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深度融合:

让我们看到了“未来”

郭源生

2019-08-14期12版

当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融合后,就具备了智能化基础;结合感知技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技术,就带来了“智慧”化的效果,这绝不是天方夜谭,而是确确实实地让我们看到了“未来”。

当前,全球性的新一轮科技革命为世界经济与产业变革提供了有力的支撑,给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产业高质量发展与技术创新应用提供了划时代的历史机遇,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5G、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新技术应用给技术创新指明了方向,正在对人们社会行为和日常生活产生深刻影响。当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融合后,就具备了智能化基础;结合感知技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技术,就带来了“智慧”化的效果,这绝不是天方夜谭,而是确确实实地让我们看到了“未来”。

物联网从提出发展至今,历时十余年,已经从最开始的示范展示与试用阶段,发展至完全链接的实用阶段,我国在防灾减灾、资源控制与管理、新型能源开发与管理、食品安全与公共卫生、智慧医疗与健康养老、生态环保与节能减排、新型农业技术运用与管理、城市智能化管理、现代物流、国防工业等十大领域形成了420多个示范试点案例和样板工程目录。可以说世界上他国能想到的、想不到的,我国都已经有了示范试点,已覆盖和渗透到各个行业与服务领域。对于运用科技手段有效地防止、抑制腐败,建立国家安全体系、节能减排等发挥了巨大作用。今后,伴随着5G技术和移动终端产品的应用,必将会给各行业创造无法估量的价值。

然而,在物联网推广应用中,除了存在着核心基础技术薄弱,以及理论体系、系统标准、信息安全等规范与完善;人才问题突出、商业模式优化等突出问题与矛盾需要进一步解决外,在面对关乎民生和百姓利益相关行业领域,仍然缺乏深度融合与迭代升级的有效性等诸多问题。这就需要在交通、电力、金融、石化等主要服务行业,率先打破行业守旧思想和传统的管理思维,破除非技术因素形成的行业障碍和壁垒,从被服务者角度出发,系统地梳理应用与需求中的问题。在加快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产品技术迭代与服务标准的升级,以及服务平台架构方案再造与顶层设计方案的优化,解决技术“碎片化”和行业应用“孤岛化”问题。同时,还需要加大政府推动力度,建立推进信息化服务的有效机制和考核评价体系;加快市场开放,进一步提升服务的信息化水平,才能真正做到“让数据多跑路,百姓少跑腿”,“让人民群众有充分的获得感”。

我国推进“智慧城市”建设已形成共识和目标,数据作为智慧城市中的基础要素,却没有系统化的应用规范与标准,数据采集规范与标准化矛盾突出,难以协同共享。往往以行业保密禁止和特殊规定为理由,在区域内数据采集的统一部署、统一标准、规范管理难以协调一致。然而,更有甚者,在同一行业的数据也存在互相隔离与共享问题。例如城市用于对车辆和个人等监控摄像头数据,尤其是中小城市,公安、交通、市政、综合治理、电子围栏等都可以兼容并调用查看,而不需要各自为政,自建一套。公共数据获取是可以协同一致、部门间共享的,是可分布式、层级化开放的。而数据到各部门后的应用目的才是需要保密的。公共数据共享可避免系统结构设计类型五花八门,数据归属你争我夺,导致难于协同和协调一致,为日后技术和应用的迭代升级带来麻烦和障碍。避免技术与应用的“碎片化”和“孤岛化”。

运用物联网,可以推行银行金融“一卡通”。让每个储户个人只持有一张“金融卡”或“银行卡”即可,可在境内任意一家银行使用!这在我国存款难已经成为“不是问题”的问题!银行的网点越来越多,却解决不了等候与排队叫号等待时间长的问题;储户手中多卡、“死卡”、忘记密码等现象普遍存在,已成为个人精神负担。银行业务繁琐,层级过多,作业效率低、效果差也是有目共睹,更谈不上有什么服务质量了,这与民众诉求和观感度有较大差距。显然,解决存款难的问题要比解决看病难的问题简单得多,并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只需要从储户民众角度出发,重新设计业务流程与服务内容,系统解决银行信息平台架构与服务模式创新、业务流程重组、管理方式改变等问题。首先应该从“金融卡”问题入手,推行银行金融“一卡通”。让每个储户个人只持有一张“金融卡”或“银行卡”即可,可在境内任意一家银行使用!发卡与持卡存取可在任意一家银行实施操作或使用,而由各个专业银行之间通过数据交换结算;或者某个银行所属自己的“金融卡”,储户可在任何一家免手续费存取现金或得到同样的金融业务办理与服务,由银行后台自行结算和支付相应成本,打破各专业银行人为阻隔和多卡带来的繁琐与不便,避免卡片丢失、遗弃等安全风险。为今后全民信息化管理,实现全社会个人身份“一卡通”奠定良好的技术基础和示范应用。其次是需要将街道ATM机进入机关单位、社区和楼栋,提供就近化、便利化服务,同时储户根据各个银行服务品质,选择存取和其他金融产品,这样可对各银行之间服务竞争与能力提升有着积极推动作用。

总之,信息化深度融合,特别是垄断行业领域的推进,除了技术融合与协同中存在着规范与标准化等基础创新难点外,需要改革掌握行业市场资源的相关领域部门闭关自守、自我封闭,不作为、不敢担当新技术应用带来的责任和风险,以及长期僵化的惯性思维与管理理念,打破对技术创新、迭代升级和产业化应用形成了人为设置的阻隔与行业壁垒。因此,改变行业原有的管理模式及考核指标评价体系,剔除长期固有的利益关系和管理流程所形成的阻力因素,重新设计新技术下的业务流程和服务模式,对于推动我国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促进行业服务质量提升,营造国内消费持续增长和产业高质量发展,是解决当前信息化推进与深化的当务之急,对于供给侧改革,提高服务业综合能力,以及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都具有现实意义和强大的推动力。

(作者系九三学社中央科技委副主任,中国传感器与物联网产业联盟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