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世界家庭医学组织主席李国栋:

强化“放、管、服”推动医生自由执业

本报记者;王天奡

2019-06-12期06版

日前,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社部和国家医保局五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重点从优化诊所执业许可政策、提高诊所医疗服务质量两方面推动医生多点执业,提出要有效推行“简政放权、加强监管、优化服务”策略。2019-2020年,北京、上海、沈阳、南京、杭州、武汉、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0城市将率先开展试点工作。就此,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李国栋。

李国栋委员是一位在香港从业的家庭医生,同时身兼世界家庭医学组织主席等职务。他十分关注《意见》的内容与政策的落实,表示这将对内地的诊所发展,以及香港与内地之间医疗政策的对接和融合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香港是一个医生自由执业制度非常成熟的地区,我们开展医疗服务的方式和内地有很大不同。医生都是以开办私人诊所的方式来为患者服务的,市民通过诊所的初步治疗,如果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或者诊疗,诊所再帮助患者联系医院进行预约。”李国栋委员关注到,近年国家推出多项措施鼓励医生自由执业,包括2017年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内删除了“医疗机构在职、因病退职或者停薪留职的医务人员不得申请设置医疗机构”等内容,为符合条件的医生自由执业扫除障碍。本次《意见》的出台,为业界进一步扫清了制度和管理上的障碍。

李国栋委员介绍,世界各地虽然把分级诊疗定为医疗制度的追求目标,但没有强制患者到基层就医,而是积极建设更具成本效益的医疗服务系统,并且相信建立“分级诊疗”“双向转诊”的关键在于制度,包括开放竞争性的医生自由执业制度和以私立诊所为主的医疗机构开业制度。在医生自由执业和医疗机构自主开业的制度下,医疗服务的资源配置会自动地适应和符合患者的需求,分级诊疗的模式自然形成,亦将有效缓解“看病难”。

私人诊所虽然允许营利,但如何避免滥收费用或过度用药?私人医生的质素和诊所的医疗安全又该如何保障?李国栋委员介绍,在香港,政府为确保注册的诊所提供优质服务,授权卫生署署长就《诊疗所条例》(第343章)行使规管和监察的权利,确保诊疗所在注册时,就符合署长认为合适的条件。此外,为配合不断转变的环境,以及更有效规管私营医疗服务,去年底香港又通过了《私营医疗机构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引入新规管制度,进一步保障病人安全和消费者权益,促进医疗系统持续发展。《条例草案》拟定了诊所标准,涵盖管理、环境设备、服务提供及护理程序、感染控制、风险管理与应变措施等内容,成为诊所的实务守则。这些守则,是为了提供指引,推广质量保证文化,以便诊疗所符合良好的服务标准。

“这份实务守则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值得在试点城市借鉴推广。我作为私人执业的家庭医生,认为探索融资渠道、推广优质医疗服务、建立品牌以及‘复制’成功的业务模式,将有助于诊所发展业务。医生一般缺乏创业经验,需要学习的不单是诊所的全面规划,例如诊所选址、地区租金、配套设备、医护人员招聘、针药供应商的选择、资源投入、成本计算、如何厘定诊症、药物收费原则、病人病历系统设计,无论工作与资金实际遇上的困难可能比预想多很多。要促成医生成为诊所的服务提供者,不妨考虑‘半创新’和专业的营商模式,包括提供导师指导,安排业务策划,提供创业资金,让医生觉得有把握,才能成事。”李国栋说。

相比之下,香港医疗服务水平可与国际接轨,医疗管理经验丰富,熟悉国际市场运作规则的优势。因此李国栋委员建议,试点城市可通过至少两种途径与香港合作:一是由香港富培训经验的机构或医疗集团在内地开办港式课程,让内地医生接受港式“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及家庭医学专业培训项目,聚焦教授实用知识、循证医学、临床技能及实践;二是提供具策略性的“诊所管理与营运”课程。医疗集团在课程完结前,遴选优秀学员到香港全科诊所实习,让他们体验医生在私营市场的工作环境,以及预见事业发展的前景。另外,挑选表现出色的医生,考虑斥资与他们合作开设诊所,日后进行利润分账,一方面拓展商机,间接使医办诊所更容易,另一方面推动家庭医学于内地普及化。

李国栋委员看到,在大湾区战略契机下,医疗制度一体化有望在港穗深城市群率先起步。2018年,广东省基层医疗机构门诊总诊疗人次达4.2亿人次,较2017年同期增长1.2%。在他看来,大湾区内现有居民的医疗需求已经非常庞大,“鼓励家庭医生建立品牌,在私人市场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让病人得到更佳、更适时的护理服务,定能有效推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以及加快落实分级诊疗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