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京剧表演艺术家张云溪

文\宋晨

2019-07-01期12版

张云溪先生是我国卓有成就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在国内外享有盛誉。他6岁开始随叔父张德武练习武功,7岁在台湾首次登台。1931年到天津拜师学艺,成为武生中的优秀人才。19岁随言菊朋去东北演出,受欢迎而留在东北演短打武戏挂头牌,并与唐韵笙合作。25岁回到关内演出,更令观众刮目相看。1933年得尚小云赞赏并加入重庆社。新中国成立后,率先参加了我们国家京剧院的前身———原文化部戏曲改进局京剧研究院。1951年秋,他随团代表新中国参加了柏林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的舞蹈比赛,获集体一等奖,并前往苏联、波兰等九国访问演出。1952年,在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获得了原文化部颁发的演员一等奖。1953年,赴朝深入前线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1955年、1956年又先后赴西欧、南美等十余个国家演出,受到国外观众的热烈欢迎。20世纪80年代告别舞台以后,致力于教学、研究工作,著书立说,培养人才,为京剧艺术的振兴继续尽力。

张云溪先生辛勤耕耘、进取创新,在丰厚的艺术积淀基础上,使自己的表演艺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他以丰富的舞台形象、精湛的表演创造、卓越的艺术成就,为短打武生艺术的传承、建设、发展作出了历史贡献,对京剧艺术起到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推陈出新的重要作用。

锐意进取、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张云溪先生博采南北和关东各家之长,尤以短打出色。他功底深厚、技艺超群、动作矫健、身段洒脱、个性鲜明。他以一身辗转腾挪的绝世武功,身轻如燕的精妙身手,吸收其父张德俊和武生宗师盖叫天的艺术化成自己的表演风格,成为继盖叫天之后短打武生的又一座高峰,载入京剧史册。

他的表演和武打重在传情,赋予短打武生这一行当更加精致而传神的艺术魅力。他善于在激烈武打的繁难的舞蹈中刻画人物的气质性格、神情劲头,精气神灌满全场,塑造了新《三岔口》的任堂惠、《三打祝家庄》的石秀、《猎虎记》的解珍、《三座山》的云登、《三盗令》的燕青、《金田风雷》的杨秀清、《凤凰二乔》的孙策等一个个有血有肉的艺术形象,把人物演活了。

他加入国家京剧院后主演的《三打祝家庄》,吸收了传统剧目《石秀探庄》的元素,通过传神的表演和人物刻画,塑造了一个机警谨慎、遇事沉稳的新石秀,超越了传统戏中的石秀形象。

他与名武净张世桐合作,对《四杰村》的武打进行了创新,运用弹踢大带、金鸡独立、旋子、飞脚、朝天蹬、射雁、探海、望月、飞天十响、双斧对打等丰富多彩的惊人绝活,每演至精彩处必定有轰动效应。

他与武丑大家张春华并称“二张”,合作演出的新《三岔口》是新中国整理改编传统剧目的经典案例。他在剧中多用判断和警惕的神情,打出黑夜之中紧张而惊险的气氛,赢得各国观众的喝彩。从此以后,《三岔口》在国内外就一直以他们两位的表演作为范本,按照他们的路子演出了。

勤于思考、精于创新的儒将风范

张云溪先生不仅是杰出的表演艺术家,也有突出的编导创作才能。他参加改编和导演了《大破铜网阵》《东方夫人》《朱仙镇》《美人鱼》《奥赛罗》《魂断巴丘》《杨开慧》和山西梆子《霸王与虞姬》、豫剧《花木兰》等,并参与了《红灯记》的武打设计。

他融汇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生动的艺术实践,积累丰富的人生经验、丰厚的艺术经验、独到的理论见解,1995年出版了专著《艺苑秋实——京剧表演多种程式的妙用》,以通俗生动的语言、常见演出的实例,深入浅出地论述了京剧艺术在表演中多种程式的运用变化的奥妙,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艺术遗产和精神财富。早年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多自幼失学,像张云溪先生这样的文化素养,能亲自执笔为文,总结艺术经验的,是非常值得敬佩的。

他还强调“文戏武演”与“武戏文演”,嘱咐文戏演员切勿轻念、忽视做、打;武戏演员切勿对唱、念、做而漫不经心。他对后辈采取启发式的教学方法,注重充分挖掘和调动学生的能力,在教学的同时反复思考和比较技艺的运用,进行二度创作,教学生如何进行剧目创作和角色创造。

