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为民专业报国

张连起

2019-10-10期10版

今年是新中国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也是提案工作70周年。从人民政协第一件提案《请以大会名义急电联合国否认国民党反动政府代表案》到新时代的提案,成为一届又一届政协委员“永远的作业”。

我深知,政协没有名誉委员,只有责任委员。“责任委员”就是做好应做好的工作,承担应承担的任务,完成应完成的使命。

让提案沾上乡间的泥土

2013年,我到全国一贫困县调研农村养老、农民工返乡创业等境况,感受乡村冷暖,触摸民生温度。

随着大量子女外出务工,家庭养老功能就被弱化了。子女常年在外,除了春节或清明节能回来几天外,基本上不能回家与老人团聚,老人们难免有孤寂之感。特别是子女不愿尽赡养义务且生活困难的老年人,处境愈发困窘。

养老难,成了许多农村老人挥之不去的烦恼。子女外出务工使家庭经济条件得以改善,但由于这些务工人员相对收入不高,且他们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家庭,还要供子女上学,所以不少空巢老人要靠承担农业生产的重担来维持平时生计。如今,国家实施了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但由于按比例报销和封顶制度的制约,出于支出习惯和现实经济能力的考虑,“小病扛、大病挨”仍是多数老人的选择。实现“老有所养”的根本是“病有所医”。要让农村的老年人能看得起病,必须补齐这一民生短板。

记得一位69岁的贾大爷告诉我,他每个月都能从农村信用社领到国家补贴下发的养老金。这笔养老金数额逐年提高,按月领到的养老金从每个月55元提高到了目前的70元,“新农保真是咱农民的贴身小棉袄”。

我给乡亲们解释,“新农保”采取个人缴费、集体补助和政府补贴相结合,其中中央财政将对地方进行补助,且会直接补贴到农民头上。在支付结构上,“新农保”分为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两部分。前者由国家财政全部保证支付,这意味着农民60岁以后都将享受国家普惠式的养老金。这个保障水平还是较低的,我准备提交的提案就是建议增加公共财政投入,适当提高基础养老金水平,减少农村老人的后顾之忧。

我从与外出打工回家过年的人交谈中了解到,几乎家家都有人外出打工。我们不能只注重城市,忽视农村;注重东部,丢下西部;繁荣城市,凋零农村。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就是“输出劳动力,带回生产力;输出知识者,引回创业者”,促使广袤乡镇百业兴旺。

我注意到不少“五有”农民工返乡创业热情高涨。何谓“五有”?即有点技术、有点资金、有点营销渠道、有点办厂能力、有点对农村的感情。于是,我给外出务工人员作介绍和展望说:在欧美城镇化快速增长阶段,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25%提升到50%以上,英国用了100年,法国用了95年,美国用了60年,而我们中国只用了23年。未来五年约有一亿非城镇户籍人口圆“城市梦”,这将释放出不少住房和消费需求。你们在城市定居,不只是拥有一个居住证,更重要的是能享受到跟城镇居民同等的公共服务。你们进城有工作、上岗有培训、劳动有合同、报酬有保障、维权有渠道、住所有改善、生活有文化、发展有目标,不正是“个人梦”和“中国梦”结合的最好体现吗?如果你们选择返乡创业,我认为是“棋高一着,领先一步”,因为新型城镇化在国内外的实践都充分证明:创业的根脉最深所系就是农村这片希望的田野。

于是,一个关于民生的提案不是写在纸上,而是写在我的心里。一个无党派人士的家国情怀,往往不在于居庙堂之高,而在于处江湖之远。

一粒建设性的石子

2015年,我提出《关于适时放开“普遍二孩”的提案》。从提出到落地,印证了八个字:大局、精准、专业、务实。

大局。没有人口的“生生不息”,经济社会发展的“生生不息”无从谈起。我跟踪这个题目有四年多的时间,从中感到“未富先老”已经成为我国可持续发展道路上不可承受之重。

精准。我之所以没有在以前年度提交这件提案,是因为人口题目非常庞大,需要在粮食安全、社会保障等多方面深入研究,要综合考虑我国人口基数对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压力,在最合适的时间提出最合适的对策。我注意到,截至2014年年底,全国获批的“单独二孩”不到90万例,在符合条件的家庭中,占比不到8%。之前担忧的“二胎申请井喷”现象不但没有出现,还进一步证实了中国父母生育意愿降低。在高教育水平与高生活成本双重叠加下,年轻一代对生育议题持更保守态度。不愿生,不敢生,已成为不少人根深蒂固的意识。我意识到,到了建议国家实施“普遍二孩”的时候了。

专业。可能有人会问,你是搞财经专业的,不是人口专业的,能驾驭这个大题目吗?我的回答是,政协委员建言议政不能仅局限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关键是要有专业精神和专业思考,必须在“有心人、弄清楚、想明白、能管用”上下功夫,外行人也可以说内行话。同时,最好结合相关专家的工作成果作出审慎判断。

务实。在调研人口问题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不少失独家庭,切实感到人口政策的调整不仅是放开“普遍二孩”,更重要的是打造计划生育升级版,从“人口控制”向“人口优化”转变。于是,我提出变社会抚养费为“失独家庭”救助基金的建议,以务实解决过去积累的遗留问题。

犹记得,我到一个失独家庭走访调研,家庭主妇诉说了失去孩子的苦痛,叹息育龄已过膝下无子的愁怨。我说:“国家已经意识到独生子女政策的历史阶段将要完成,肯定要调整有关政策。我实地了解你家的情况,就是感同身受一个政策的局限和一个家庭的命运,争取为失独家庭说几句话。”她听说我是无党派界别政协委员后,有些狐疑:“管用吗?”我说:“再微小的声音,也能汇入改革的交响。不是有那句诗吗?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结束发布公告那天,她给我发来短信:“听到计生政策调整的消息,为政协委员和无数准备怀孕二胎的母亲感到高兴。”我内心清楚,我的呼吁如一粒石子投入河中,只能泛起微小涟漪。令我欣慰的是,见证了这一重大政策的出台,做了一粒建设性的石子。

道路千万条,减税第一条

2016年,我提交了《关于完善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全面落地政策的提案》。当初的考虑是,优化营商环境亟须推出“能感知、有温度”的减税降费,而现实情况则是实体经济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负担犹如“下雨天背着稻草走山路,越背越沉”。我们既要面对国际上竞争性减税的挑战,更要应对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迫切需要,于是我做了较大规模的抽样调研,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数据测算,凝练出增值税率档次多、税率与征收率并存、抵扣链条不完整等突出问题,提出进一步简并增值税税率(制造业增值税税率降至13%)、把个人所得税改革作为综合配套改革和财税改革突破口等建议,正与稳中有变的经济形势、逆周期调节等对接耦合。

该提案获十二届全国政协优秀提案。

2017年,我提交《关于尽快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的提案》,指出,鉴于我国地区不平衡、社会配套措施和征管条件不健全等实际情况,成熟一点推出一点,不错失时机,不因噎废食,不止步观望。同时强调:要针对重点行业、重点人群实施重点监控。这一提案,被个人所得税六项专项附加扣除的改革实践所印证。2018年底,财政部对我在深化增值税改革、个人所得税改革以及宣传方面提供的技术支撑专门发来感谢信。

我体会,选择提案的题材要精心,把握提案的时机要细心,校准提案的方向要专心,支撑提案的调研要耐心,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才能使政策落实达到“够得着、接得住、用得好”。

(写于2019年5月)

[本文选自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辑《人民政协70周年纪事》(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作者为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