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们一个光彩明天

——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疗集团救助弱视儿童纪实

李荣锋

2019-06-12期08版

“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6月6日,迎来了第24个全国“爱眼日”。

儿童的视力关系到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更是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事情,必须高度重视。做好青少年的视力保护工作,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为了这项崇高的事业,有一位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带领团队尽心竭力,不求回报,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她,就是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疗集团董事长冯丹藜。

到4300米最高的基层去

4月的青藏高原,春寒料峭,在海拔4300米以上的地区,忍着“高反”带来的强烈不适,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疗集团董事长冯丹藜来到了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西藏定日县,围绕当地教育、医疗资源、青少年视力健康等问题实地调研。在那里,还有着前期已坚守于此、为当地藏区百姓义务诊疗的集团医疗团队。

自2017年起,本着“扶贫攻坚、一个都不掉队”的精神,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疗集团就开始了对藏区最贫困地区“真帮真扶”的关爱行动。短短3年内,围绕西藏最为艰苦的地区,医疗团队在西藏日喀则市、岗巴县、白朗县、亚东县、定日县、吉隆县、南木林县等地免费为近3.3万名儿童进行了视力普查,并在已查实的1394名弱视儿童中,对533人进行了免费治疗。

这其实是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疗集团“弱视光明行”活动的一个缩影。17年来,集团所属各医院常年分别派出一到两支公益医疗队奔波在祖国大江南北,筛查治疗斜弱视儿童。

公益医疗队先后去了29个省、市、自治区的725个县(区、旗),总行程超过40万公里。他们将目光主要集聚在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地区、边疆地区等。17年来,共义诊筛查超过50万人,查出斜弱视儿童5万余人,组织专家义诊活动240余场,救助贫困弱视儿童超过1.2万名。

为何要跋山涉水、费尽心力进行这样的工作?冯丹藜的初衷很简单———“真帮真扶,就是来实的不来虚的,要帮贫困地区做实事,哪怕解决一个实际问题,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这次她来到藏区调研,也是为亲耳聆听、亲眼目睹、亲身感受藏区人民的需求,为后续提供更加精准的帮扶打下基础。

“人才是薄弱环节,我们目前紧缺眼科方面的医护人员,需要加强医护人员培训……”

“在我们偏远地区,学生的视力防控矫治工作往往靠临时救助政策,没有专项的投入……”

“到大城市太远了,如果我们当地能治就好了……”

在与地方政府和当地老百姓的交流中,听着一句句来自政府、家长急切的呼吁,看着孩子们纯真的笑脸,感动并启发着冯丹藜——

“在保护孩子视力上,光有一腔热血是完不成我们的心愿的,解决问题才是根本。从科学用眼知识到规范筛查,从医护人员及视光师的培训与培养,从对贫困地区的扶助乃至相关政策的完善,都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

冯丹藜对自己的角色有着清晰的定位——“尽自己所能,通过自身实践和建言献策,不断完善这一整条‘防治链’。”

让科技创新为明眸出力

冯丹藜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这份对儿童视力的牵挂其实已经持续了近20年。

在2000年左右,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一次聚会上,冯丹藜得知朋友家的孩子患有弱视。她这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弱视”的眼科疾病。

回家一查资料,她不禁吓了一跳。在中国患有弱视的儿童近1500万人,发病率达4%左右。

这些数字深深震撼了她,“儿童是未来,孩子眼睛的健康关系到每一个家庭的发展与幸福。”她当时就想到,“是否可以创办一所专门针对儿童的眼科医院,为改善这一问题做些事。”

当冯丹藜得知制定中国空军眼睛招飞标准的课题带头人、眼科专家李志升教授40余年来一直从事眼视光研究及弱视的研究诊疗工作,并拥有国家发明专利——自动变频激光弱视治疗仪(专利号:ZL94117556.1),专门用来矫正治疗儿童弱视,但还没有广泛推广的确切信息时,更加坚定了她试试看的决心:一定要把这个科技成果转换成生产力!

经过几年酝酿,2002年,冯丹藜创办了北京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院有限公司,这是专门从事儿童眼科、眼视光研究及斜弱视研究治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专利医疗仪器设备的现代化专科医院,并且还担负救助贫困弱视儿童的工作。

医院的开办给许多儿童和家庭带来

了福音。经过科学、专业的治疗,超过10万名孩子的视力得到了快速恢复,医院的品牌也在儿童弱视治疗领域享誉海内外。

十几年间,除北京外,冯丹藜又在济南、武汉、广州、乌鲁木齐、西宁、沈阳、成都、毕节、金平分别成立了医疗机构,年门诊量近10万人次,组织架构也由单一的医疗机构发展成为拥有多个国际发明专利,并在世界眼科权威杂志发表临床学术论文,代表中国在这一领域超越世界水平的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疗集团,实现了医、研、产一体化发展。

事业蒸蒸日上,但冯丹藜的初心从未改变——“在保护儿童视力上,解决问题才是根本,提高视力才是硬道理,所以我们花了大量的资金和时间用于新产品、新技术的研发,从筛、防、控、治全方位攻关,已获十多项国内外发明专利,并有多款产品获得国家准入,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同时,专家团队不断总结提高,创造性地研究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方案,保证孩子们在快乐、无痛苦、无副作用的情况下得到最好的治疗效果,让科技创新始终成为我们的亮点。”

在数十年的积累以及十几万人不同病例的大数据研究基础上,医院的科研团队不断改进技术与方法,在儿童弱视治疗及近视防控方面不断探索。

20年牵挂只为那份情

对于冯丹藜而言,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院的创办是一份事业,也是自己追求社会责任与自身发展统一的机遇,已经成为她魂牵梦绕、不能割舍的情怀。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创业,冯丹藜的事业版图一度覆盖房地产、出版、百货、电子、酒店业等,在香港、内地以及海外经营着多家公司。医疗其实是她一直未涉及的领域。但开办了北京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院以后,那一个个来自儿童的笑靥让她觉得“应该放弃其他的事情,专注为孩子们做些事”。

