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声音之金融开放

窦荣兴委员:金融业开放正当时

文/本报记者;孙琳

2019-07-12期05版

“从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到刚刚结束不久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中国领导人近期在这些重要国际场合的郑重表态,充分展现和传递了中国政府将进一步推动金融业改革开放的信心和决心,非常让人振奋和鼓舞。”窦荣兴委员,中原银行董事长,也是金融领域的一名老兵。谈到夏季达沃斯的声音,他第一时间把关注锁定在了金融业开放上。

说起近些年我国金融业的开放步伐,窦荣兴用“好戏连台,动作频频”来形容。今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公开表示,继2018年4月发布实施15条对外开放措施之后,今年将再次推出12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新措施。

在窦荣兴看来,这些对外开放新措施将会显著提高我国金融业的开放度和市场化程度,不仅有利于丰富市场主体、激发市场活力,还能通过引入国际先进的规则、制度、理念和经验,增强我国金融机构的整体竞争力和服务创新能力,进而完善金融体系供给结构,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发展需求。

不过,开放带来机遇也同样带来挑战。窦荣兴告诉记者,我国正处于金融业全方位开放的新阶段,但金融业的整体状况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尚有较大差距。“开放条件下我国金融业的全球竞争能力、管理能力、防控风险能力以及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能力等方面,还不能很好地满足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参与激烈国际竞争的需要。”

越是有短板就越需要通过开放来补齐短板。

窦荣兴认为,面对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要从金融大国迈向金融强国,就必须借助开放的力量和机制,不断创造和完善现有的条件,进一步加大金融开放力度,全面增强开放条件下金融业的三大能力,以金融的高质量发展推动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窦荣兴告诉记者,他口中的三大能力指的就是金融业的竞争能力、管理能力和治理能力。

窦荣兴进一步说,第一大能力,就是要提高金融业的全球竞争能力,要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统筹推进金融市场开放和资本项目可兑换,通过外部竞争促进金融业高质量发展。“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业的全面开放将对中国金融体系的健全、金融市场结构的优化、金融产品的丰富和金融业全球竞争力的提升产生积极深远影响,将倒逼和促进我国金融机构通过深入学习境外机构先进的技术、规则和管理经验,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创新能力、综合实力及监管水平,降低金融风险,尽快回归本源,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而金融开放并非一放了之。“第二大能力,就是要提高开放条件下经济金融管理能力和防控风险能力,确保国家外汇储备的安全和保值增值,警惕和规避可能到来的‘金融摩擦’,有效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窦荣兴认为,我们应认真研究国际经济金融周期的变化趋势,建立完善的金融制度和金融政策框架,构建风险管理长效机制,在扩大金融业开放的同时,重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特别是输入性风险,如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的异常波动,股市、债市、汇市等金融市场在外部冲击下的异常波动和共振,以及跨市场、跨区域、跨境风险的交叉传染等;同时需持续加强逆周期金融监管,补齐制度短板,提升监管能力,确保监管体系、制度和能力与对外开放水平相适应;金融机构也要夯实资本基础,增强对各类风险的研判和管控能力。

“而作为全球举足轻重的开放大国,我们更应主动作为,勇于担当,应不断提高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能力。”这就是窦荣兴口中所说的第三大能力。

窦荣兴表示,应不断增强我国在国际金融治理体系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推动国际货币体系和金融监管改革,顺势而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积极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治理,积极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金融机构的改革,增强话语权和影响力,与其他经济体共同维护全球化的经济、贸易、投资和金融体系,保障资金、资源、技术和人力的跨国自由流动。同时可以“一带一路”建设为抓手,稳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诚然,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扩大金融业开放的步伐也将持续向前。“而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也必将会有效促进金融业健康发展,提高维护金融体系安全稳定,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窦荣兴肯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