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我的爷爷

——国歌、国庆日的提议者马叙伦先生

文/马今

2019-06-13期09版

1949年10月1日,马叙伦随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出席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代表四亿五千万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这铿锵有力的宣言,像雷鸣一般,震撼山河,响彻云霄。马叙伦感到无限幸福和自豪,巨大的欢乐涌向心头,他禁不住热泪盈眶。

不久,马叙伦饱含激情写下“得宿”二字,标志着他颠沛流离、为正义流血战斗的大半生,终于安得归宿,表达了他与人民的共同宿愿得到实现。

此前,马叙伦担任新政协筹备会第六组组长,负责草拟新中国的国歌、国旗、国徽和纪年方案。1949年9月25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上马叙伦提议用《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获得通过。10月9日,新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因病缺席的民进首席代表马叙伦委托许广平提出:将10月1日确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此建议获得一致通过。从此《义勇军进行曲》成为代表中国的声音,“十一”成了令中国人民骄傲的节日。

“跟着共产党走!”

马叙伦是我的爷爷,我是马叙伦最年幼的孙女。

我出生在沈阳,1970年爷爷去世时,我虽已3岁,但终究未能见过他。于是,马叙伦就是影集里的一张张照片,是墙壁上那张微笑的画像,是一本本诗集,是一行行书法,是写在历史文献中坚强而伟大的爱国者……

在那个崇拜领袖的年代,因为家里挂着爷爷与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等一代伟人的合影,我坚信爷爷也是了不起的人,我梦想着能够真正认识他。

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我的确有一位了不起的爷爷!

1985年4月27日,我有幸随父母到北京参加“纪念马叙伦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习仲勋同志代表中共中央对爷爷革命的一生作了高度的评价。他说:“马叙伦先生是著名的教育家,坚强的民主战士,忠诚的爱国主义者。他坚持真理,思想进步。在中国民主革命的长时期里,他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他为新中国的创建,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是中国人民无限忠诚的公仆,是同中国共产党荣辱与共、肝胆相照的知心朋友。……马老的一生,是革命战斗的一生。是从民主主义者,紧跟革命潮流前进,成为社会主义者的一生。”

当时,邓颖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了全体到会家属,合影照片及纪念大会的盛况被刊载于《人民日报》等各大报纸上。那一刻的我心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我有一个多么了不起的爷爷!那时我心中的爷爷就像一尊神,高尚神圣让我无法靠近,我多么希望能真正认识爷爷、了解爷爷不平凡的一生啊!

上世纪80年代,东北工学院的江渤教授受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的委托撰写《马叙伦》。为此,她经常到家里向我爸爸了解情况,征求对文稿的意见,使我有机会走近爷爷。我深切地感到他不仅是我心中的神,更是鲜活的、大写的人!

马叙伦的一生经历了清王朝、北洋军阀统治、蒋家王朝统治的中华民国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经历了中国的旧民主主义、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3个重要的历史时期。从14岁进入新学堂养正书塾受著名历史学者陈介石先生爱国主义思想的启蒙,到主动自觉地投入到讨袁、抗日、反蒋、发起中国民主促进会“立会为公”与中共密切合作直至将毕生献给新中国的教育事业。

马叙伦波澜壮阔、奋斗不息的一生,给他的后人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财富。这些财富不是物质上的,因为他清贫一生,即使是属于个人的研究成果和大量极富价值的书稿,他也视为国家的财产在生前无偿捐献给了国家。马叙伦所留给子孙们的宝贵财富是“廉洁奉公”“立会为公”,是对“趋于合理”“生死不计”信仰的实践,是他最宝贵的遗训:“跟着共产党走!”

