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来的上海来的

我们都爱“大白兔”

本报记者;顾意亮

2019-11-09期03版

“我台湾来的,没有手机支付。”

“我上海来的,没有带着现金。”

记者对7日上午在“大白兔”奶糖展示厅发生的这一问一答记忆犹新。

从第二届进博会开幕至今,设在新闻中心的“大白兔”奶糖展示厅一直是个人气之地,路过的媒体记者、工作人员,或拿上几颗大白兔奶糖“情怀”一把,或购买一些大白兔周边产品留作纪念。

7日中午,记者路过“大白兔”奶糖展示厅,稍稍放慢了脚步。注意到一位媒体记者正在购买大白兔周边产品,他选了一个小抱枕和一盒奶糖。

“抱歉唉,我这边没有零钱可以给您。”

“哎呀,但我只有50元整人民币。”

“要不您再选个啥,凑个整?”

“好。”

展示厅服务人员和记者的一番问答,让也想买周边纪念品的记者心里犯了怵。

“这边不能用手机支付吗?”记者问。

“可以,可以,没问题。”服务人员回答。

“那您为啥要凑?”记者看着刚才那位记者,疑惑的问。

“我台湾来的,没有手机支付。”

“哦,我上海来的,没有带着现金。”

这一问一答,让现场的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您在台湾,也知晓‘大白兔’这个上海老品牌啊。”记者问。

“是啊,我有看大陆这边的电视剧,所以就有看到‘大白兔’这个形象。”这位来自台湾东森新媒体的记者娓娓道来。

支付方式的不同选择,最终还是都围绕着小小一颗“大白兔”,有人是因为儿时的记忆,也有人是因为看到了来自祖国的熟悉形象。重点是,我们都爱“大白兔”,这是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民族品牌之一,而且,还很可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