医院开办以来,冯丹藜就把免费治疗贫困地区弱视儿童作为自己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启动了“弱视光明行”活动。特别是在党中央发出关于扶贫攻坚的号令后,光彩明天儿童眼科医疗集团主动请缨,加强医疗扶贫的参与力度。

2016年10月15日,集团救治贫困地区视力低下及斜弱视儿童试点工作正式启动。所属的8家医院抽调精兵强将、配备最好的仪器设备,组成了8个医疗队,由各院院长带队,分别奔赴8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深入85个乡(镇)、166所学校进行视力检测筛查。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并不那么容易。

有一次冯丹藜带着医疗团队去黔渝山区,越野车绕着窄窄的山道一路盘旋,仿佛坐在过山车里,被颠簸了六七个小时才到达四川忠县。有随行的人抱怨路途辛苦,但到了当地,他们才知道:为了等待他们的到来,很多周围连山道都没有的村庄克服了重重困难,才把弱视孩子们聚集在这个唯一与外界相联系的中转站。

冯丹藜清楚地记得,看到那些孩子的一瞬间,自己和许多同事眼中都涌出了泪水,“我觉得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还有一次在山东,来自梁山的一位母亲带着5个孩子,他们是少有的五胞胎,大家都叫他们“五福娃”,可是5个孩子全部都是弱视!最严重的双眼矫正视力只有0.2。贫困的家庭连眼镜都配不起,妈妈的精神几乎被压垮了。冯丹藜说:“5个孩子一起治!有了健康的身体,等5个孩子长大了,这个家庭就真正会自强致富了!”没有更多的语言安慰,这位母亲哽咽地说着谢谢,令冯丹藜至今难忘,现在5个孩子的矫正视力都超过了1.0。

“以前我真的没有遇到过像救助弱视儿童这么完美、值得一辈子投入的事情。”冯丹藜非常感慨,“慈善是一种福分,帮助别人,更是帮助自己。十几年来走过这些地方,见到这些人,让我更加深入认识了祖国大家庭,了解了各族人民的生活。不做这个工作,我一定没有这样的感受。”

正是凭借着这份深情,冯丹藜对于这项已经占据她大多数时间和精力的事业有了更多的使命感。

如今,医院保持了多年无医疗事故、无投诉、无医患纠纷的良好记录,收到各地政府、患者家长的表扬信、锦旗2000余件,建立了光彩明天良好的社会形象。

公益事业也要不断进阶

2013年起,冯丹藜成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她深感责任重大,充分发挥熟悉国情、港情和在新闻出版、儿童视力康复等方面的优势,以创新思维参政议政,履职尽责。在维护祖国统一、爱国爱港,为落实香港“一国两制”、繁荣稳定发声外,还主动参与国家扶贫攻坚战并积极建言献策。

由于做了一系列实实在在的帮扶工作,冯丹藜越发认识到,公益事业、扶贫事业绝不是凭着一腔热情就可以做好的。就以儿童视力防治为例,唤起全社会的重视,建立和完善一整套机制才是最重要的工作。

一次调研过程中,曾有一个孩子因为弱视复视,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双影,老师写“1”,他会写“11”;作业写得乱七八糟;走路经常摔倒,而父母由于缺少认知,一直以为孩子调皮不认真,常常责罚孩子。

“可见,普及眼科基本知识及保健常识有多重要。”冯丹藜提出,要把宣传眼科知识变为“弱视光明行”公益活动的主要内容之一,几年下来,已在各地举办科普讲座近百场,促进全社会重视做好预防、筛查等工作。

几年间,冯丹藜提交了《关于建立完善青少年儿童视力保护机制的建议》《关于将“儿童弱视”纳入医保范围的建议》《近视可防好控,关键是要科学》等提案,不断呼吁提高对青少年视力保护的重视程度,将青少年儿童眼病防治纳入各级政府卫生计生事业发展规划和健康工作计划,建立视力防控工作机制和视力健康档案,并提升校内眼保健服务水平。

提案得到相关部委的肯定与响应。有的建议被纳入国务院扶贫办年度重点工作,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吸取了这些建议。

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就我国青少年视力健康问题作出重要指示,提出“要结合深化教育改革,拿出有效的综合防治方案,并督促各地区、各有关部门抓好落实”,并强调“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看到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冯丹藜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我国青少年视力健康问题的重视,也让我们相信,只要上下同心,我国一定能够打好保护青少年视力的攻坚战!”

近年来,她继续围绕这项工作深入研究。建议将“护眼米字操”纳入全民健身体系、加强配镜专业人员管理与培训、培养贫困地区眼科人才、规范近视防控市场乱象等。

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30余名全国政协委员在冯丹藜的提案上郑重签名,作为联合提案提交大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高度重视这一提案,在短时间内做了详细的调研和回复。

已经实施的方案充分吸纳了冯丹藜的建议,提出设立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阶段性目标,明确了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等各方面的责任,并建立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评议考核制度。

在冯丹藜看来,作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要建言更要献策,而找到解决问题的良策是需要建立在深入调查研究和深思熟虑的基础上。“我本人的原则是,如果发现问题,但并没有好的建议和解决方案,就不会提交提案。因此,提出可行建议是我准备每一件提案最下功夫的地方。”

冯丹藜认为,提高参政议政能力,“需要委员不断地自我提升、加强学习、胸有格局、脚踏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