“跟着共产党走”是马叙伦奋斗一生得出的结论,是发自心灵的声音。他不是共产党员,在追求真理和建立新中国的过程中,虽然某个时期在某个问题上的认识与共产党有所不同,但他始终与共产党人保持着联系,始终是中国共产党的知心朋友。马叙伦的信仰诚如他自己所言“言行要利于社会,依己之所信而行,得祸也在所不计”。

在早年,马叙伦就是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陈独秀在北大的朋友,他们一起领导了著名的“索薪”运动,并且流血奋斗在一起。他曾冒着生命危险掩护李大钊和陈独秀躲过反动军警的逮捕。在李大钊这位杰出的共产党领袖牺牲后,他洒泪写下“唯物史观论较新,李君物望冠人伦;纵教柴市成仁去,无限青年从理真”的著名诗篇。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利用自己在政界的影响,营救了不少共产党员。西安事变前后,为了阻止对红军的围剿,打破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他受共产党人的委托,两次入川劝说四川军阀刘湘采取反对内战、团结抗日的立场,减少了川军对红军和张学良部队的威胁。

七七事变、八一三事变相继发生后,马叙伦贫病交迫,困居上海,更名邹华孙,明志做中华子孙,决不为日本人做事,决不当汉奸,坚决拒绝了日本人通过陈公博(在北大任教时的学生)等对他进行的高官利诱。马叙伦接受抗战胜利以后共产党在两种命运决战中的主张,和共产党人王绍鏊及其他一批民主人士一起团结了上海文化教育界、新闻出版界的爱国民主力量,组成了拥护共产党政治主张的组织——中国民主促进会。

1948年,中共发表五一口号,建议召开包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民主人士的新政治协商会议,以加速推翻南京卖国独裁统治,组成人民民主联合政府。马叙伦立即撰文,兴奋地欢呼:“太阳就要出来了。”“我们的全面胜利快到面前了,我们该准备我们的新中国与世界见面了。”他立即和在香港的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通电响应,接受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并投入到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洪流中,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重大的贡献。

“中国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们身上”

在艰苦的斗争中,马叙伦与毛泽东、周恩来及其他共产党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与中国共产党做到了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中国共产党同样视他为知心的朋友,给予他力量与关怀,给予他信任与支持。

1946年6月23日,中共代表团在南京同蒋介石进行最后一次和谈,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推选马叙伦、阎宝航、包达三等同志为上海人民代表,另有两名学生代表一同去南京呼吁和平。当代表团到达下关时,国民党派遣的特务暴徒大打出手,马叙伦等代表多人身负重伤,躺倒在地,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下关惨案”。

中国共产党代表周恩来、董必武等深夜赶到医院慰问。周恩来久久停留在马叙伦的病床前了解伤情,神情严肃地说:“你的血不会白流的。”马叙伦深受感动并说:“中国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们身上。”

不久,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从延安致电慰问。延安《解放日报》、重庆《新华日报》等也纷纷发表社论、文章,强烈抗议国民党的法西斯暴行,并慰问受伤代表。通过这一事件,更加坚定了爷爷及各界人士团结一致加强斗争的决心。

1946年7月,国民党当局相继杀害了李公朴和闻一多。一时间国民党当局加紧了对爱国民主力量的迫害。根据斗争需要,马叙伦由中共地下党组织安排到香港。临去香港前,他诗赠幼子马龙章,示意其要到工农中,到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去。诗云:爝火偏争赤日明,鸺鹠当昼似妖声。每闻盗跖谈仁义,为学夷吾止甲兵。万里磷燃疑纵火,千家巷哭欲崩城。逃秦只是书生事,大业终期在耦耕。

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为及早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和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从1948年8月起,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周密安排下,马叙伦与沈钧儒、李济深、郭沫若、茅盾夫妇、陈其尤、许广平母子等民主人士陆续秘密北上,协商开展筹备工作。马叙伦曾指示长子马克强,要求他利用在国民政府财政部供职的便利,截下一批未运到台湾的钱币,交给新中国。北上后,他将分散在美国、缅甸等国家和香港、台湾地区的其他子女全部召回,准备参加新中国的建设。

和警卫们共用一部电话

马叙伦作为新中国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委员、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第一任教育部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的主要创始人,其政治地位是很高的,因此国家给予他生活上许多照顾待遇,但马叙伦却始终过着极其简朴的生活。

他生前住的北京大方家胡同是个极普通的四合院,房间的陈设极其的简朴,客厅的一套旧沙发一直用到他去世,深色的沙发套早已洗褪了色。

马叙伦家的水、电是国家无偿供给的,他为此特别要求家里人要节约国家财产,除了书房,其他房间的灯均被换成了小瓦数的。他很注意廉洁自律,专车除了工作上必需,他很少坐,更不允许家人坐。

