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

——暑期研学游市场火爆

文/本报记者;刘圆圆;实习生;王雅欣

2019-07-12期09版

随着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重视实践教育,研学这种旅游形式在暑期无疑是旅游市场的主角。那么,为何游?去何处游?又该如何游?

■“记下来”的旅行意义非凡

利用中考结束的“超长假期”,郑女士和女儿茜茜来了一场意义非凡的研学之旅,目的地就是香格里拉。“女儿上初中时,就对茶马古道文化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所以中考结束,我就带她到茶马古道的重要节点城市看一看,我们还特地参观了香格里拉茶马古道博物馆。”郑女士说,馆内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让她们母女二人颇为震撼。“孩子在一件展品前伫立良久,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它,那是一张名为‘赶马’的相片。”郑女士告诉记者,茜茜被那张相片吸引,在听完讲解员何爷爷的讲述后,女儿被茶马古道的精神深深折服。茜茜的研学日记中写道:“茶马古道是一条路,承载了马帮千余年的步履;茶马古道是一张网,织就了各民族割不断的历史渊源;茶马古道是一首歌,今人仍在吟唱往昔的悲壮与苍凉。”一次平常却又不同寻常的旅行经历,唤起了茜茜对历史的追寻和思考。

近日,同程旅游发布了《2019暑期居民家庭旅游消费趋势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显示,亲子游、研(游)学旅行等细分需求是支撑暑期出游的主力,整体出游高峰预计将出现在7月中下旬至8月上旬。数据显示,暑期各种形式的研学旅行、游学产品的需求量在整个暑期亲子游中的比例超过四成,“亲子+教育+旅游”的产品组合更是占据了周边亲子游市场的“半壁江山”。

■选地点家长很用心

在《国家宝藏》《我在故宫修文物》等电视节目火爆荧屏之后,包含家长在内的消费群体对于中国古代文化的关注度日益增长。徽州古村落、故宫博物院等文化底蕴深厚的目的地愈发受到游客喜爱。

“游学绝对不是为了让孩子享受生活,也不仅仅是我们家长带着孩子出门去尽情玩乐,游学的意义和本质在于让孩子有所收获。”来自北京的李女士说道。

“‘学’是第一位的,我们在进行游学地点的选择时,会优先考虑哪个地方能带给孩子更多收获。”上海的贺先生表示,“当然也会尊重孩子的意见。比如我儿子喜欢历史,那么我就会选择历史文化氛围浓重的城市去进行游学。像北京、西安和杭州这些城市都会纳入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邢台的赵女士则表示,她在进行游学地点的选择时会偏重于名校。“游学有助于启发孩子的某种志向,千万不要小瞧这种作用!比如,参加北大清华游、哈佛耶鲁游,在文化气息厚重的校园里,孩子能够隐约地生出某种志向,产生对知识的崇拜,这极有可能改变孩子的一生。”赵女士还向记者陈述了自己女儿在游完燕园后成绩突飞猛进的事实,由此例证自己的观点。

《报告》中表示,在国内,家长倾向于选择名山大川及主要的历史文化名城,以华山、泰山、黄山、八达岭长城、西安兵马俑、北京故宫等最为热门;境外出游,则选择享誉世界的著名学府、具有历史人文背景的大都市。

为迎合研学游市场需求,许多主题景区在这个假期提供了丰富的研学产品,时间以1~2日游为主,内容涵盖生态科普、文化探秘、技能挑战等多个品类。以常州中华恐龙园为例,园区新打造了恐龙基因研究中心、神奇实验课、魔法书奇遇记等主题场馆,安排了众多体验项目,让孩子在玩中学,学中玩。区别于传统亲子游线路,研学线路对孩子会有一套系统的课程安排,鼓励孩子通过体验式教学的形式,完成研学作业和学习相关知识。

■走出去发现更好的自我

众信游学总经理朱莉谈及研(游)学产品的新近变化时说道:“与前几年相比,现在游客对于研(游)学的需求更加明确了,出游需求也日渐多元化。”朱莉表示,年龄小一些的孩子更多是为了开拓眼界,所以众信在行程设计上会加入知名博物馆、主题乐园等内容,满足孩子们游+学的出游需求。而选择教育资源较为丰富的目的地产品的游客,则更多是游学考察的目的,所以这种产品中会加入名校游览的环节,中学生可以通过参观高校,提前感受大学生活,而准备高考的高中学子则可将这些名牌大学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

“除此之外,家长们由之前的只是为了给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纯英文环境,到现在开始渐渐关注孩子在某一方面的特长,开始趋向于选择有利于孩子特长进一步发展的主题类型,所以科考性质、NASA火星探索以及欧洲艺术探索等研学产品也日益丰富起来。”朱莉说。

民建会员、北京旅游学会会长安金明表示:“研学游日益盛行是件好事。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培养孩子对学习的乐趣、对大自然的热爱以及对社会人生的关注,这种方式我个人是提倡的。”

“如今,之所以有人对研学发出反对的声音,无非是担心孩子们的安全问题。”对此,安金明表示,要从五个方面加以保障。

“首先要有健全的法律法规,这也是研学活动更好开展下去的前提;其次是制度,研学有必要与学分制度接轨,这样更能调动孩子们的积极性和参与性;第三是如何操作的问题,这需要旅行社发挥能动性,开发更好的研学产品;第四是标准,即研学的时间和地点等要有一套完善的、可操作的标准;最后是实施主体,即家长和学校应鼓励并支持研学这种形式。”

“研学,对于孩子而言是一次学习探索之旅,对于父母而言是一次成长觉悟之旅。”安金明说道,只有走出去,才会发现更好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