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形势下,中外合作办学的发力点在哪

文/人民政协报全媒体记者 位林惠

2019-07-03期09版

几年间,中外合作办学开始被大众广泛熟知并接受。目前,我国中外合作办学状况如何?有哪些新的发展态势?近日,由教育部国际司支持,厦门大学中外合作办学研究中心、广东省教育厅、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外合作办学研究分会共同主办,暨南大学承办的第十届中外合作办学年会召开,主题聚焦“加快和扩大教育开放新形势下的中外合作办学”。

提质增效不放手

据年会主席、厦门大学中外合作办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外合作办学研究分会理事长林金辉介绍,截至今年6月24日,全国经审批机关批准设立或举办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共计2431个,包含理学、工学、农学、医学、法学、教育学等11个学科门类200多个专业。合作对象涉及36个国家和地区,800多所外方高校,700多所中方高校。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每年招生超15万人,在校生超60万人,其中高等教育占90%以上,毕业生超200万人。

尽管目前高等教育中外合作办学学生只占高等教育在校生总数的1.43%,但在国家大力推进教育对外开放的宏观战略下,中外合作办学却肩负着对接“一带一路”建设、促进双一流高校建设及支撑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等重任。

接下来,中外合作办学该如何高水平发展,扛起推动教育对外开放的大旗?

“办好中外合作办学,未来要在提质增效上下功夫。一要提高生源质量;二要加大教学投入和教学改革力度,推进学校的品牌建设;三要强化服务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就业导向,弱化片面以国外高校升学率衡量办学质量的导向。”林金辉建议。

“质量”“效益”“高水平”“落实机制”成为本届年会的高频词。

年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管培俊表示:“质量是中外合作办学的生命线,要把质量提升作为新时代中外合作办学的核心任务,中外合作办学质量最终要体现在人才培养上。”

“中外合作办学要充分利用引进世界优质教育资源的天然优势,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引进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和高水平师资,在交流互鉴中合作开展课程开发和科研创新,为切实推动双一流高校建设,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高水平的人才支撑。”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朱超华说。

越是扩大教育开放越要加强党的建设

“目前中外合作办学在党建方面存在弱化的现象,甚至在个别学校有的党员不敢亮明党员身份,这种现象不太正常。”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党委书记陆万伟一语道出了目前中外合作办学在党建方面存在的问题。有代表指出,一些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党建工作存在“短板”,例如有的异地办学机构党建工作顾不上;有的机构、项目党的声音虚化、弱化;有的党建工作力量不足,党建工作没有专人抓;有的师生数量增加了,党组织设置未能调整优化等。

针对上述问题,林金辉认为,越是扩大教育开放,越要加强党的建设。“加强党建工作,这是由中外合作办学性质决定的。中外合作办学是我国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是唯一以高于部门规章的国务院法规规范的办学形式。中外合作办学必须遵守中国法律,贯彻中国教育方针。”

林金辉指出,要把中组部、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加强高校中外合作办学党的建设工作的通知》要求的“三同步”落到实处,把党的建设作为中外合作办学的必备条件,作为申报、年检、评估考核、管理监督以及学校年度考核的必查内容;要创新党建质量考核评价方式,确保党建工作做到“人员到位、机构到位、活动到位”;要加强队伍建设,培养一支高素质党建工作队伍。

越来越多的高校创新思路,结合自身实际走特色党建之路,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就是其中一所。该校开展形式多样的思政活动,牢牢把握思想意识形态的工作领导权。

着力区域创新试验

今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实施方案(2018—2022年)》(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明确了要推进教育现代化区域创新试验,探索新时代区域教育改革发展的新模式。其中,河北雄安新区、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海南自贸区成为“四大战略高地”。

“今后,中外合作办学要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对接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创新教育对外开放战略高地。推动形成以‘四大战略高地’和‘一带一路’、东北地区以及中西部地区为战略重点的中外合作办学区域创新试验。”林金辉说道,“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教育要先行。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办学,除了要遵循中外合作办学基本规律外,还要探索其自身独特的规律,因为它是在一国两制背景下开展的合作办学。”

事实上,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合作办学,广东已经在行动,并取得一定成效。

截至目前,广东省已有四所具有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分别是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和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广东获教育部批准或备案已办的中外合作项目有77个,其中经教育部批准,本科以上层次的项目31个,经省教育厅批准并获教育部备案的专科层次的项目46个。

接下来的中外合作办学之路该如何走?广东省已有所规划。朱超华介绍说:“今后将加大力度引进国外知名高校、特色学院和港澳知名高校来粤开展合作办学,构建多层次、多类型的中外合作办学格局,努力建设一批中外合作办学示范机构、品牌专业和示范课程。培养一批具有国际视野、国际竞争力的国际化人才,为‘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高校境外办学指南》发布指日可待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中外合作办学不仅要“引进来”,还要“走出去”。与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在国内的开花结果相比,中国高校在海外生根发芽还未成气候。截至2018年7月,全国共有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84所高校开展128个境外办学机构和项目。

“政策上,国内没有质量保证和监管体系,我们的钱出不去,人也出不去。同时对于国外相关法律法规不了解、不适应;资金上,财政资金无法外拨,学费收入无法回笼;语言上,境外学生汉语水平弱,授课老师境外语言能力不足;学历学位上,我国教育部对部分国家的学历学位无法认证;学校规划上,缺乏较为稳定、明确的发展规划和战略目标……”温州大学外事处处长、意大利分校校长严晓鹏一条条、一件件地剖析着目前境外办学的困境。

进一步扩大教育对外开放,不仅要“引进来”,更要“走出去”。林金辉表示:“我们要在全球治理和教育规则制定中增强话语权,贡献中国方案。”

据管培俊介绍,中外合作办学研究分会作为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的重要分支机构,在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后,起草了《高等学校境外办学指南》文本,这将为我国高校更好地开展中外合作办学提供重要参考。据教育部有关部门的意见,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拟于近期发布。“相信这一重要研究成果在推动高校境外办学高水平发展和国家教育高水平对外开放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管培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