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替一个人说话到为一群人说话

——上海市黄浦区政协委员、上海市沪南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红春的英姿与柔情

本报记者;顾意亮

2019-09-11期11版

“写我?没必要了吧,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当记者电话联系上海市黄浦区政协委员、上海市沪南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红春采访时,陈委员干脆利落的回复,让记者颇有些接不住话。

“还真有几分律师专属的‘傲娇’。”记者心里颇有些小嘀咕。后来才知晓,原来陈红春正在去社区调解居民法律纠纷、提供义务法律支持的路上,真忙。

好在,陈红春终于答应,可以聊一聊“过去的事”:

她是上海市司法局批准的第二批国企改制法律服务团成员,第一届、第二届黄浦区行政复议委员会非常任委员,上海市第十一届律师代表、上海市消保委律师顾问团成员。

这些职务或近或远,在陈红春看来:“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她代理的全国首例“美容毁容纠纷”、上海市首例“房客因燃气热水器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和“上海新娘魂断加州”等多起案件被舆论广泛关注……

这些陈红春经手过的案例,光是看看标题,就知道其背后的故事,几乎每一件都是曲折辗转。

“做律师,专注接案子、打官司、不闻天下事,一个案子替一个人说话;担任政协委员,就要心怀天下、为民请命,一件提案为一群人说话。”终于抽出时间,可以和记者聊聊的陈红春如是说。

有点意思!卸下正装革履的陈红春,言谈间依然有着法律人士的严谨,而眉宇间又有几分“履职为民”的英气飒爽。

不想聊过去的事,对于陈红春而言并非是一种谦虚。而是有更多更重要的事在等待着她。自2008年,陈红春成为黄浦区政协委员,“替身边的老百姓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就是她最朴实的想法。

陈红春的第一件提案来源于日常出行:律所附近的马路很宽,红绿灯变化太快,腿脚不便的老人经常赶不及过马路。于是,她提出了设计“两次过街”的方案。不久,路口多了一个红绿灯,老人们过马路也从容多了。

从此,她养成了勤走访、多调研的好习惯。之后的各种履职活动,她都做足功课:有居民反映二次供水问题,她与党派同仁一起暗访小区、走访居民、查找文件资料,提交了有关完善二次供水后续管理问题的社情民意信息;区政协围绕城区公共安全组织暗访,她实在没时间参加,就利用休息时间跑老城厢、探幼儿园。

在别人的眼中,陈红春是怎样的人呢?

“她是一位特别认真的委员。”区政协机关的工作人员如是形容陈红春。一名认真的律师,一名认真的政协委员,以及一名认真的法律援助者。

一位曾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青年,经过治疗终于痊愈上班,本以为从此可以平静的生活,却不想一起车祸导致他疾病复发。年近七旬的父母与肇事单位交涉长达两年之久无果,只能求助法律援助中心。

案子交到陈红春这里,她认真研究和分析案件资料,不厌其烦地与肇事方领导沟通协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让肇事方接受并支付赔偿金额。

这只是陈红春办理众多法律援助案件中的一起。“法律援助,我并不视之为免费的义务劳动。因为我是一名政协委员,这也是听取社情民意的一个平台。”揣着这份初心,陈红春还以一名社会帮教志愿者的身份,努力帮助更多有需要的群众。

在“特殊家庭子女关爱行动”的活动中,她担任14岁的贝贝的阳光陪护员。贝贝的父母因贩毒被关押服刑,他只能与年迈多病的奶奶一起生活。得不到父母关爱的贝贝有太多问题、矛盾和困惑,性格也变得内向、自卑。

陈红春想尽办法:节假日带着贝贝逛动物园、玩东方绿舟、进电影院;贝贝喜欢上网玩游戏,她就寓教于乐,跟他约法三章:适可而止、内容健康;逢年过节,她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去贝贝家,送上礼物和关怀。

无微不至的关爱让贝贝逐渐变成了一个落落大方、性格开朗的阳光男孩。他初中三年各科成绩都名列前茅,并考进了理想的学校。

“关爱一个孩子,挽救一个家庭”,在律师光环、委员荣耀的背后,我们分明看见了一份独属女性的似水柔情。

律师陈红春,她四处奔走,唤醒每个人心里的法律意识。委员陈红春,调研、建言、呼吁,无论是普通大众,还是政府官员……她努力让所有人相信:法律,不仅仅是律师和法官的事,更是确保你我他的权益免受侵犯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