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妙论夫妻关系

姜炳炎

2019-09-05期11版

钱锺书多次以妻子、情人、朋友似乎不相容的三者关系,来形容和赞赏杨绛。吴学昭是国学大师吴宓的女儿,和杨绛、钱锺书夫妇是多年好友。对此,她非常不解,就问杨绛:“你们是夫妻,钱锺书为什么会写这样的话?”

杨绛摆摆手,说:“谈不上赞赏,可算是来自实际生活的一种切身体会吧。锺书称我为妻子、情人、朋友,绝无仅有的三者统一体。我认为三者应该是统一的。夫妻应该是终身的朋友,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即使不是知心的朋友,至少也该是能做伴侣的朋友或相互尊重的伴侣。情人而非朋友的关系是不能持久的。夫妻而不够朋友,只好分手。”

杨绛又说:“锺书和我都以为‘五伦’———中国以前的人伦关系: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五伦’中,朋友非常重要。其他四个如能复为朋友,交心而知己,关系肯定会非常融洽、和谐。我们俩就是夫妇兼朋友。”

接着,吴学昭问杨绛是否读过她父亲吴宓所译的《婚后情人》这首诗?

杨绛回答:“吴宓老师的译诗我没有读到。但我知道西方文学中如《夫妻之爱》《屋里的天使》等作品,是丈夫写给妻子的,这些作品多数丈夫把妻子视为他当然的情人。我觉得太高调,不符合实际情况。我们中国人写的《增广贤文》中有‘莫骂酉时妻’之语,意思是不要在傍晚5点到7点和老婆闹矛盾,否则老婆一晚上都不理你,你只能孤凄凄地独自入睡。这样的写法,比较贴合现实生活。”

杨绛又说:“我已经不记得哪位英国传记文学作家写他的美满婚姻,很实际,很低调。”这位英国作家写道:“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来,从未后悔娶她;也从未想要再娶别的女人。”

杨绛接着说,我把英国作家的这段话读给锺书。听后,他认真地说:“我和他一样。”杨绛也郑重地说:“我也一样。”

听了杨绛说的这些夫妻关系的话语,吴学昭感到妙不可言,不由地拍手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