另外,他的书法严谨、稳实,尤以楷书见长,用笔豪放朴重、结体疏密有致,有一定造诣。

追求进步、使命担当的君子品德

张云溪先生一生追求进步,他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参加原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所属的京剧研究院的名演员之一。他坚持崇高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坚持文艺的正确方向,坚持剧目的正确导向,从火热生活和丰富实践中汲取营养、获得灵感,在我院演出了《三打祝家庄》《江汉渔歌》《三岔口》《四杰村》《武松打虎》《三盗令》《五鼠闹东京》《十一郎》《高亮赶水》《卖艺访友》《猎虎记》《金田风雷》《凤凰二乔》《三座山》等一系列思想性、艺术经俱佳,富于时代气息的文艺精品。

张云溪先生为人正直,光明磊落,不计得失,自觉追求崇高的艺德和人格修养,将品德与戏德的统一作为毕生追求的崇高目标。他以广大观众为重、以弘扬国粹艺术为重,成为以德培艺、德艺双馨的文艺工作者,成为人民的艺术家,赢得社会赞誉、赢得人们尊重,获得清名美誉。

弘扬国粹、国际传播的使者胸襟

张云溪先生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把京剧艺术推向世界并且享誉国际的艺术家。他以传播先进文化为己任,大力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以京剧艺术的魅力扩大了新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京剧艺术在世界传播交流当之无愧的文化使者。

1951年他随中国艺术团赴柏林参加第三届世界青年与学生联欢节,与张春华、张世桐、谢锐青、梁九荣演出了《三岔口》《武松打店》《水帘洞》《红桃山》四出武戏,精湛的表演征服了外国观众,为艺术团的舞蹈队赢得集体一等奖。随之赴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苏联等九国访问演出,轰动世界。1955年在罗马尼亚举行的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演出《猎虎记》,荣获金质奖章。后又多次出访朝鲜、法国、英国、意大利、阿根廷、智利、巴西、乌拉圭等国演出,备受赞誉。

今天纪念张云溪先生,也引起了我们对当下的京剧武戏的认真反思。

斯人远去,纪念张云溪先生百年诞辰,不仅是怀念我们可敬的前辈艺术家,更有太多的思考、太多的遗憾、太多的困惑摆在当代京剧人的面前,有待我们去研究、去探讨。过去老艺术家的生存环境远不如我们,没有绝活,观众会喊倒好。而今没有这种压力,武戏演员在练就过硬功夫的同时,也要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这样可以更得心应手,更好地塑造人物。

近年来,国家对包括京剧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保护、传承、发展及对外传播非常重视,制定了战略方针,召开了多次会议,出台了多项鼓励、帮扶性政策。传统文化的又一个春天到来了,京剧艺术该如何继承发展的问题,京剧武戏该以什么面貌立足于舞台的问题,武生行当该何去何从的问题,就摆在我们每一个京剧人的面前!我们不停地扪心自问:京剧艺术的精髓传下来了吗?京剧舞台上还能出好武戏吗?京剧界的未来还能出张云溪吗?来路已然遥远,前路又在何方?信念固然犹在,行动又将如何?这一个个沉重的问号叩得我们心口疼,真需要每一个京剧人认真地去关心、去思考、去努力、去奋斗。

为缓解京剧舞台“文强武弱”现象,促进京剧武戏艺术健康发展,恢复更多优秀武戏剧目,推出武戏人才,国家京剧院举办了第二届武戏展演。举办武戏展演,一是京剧艺术传承的需要;二是丰富剧目的需要;三是培养演员的需要。三者之间相辅相成,而最根本的需要,还是人民群众对文化生活的需要。剧院有决心和信心,让武戏展演和其他演出平台一起,共同打造出剧院的演出品牌和口碑。成立武戏工作室,是武戏发展的需要,是针对目前京剧武戏剧目流失严重、青年武戏人才培养乏力等突出问题而设置的,是为了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挖掘创新。剧院将不断总结经验,结合人才培养计划,邀请老艺术家和专家坐镇把关,激发青年演员的干劲,逐步推出更高水平的剧目和更多优秀的武戏人才。

“云里秋实,三岔口上英雄义;溪边桃李,四世梨园豪杰村。”我们永远记得,在新中国文化艺术繁荣发展的历史上,在国家京剧院的院史上,有过张云溪先生生逢其时,“云起龙骧”。我们更加期待,在伟大的新时代,在未来的京剧舞台上,有更多的新张云溪、小张云溪应运而生,“云起龙骧”。

(作者系国家京剧院院长、党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