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尧:爱国爱港,何惧威胁?

本报记者;纪娟丽

2019-10-10期08版

10月1日这一天,对于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来说,是痛并快乐着的一天。

在观礼阅兵现场,他一边激情澎湃地用微博直播现场盛况,一边又收到朋友发来的香港暴乱的视频,“既忧且怒”。

随即,他转发了人民日报“香港明天会更好”的祝福,配图是群众游行中“一国两制”方队。“支持‘一国两制’!有国家做我们强大后盾,谁怕谁。”他如是说。

过去四个月,香港连续发生违法暴力事件。何君尧勇敢发声,坚持向“港独”说“不”,也因此深陷舆论漩涡,一天收到数百个骚扰电话,办事处被暴徒攻击,甚至父母的墓地都遭到破坏……出生在英国殖民地时期的香港,何君尧为何能如此旗帜鲜明地爱国爱港,并且面对反对派的各种疯狂报复也不为所动?

童年,给他“家”的认识

何君尧出生在香港一个普通的家庭。

父亲曾当过警察,后经商并带着母亲回到老家新界屯门良田村。母亲生长在书香门第,是一位优雅贤良的女性,本是教师的她跟随丈夫回到农村,开始了简朴的生活。

何君尧兄弟姐妹九个,他排行老七。虽然家中人口多,但父母都很努力,一家人的生活也还算不错。唯一让父母忧心的是,村里没有学校。孩子怎么能缺少教育呢?于是,母亲创办了村幼稚园,并任教师。随后,父亲又创办了良田村公立学校。何君尧正是在父母创办的学校里完成了幼稚园和小学的学习。

“学校虽然很简朴,但是老师教我们如何做人,为当地儿童教育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何君尧回忆说,比如在幼稚园,老师讲要有礼貌,要称呼人并鞠躬。晚上,村里乡亲父老开会,小小的他就挨个打招呼,并给每个人鞠躬。“无论在乡村还是城市,人与人的尊重都是基础。学校教育就是这样,灌输什么样的教育,就会培养出什么样的孩子。”

何君尧说,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国家的概念。父母一心想做的,就是搞好自己的家庭,孝顺自己的父母,照顾好自己的村庄。这些看似很简单,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不简单。上世纪90年代,由于城市建设,良田村公立学校被拆除了。何君尧特地做了一些记录,将校舍图纸保存下来,他希望有一天能将学校重建起来。“做人不能忘本,那是你来的地方,是你根的一部分。如果下一代问你,从哪儿来?你解答不了,总是会有遗憾。所以,做人要懂得历史,好的不好的,都是我们走过的路,都是对自己的交代,要教给下一代来了解。这样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能这一代比上一代好,才能进步。”

青年,给他“国”的萌芽

有了童年父母给的家庭观念作为基础,青年时候,国家的概念在何君尧心中自然萌芽了。

1975年,何君尧小学毕业,很幸运地上了香港皇仁书院中学。当时,班级鼓励竞选,他自告奋勇参选当上班长。此后,他开始策划组织活动,例如建立图书馆,筹集会费购买书籍。这些经验给他的感觉是,要关注班里的事情,社会的事情,国家的事情,民族的事情。

1979年,国家刚刚改革开放,何君尧去英国念书。去英国后,他发现英国社会建设、秩序都优于香港,他忍不住地心想,如果香港有一天也能这样就好了。

与英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何君尧也在去广州时看到,当时内地还很落后,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广州,是一片百废待兴的局面。“当时也不太懂,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在英国,同学问何君尧从哪儿来?他说从香港来。同学便会说,中国人呀……语气中都是不屑。

“一个国家强,国民就会有自信。”这个道理,后来,何君尧慢慢懂了。5年留学生涯就快要结束时,他常听的BBC中,关于中国的讨论越来越多,从中他感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光荣。他开始自豪地表明身份,“我是中国人,虽然我那时候持有的是英国海外公民的身份。”海外留学的5年,让他对祖国开始慢慢认同。

上世纪90年代初,已在香港担任律师的何君尧因为接手一个案子,到深圳帮客人代理诉讼,更有机会再次去北京。此时,他才发现,祖国内地的发展变化很大。对内地的感觉,也在一个个项目快速发展中,让他感觉到信心。

爱国爱港是自然而然的事

有了家的基础,国的认识,爱国爱港便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2016年,何君尧参选香港立法会议员。当时,他选举的口号是“拨乱反正,破格求变”。希望能改变那些“乱七八糟”的状况,通过创新搞好香港的经济环境。

单纯以律师的身份来参选,当时,没有任何政党背景的何君尧机会并不高。他强调自己是客家人,果然,他的竞选引起很多同乡的支持,他成功了!

“香港今天的问题不是偶然的。”何君尧说,很多人不理解,香港回归祖国后,经历过“非典”、自由行等,国家处处为香港考虑,为何有些香港人还要“反中”呢?

明白历史如何一路走来的人都能看到,英国在香港100多年的殖民,强化了香港本土化的概念。“香港一旦回归祖国,这种本土化意识出来是必然的。”何君尧说,一直以来,别有用心的人在后面培育香港年轻一代“仇中”,对历史不认同。他们鼓吹年轻人钻牛角尖,只强调基本法中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那“一国”的概念呢?没有提!

然而,“港独”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是何君尧鲜明的态度。他说,他任职时,曾对着基本法宣誓,要维护中国领土完整,主权统一,支持香港稳定繁荣发展。“这是基本法的基石。搞‘港独’,是分割香港在中国领土之外,违背了基本法。搞破坏,对香港的稳定繁荣不利,同样也是违背基本法。”

“你可以说,但是别那么急。”在与反对派的对抗中,有人善意提醒何君尧。

但他认为,反对“港独”那是原则问题,刻不容缓!

面对困难,逃避责任不行。所以,何君尧大张旗鼓地站出来发声。“虽然年轻人听得不完全清楚,但是总要讲出来;虽然他们有人对我有意见,但我能理解,而且我还要继续说,希望他们有机会听到。我更要身体力行地继续做,就像我爸爸一样,等我年纪大一点再回想,如今,他当年的行为我今天可以领会得到。”

正是他旗帜鲜明地与反对派抗争,在反对派的教唆下,暴徒拨打骚扰电话,攻击他的办事处,甚至破坏了他父母的墓地,更威胁他的生命安全……

“我没有后退,没有恐惧,因为我是中国人。我也不怪他们,这些年轻人是无辜的。年轻人受到不良教育、影响,才会有这样的行为。他们本来应该是香港的栋梁,可是在别有用心者的策划下,通过教育荼毒,并在外部势力的推波助澜下,这些年轻人才成了迷途的羔羊。”何君尧说,在香港,激进分子只占小部分,多的是沉默者。“不能让一小撮人从中作梗,来操纵沉默的大多数。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积极发声,发挥爱国爱港者的力量,让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为香港拨乱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