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为教育建言中亲历了政治协商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会专职副主委 胡卫

2019-09-25期10版

作为两届全国政协委员和民主党派成员,回眸近年来为教育履职尽责的一幕幕,犹如就在昨天。

协商座谈:挑起担子建言资政

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以来,我已经参加了4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今年4月12日,我参加了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主持召开的“加强幼教师资培养”双周协商座谈会。这次座谈会锚定学前教育“幼教师资培养”这一重要环节,坚持问题导向,也要求委员们精准发力。12名与会委员作了精心准备,大家既畅所欲言又集约紧凑。

作为发言者之一,我这次重点讲提高学前教育师资队伍的待遇问题。会前,我开展了大量调研,还征求了边远地区幼儿园管理者和教师的意见。针对幼师收入水平偏低、教师岗位人难招也难留等问题,我建议要加大对编制外教师的补助力度,优先解决骨干教师的编制问题,大力推动政府购买服务。限于发言时间规定,我在讲完主要观点后又向汪洋主席作了报告,表示现在学前教育老师的现状远比我们听到和了解的情况严重。我说曾有边远地区老师给我写了一封信,反映了老师们生活的困难情况。汪洋主席当场就说你可以把这封信拿过来。全国政协副主席卢展工在会上作主题发言时还把我提供的这封信当中所讲到的老师待遇情况吸纳了进去。

深入调研:俯下身子倾听民意

调查研究是谋事之基、成事之道。只有深入调研,才能提出切合实际、有针对性的对策建议,做到选题准、调研深、情况明、分析透、建议实。这几年里,我随全国政协调研组先后赴15个省区市分别就职业教育、民办教育、扶贫攻坚、农村留守儿童教育、特殊教育、学前教育、家庭家风家教建设等重大问题进行调查研究,足迹遍布城市、农村、边疆少数民族聚居区、连片特困地区。

每次调研后,我利用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和数据,撰写议政建言文章,提出对策。今年5月20日至24日,我随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完善非营利性和营利性分类管理制度,实施差别化扶持政策引导民办教育发展”调研组一行赴湖南、安徽两地。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在调研座谈会上指出,民办教育是我国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要立足我国国情,坚持分类管理,创新体制机制,完善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类学校的差别化扶持政策体系,推动民办教育健康发展。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孙思敬在交流时说,民办教育从政治来看是事业、从经济来看是产业、从国家民族发展来看是基业;民办教育同样是为人民办教育,要给认可、给尊重、给鼓励、给愿景。当他发言的时候,参会的民办学校举办者纷纷拍手称赞,认为说到了心坎上。委员们满怀对教育的热忱,站在国计民生的高度,仗义执言,慷慨陈述,令人动容。我也指出,民办教育要向前发展,需要处理好三个方面的矛盾。一是要处理好历史和现实的矛盾。现在有人要民办教育“退场”,提出要限制民办教育的发展空间,这不符合实践需求,对“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无益。二是要处理好国家统一政策和地方多样性的矛盾,国家政策要和地方实际相结合,和民办教育相关行为主体的诉求相适应,让民办教育投资者、管理者有获得感和安全感。三是要处理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和民办教育发展之间的矛盾。发展学前教育一定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准备提案:找准路子建言献策

这些年来,我的提案主要有三种来源:

第一种是对上年提案的延伸和发展。比如2015年我提交了《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文化自信》这一提案,其中谈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深深根植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全国两会结束后,我经过调研发现,为了应付教育行政部门检查,一些学校的核心价值观教育存在形式主义倾向。于是,2016年我在两会上又提交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必须讲究实效》的提案,提出不能简单推进核心价值观教育进学校、进课堂、进书本,还要创新、转型,让核心价值观入耳、入脑、入心。

第二种来源是立足本职,把教育研究与参政议政结合起来。我从事教育研究20多年,一直密切关注教育改革、学生减负、素质教育、教育扶贫等领域。近5年来,我提交了大量关于教育领域问题的提案,许多都是发挥教育理论研究优势,由学术研究、科研课题、咨询项目成果转化而成。概言之,主要涉及四个方面,一是素质教育。我提交了《治理“择校热”需标本兼治》《莫让中小学集团化成为影响教育均衡的“双刃剑”》等提案。二是教育综合改革。我提交了《文化自信引领教育改革》等提案。三是民办教育改革。我提交了《深化办学体制改革,更好促进民办教育发展》等提案。四是职业教育。针对企业出现“技工荒”等问题我提交了《经济转型呼唤职业教育升级》《加强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打造技能产业工人》等提案。

第三种来源是发挥党派界别优势形成提案。我担任民进上海市委会专职副主委、民进上海市委会教育委员会主任等职务,经常定期组织参政议政沙龙,把经济、社会、教育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和知名人士召集起来,围绕发展中的难题进行研讨。通过这种让大家一起思维碰撞、激荡火花的形式,分享智慧,形成意见。讨论过后,我组织撰写了一系列有关经济、社会热点问题的提案。近几年,我先后提出100多件提案,其中有2篇提案分别被列为2013、2015年全国政协重点督办提案,1篇提案被评为十二届全国政协优秀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