法律依据、权利人被动接受、数据使用和退出边界不清晰、相关法律责任不明确以及监管执法难以到位等问题。现行的民法总则、网络安全法等相关法律,只能原则性的基于平等主体关系去划定采集方和被采集方的权利义务界限,不能有效保护个人信息。为此建议:

一、加快推进大数据立法进程。建议全国人大加快大数据立法调研起草进程,通过立法规范个人大数据信息的采集主体、数据权利、使用范围、退出条件、侵权行为和法律责任等。

二、加速建设“标准+法规”的监管体系,为主动执法奠定基础。加快《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制定,为监管部门将被动执法转变为主动执法提供基本的依据和标准,切实增强公权力干预的有效性和规范性。

三、推动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制度。建议建立公益诉讼和自力诉讼的个人信息保护机制。

四、依法实施常态化监管机制。鉴于个人信息侵权“轻微”且“分散”的基本特征,网信、公安和市场监管部门加强主动监管力度,建立常态化的信息报告、抽查、普查以及针对大型互联网企业的重点调查制度具有必要性,及时核查信息采集、保存、使用等行为的合规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