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对饮 茶牵中日

——杭州市“宋代点茶”狭山交流团赴日考察侧记

文/本报记者;徐金玉

2019-11-29期10版

中国杭州、日本狭山,这两个茶乡看似相隔万里、毫不相干,却早已于1996年便缔结为友好城市。23年后的11月,它们再度因为茶叶——这片东方树叶,续写了新的友谊篇章。

近日,受日本狭山市市民部长的邀请,由杭州市茶研会带队组织的杭州市“宋代点茶”狭山交流团一行前往日本。6日考察之旅,他们既为第30届日本狭山市大茶会带去了“惊喜”,又在体验与交流中,带回了沉甸甸的收获。

惊艳

冬日和煦,惠风和畅。在狭山的稻荷山公园,第30届日本狭山市大茶会如期而至。现场参会的嘉宾,既有声名远播的里千家、表千家流派,还有中国、越南、美国、韩国等国际代表团。

茶会于日本茶人而言,极为庄重,他们身着最正式的和服以表敬意。而在众多日本茶道老师中,一抹中式汉服的绛红色身影,显得格外典雅大气。

只见她铺开绘有《千里江山图》的茶席,在茶碗中轻轻倒入茶粉,点汤、击拂一气呵成,不一会儿,细乳沫饽(指击打后产生的泡沫)如云雾般汹涌,在盏周“咬盏”回旋。借着盏面上汤纹水脉的变幻图样,她用“清水点鸳鸯”的技法,勾勒出一幅幅生动的图景,而后又用“漏影春”的玩茶艺术,用镂纸贴盏,在茶汤上呈现出“CHINA杭州”的唯美图案。

她向来往的宾客双手奉上点好的茶汤,随即露出一抹自信灿烂的笑容。

她,就是杭州市上城区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瞿旭平,此时展演的正是宋朝皇帝宋徽宗赵佶所著《大观茶论》中最为精彩的部分———七汤点茶法。

“茶粉在盏中经历七次点汤、击拂,形成厚厚的乳白细腻的沫饽。古人在沫饽上以汤水作画,妙趣横生,也被称为‘水丹青’,是古诗文中‘晴窗细乳戏分茶’所描述的文人相聚点茶之景,也是杭州市上城区恢复非遗项目最核心的内容。”瞿旭平笑着说。

而日本电视台的全程拍摄、日本观众不间断的拍照欣赏,也早已把他们“震撼”的感受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纷纷表示:“从没有看过这样的技法,竟可以在点茶时作画,而且点出来的茶特别好喝。”

瞿旭平没有急着介绍,而是反问日本友人品饮的口感。“他们都回答茶汤有奶香、乳香,而且很绵柔。这正是七汤点茶法的特色,沫饽丰富、口感细腻、乳香浓郁。”瞿旭平笑着说。

一上午,从9点多到中午12点多,展位前面的游客络绎不绝。瞿旭平的展演一直没停,她把所有带去的一次性纸杯都用光了,结果还远远不够。

“我的翻译助理一直在旁边提醒我,接下来该给哪几位日本友人了,他们都耐心地等了很久。”瞿旭平笑着说。在来日本前,她还有些紧张。日本抹茶道、煎茶道的精细、严谨她早有耳闻,曾一度担心展演的效果,但现场的火爆实在让她有些意外。

狭山大茶会15个展位,其中14个展位为日本主流茶道展示,唯有一个国际团展位留给了中国。“原定是给我们一个5.6米宽、2.7米长的展位,到最后,不仅给我们加了帐篷,而且展位比原计划要多了3倍。”瞿旭平说。而杭州市“宋代点茶”狭山交流团带来的惊喜,还远不止如此。

“我们此行30人,分为了3个团:公务团、学校团、茶企团。尤其是学校团的孩子们,更是为茶会增光添彩。”瞿旭平说,9岁的昆曲表演者周孝萱和两位紫阳小学的小茶人合作表演了《戏韵茶趣》,展现了昆曲与点茶的结合;紫阳小学4位小茶人又在茶汤上为大家展示了梅兰竹菊四君子的傲骨风姿;此外,还有点茶与书法的展示。