马龙章是他最疼爱的幼子,一次生重病情况紧急,需立即送医院救治,也未被允许使用他的专车。马叙伦自己生重病卧床不起,组织上派了特护照顾,他坚持从400多元的工资中拿出1/3支付这笔费用,常用的医疗器械和部分药品也都是自己花钱买的。

马叙伦从不以权谋私,他教育子女做事要靠自己的努力而不要靠当大官的“老子”,更不要打着他的旗号。幼子马龙章一个人到沈阳工作时,只有组织上知道他的家庭背景,直到“文革”期间,马龙章被打成台湾特嫌,造反派翻了他的档案,群众才知道原来他是高干子弟。马龙章到沈阳工作后,妻子带着孩子也要调往沈阳,当时只要马叙伦与时任卫生部部长李德全同志说一声,她们就很容易从北京医院调到沈阳,但马叙伦没有去说,而是鼓励孩子们自己去联系对调。

马叙伦家唯有3件东西是按国务院规定接受的馈赠品,分别是苏联、阿尔巴尼亚、朝鲜国家元首访华时代表政府送给中国政府领导人的。马叙伦又是个极其宽容和蔼的首长,他和警卫们共用一部电话,体恤警卫们的辛苦,为了不能影响他们休息,他要求家里人晚上要尽早归家。节假日,他自费为警卫人员改善伙食,很多年以后他的警卫员提起这些时仍感慨万分。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马叙伦的学识很渊博,尤其对古文字学造诣很深。他曾两度出任北京图书馆馆长,做过北京大学的教授,写过200多万字的《说文解字六书疏正》《庄子义证》《老子校诂》等多部专著。毛泽东十分敬重他的为人,对他的政论和文章也颇为推崇,到北京后曾亲自登门拜访,新中国成立伊始,他亲自指定马叙伦与郭沫若、茅盾、范文澜等7人组成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我家里有一张很有代表性的照片,是毛泽东与马叙伦和何香凝比肩而坐的身影,足见他的声望。

马叙伦的兴趣和成就又是多方面的。他是我国近代历史上极有成就的书法家、诗人。他早年出版的两种随笔集《石屋余渖》《续渖》中,记述了他还是一位美食家。

小时候,我常听爸爸讲起爷爷与美食的故事,其中他发明的“三白汤”即马先生汤,在杭州老家非常有名,后来又成为京城餐馆食谱中三种以名人命名的肴馔之一(另两种为赵先生肉、张先生豆腐)。

马叙伦还喜欢收藏,为了研究,他收藏了许多有价值的文物,花去了他的大部分积蓄,尽管如此,他将这些仍旧视为国家的财产,在他生前,将这些收藏全部无偿捐献给了北京故官博物院和浙江等地博物馆。

马叙伦就是这样一个人,身居高位却两袖清风、清贫一生,但马叙伦又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的富有在于精神:无私的精神、正直的品格、宽广的胸怀、渊博的学识、睿智的头脑!

一桩桩生活中的小事,使我走近了爷爷,他是那么的亲切、慈祥、可敬、可爱,他是伟大的人,更是平凡的人!他用平凡谱写了伟大,用伟大升华了平凡!

记得中央电视台曾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播放过《开国领袖毛泽东》《新中国》等大型献礼片,《开国大典》等诸多建国题材的影视作品中,都会出现马叙伦的身影,使我常常能“见到”爷爷———一位我从未谋过面,但时时梦想见到的可敬可爱的好爷爷———马叙伦。

时间进入到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70周年华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亦成立70周年。透过被岁月涤荡的画面,似乎文献、影视里爷爷的音容笑貌和他所处的时代已渐行渐远,然而他和那个时代许多志士仁人所拥有的情怀和品格仍然鲜活充满力量,必将激励教育着我们后来者不忘初心。他们和共产党人为之奋斗、同心建立的人民共和国正在实现着伟大复兴的梦想,70年的光辉历程清晰地镌刻在了人类发展的纪念碑上。作为他们的后代,承继他们的血统是一种光荣,承继他们的精神、他们的事业则是历史的责任,我们将用行动去证明,我们会更加坚强、更加勤奋,我们将同共和国一道迎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系马叙伦的孙女,中国致公党党员,现任沈阳市文化旅游和广播电视局副局长,致公党沈阳市第七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沈阳市归国华侨联合会第八届委员会副秘书长、沈阳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