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报刊文关注“普惠园推进纠偏”,社会反响强烈

2019-06-12期09版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学前教育发展受到中央空前重视,也得到了快速发展。为进一步缓解“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幼有所育的期盼,系列新政更是就推进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问题,做出了全面部署。2018年11月15日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公办园原则上不低于50%,普惠性幼儿园不低于80%。而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园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应当由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目前各地正在贯彻系列新政精神,积极推进政策执行。但执行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可能阻碍政策目标的实现,亟须关注。

——编者

5月22日,本报刊出评论性文章《民办园转普惠过程中的各种偏差需要纠正》一文引发强烈反响。多位读者跟帖或来信,热切反映相关问题,本刊择要链接如下:

国家推行普惠性学前教育是惠及民生的好事,但一些基层政府执行过程中的偏颇做法,严重侵害了民办园的合法权益,打击了社会力量办学的积极性。过低的普惠园定价及政府补贴不足,是地方政府将本该由政府承担的义务,推卸给民办园来承担。过低收费的普惠园及政府补贴,可能导致中国幼教质量的倒退。

(福建谢燕川)

因为各省情况不同,同一个省市不同区域情况也不同,政策不能一刀切,普惠的目的是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但人民的需求是多样化的,呼吁深入调研。

(北京朱敏)

建议允许普惠园适当赢利,商品房社区家长有一定的支付能力,他们盼望的是性价比好的幼儿园。现实中已经出现的问题是,因为统一搞普恵幼儿园,一些家长不得不舍近求远去择园。建议用历史的眼光看待事物,妥协处理好历史问题,考量存在问题情况的多样化,多元化,执行中不能以失去政府公信力为代价。多做调研,先试点再推行。建议国家在一线、二线与三四线城市找几个城市做试点,试点成熟后再在全国推行。

(河南王卫佳)

我来自贵阳观山湖区一所民办园,在不明确普惠园补贴标准、不顾及幼儿园办学成本的情况下,要求幼儿园选择为普惠园,否则幼儿园的办证年检就要受到影响。目前贵州省城镇幼儿园普惠园保教费标准为800元每月每生,低于我们的生均成本。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对委托办为普惠性幼儿园的,应明确补助标准,要认真制定有针对性的整改措施,按照“一事一议”“一园一案”的要求逐一整改。作为惠及老百姓的政策,作为教育人,我们愿意支持国家的决定。但是在我们的投资尚未收回的情况下,我们可以不营利,但是也不能让我们亏本贴钱,我们几十年赖以生存的职业依托于我们举办的幼儿园,不能让我们的园长、管理人员、老师、保育员因一刀切地被普惠而入不敷出或失业。因此,强烈呼吁“一园一案”的落实,要尊重历史,尊重实际。

(贵阳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