“展演时,我们也在传递一种理念:传承有根、创新有源。在宋代点茶法的展演中,我们既有传承,又有创新。比如清水点鸳鸯就是古书记载中的复原,而紫阳小学小茶人展示的调膏法则是现代的创新。”瞿旭平说,宋代点茶实际上是在“玩茶”,在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中,玩出了“艺术”。

“你会看到这些日本游客的眼睛里都闪着光,很多人都和我表示,太新奇了。日本抹茶道源自中国宋代点茶,但他们当时仅学习了一部分。当他们第一次看到点茶技法的更多层面时,留给他们的只有惊艳了。”瞿旭平笑着说。

敬畏

与国内人声鼎沸的茶博会不同,举办在公园之内的日本狭山大茶会,显得格外简约和清静。“展位没有繁复的装潢和设计,一把大伞、一个帐篷下,里千家、表千家等不同流派的茶道老师进行表演。其中12个展位是抹茶道,2个展位是煎茶道。和国内不同的是,在日本需要付钱才能参加茶会,一个展位大约600日元,不到40块人民币。”瞿旭平说。且每个展位体验都要现场预约,一次展演仅能容下二三十人,持续半小时左右。如果这批满了就要等下一批。

“日本茶道是从余杭的径山学过去的,但与径山最大的不同,是他们非常注重仪式感,对于规范和程式非常讲究。”瞿旭平说,例如茶巾如何摆放,茶碗转45°时要转几下,茶碗哪一面冲向自己都有严格的规定。

点茶时,日本茶道老师都相当专注、严肃,与宾客间没有语言交流。只有在点茶结束后才稍显放松。在瞿旭平看来,点茶能看出日本人对茶的态度———敬畏。他们对茶的敬畏感,对于人与自然的思考,体现在每一处细节里。瞿旭平此行结识的日本狭山市茶道联盟老会长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为了体现对茶的态度,参加茶会一整天,85岁的老会长都在穿着和服。

在此次茶文化交流活动中,代表团还去考察了静冈牧之原大茶园和茶之都博物馆。

在郁郁葱葱的茶林间,一个看似与茶园并不契合的电器——电风扇,被放置在了每一根电线杆上。询问之后才知晓,为了不让露水遇冷结霜,他们通过安置电风扇,增加空气流动,而免于茶叶的叶片被冻坏。日本人的细心之处可见一斑。

“静冈茶园的茶叶大都是机采,每年要采摘五六次,现代化水平比较高,管理上也很精细。”瞿旭平说,“日本的抹茶衍生产品做得非常好,真的值得我们学习。例如冰淇淋、巧克力、糕点都非常好吃,而且包装、规格各式各样。像黑巧克力一样,按照不同的抹茶含量被细分为多个等级:百分之零点几、一点几、二点几直至最高含量等。满足了消费者对不同口感的需求,真是把抹茶产品做到了极致。”瞿旭平说。

走进茶之都博物馆,同样让她既熟悉又新奇。熟悉的是,“茶的起源在中国……”等知识介绍不胜枚举,新奇的是,博物馆增加了很多互动体验。例如,馆内设有里千家的茶道表演,游客需要跪坐在蒲团上,由3位老师实景教授如何品茶等。

“博物馆的衍生品同样特色鲜明,茶糕点、茶糖果、茶叶罐都非常漂亮。”瞿旭平和团员都忍不住“剁手”,买了很多带回国内。

“一行6天,我更加深切感受到了中国的文化自信。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有太多内容可以去挖掘、去深入。与此同时,我们又能从日本友人身上学习到对茶极致的敬畏和对产品极致的探求。未来,我们更要相互学习、相互交流,扎扎实实地去写好这片东方树叶的故事。”瞿旭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