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姜耀东: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任重道远

本报记者;李元丽

2019-06-11期07版

当前,我国煤炭生产和消费量占全世界的50%左右,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和消费国。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姜耀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是产煤大国,但不是产煤强国,如何实现煤炭清洁开采与利用,是煤炭行业需要不断思考的问题。同时中国的能源结构与供需关系决定了中国必须大力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并以此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

在姜耀东看来,随着推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产业化发展,煤炭安全高效绿色开采与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大幅提升,我国煤炭由传统能源向清洁能源发展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大型现代化煤矿已经成为全国煤炭生产的主体,煤矿智能化开采示范取得成功,燃煤电厂超低排放、高效煤粉型工业锅炉、现代化煤化工、洁净型民用灶具与型煤技术日趋成熟。“推动煤炭安全高效绿色开采与清洁高效利用,发挥优势资源作用,推动传统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变,是维护国家能源安全的必然战略选择。”姜耀东这样说。

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可以带来哪些变化?姜耀东表示,做好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不仅有利于推动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服务于我国的能源安全、经济社会发展,而且可以极大地推动我国生态环境改善以及应对气候变化进程,特别是有利于污染物减排和碳减排战略顺利实施。“推进我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一项长期而且艰巨的任务,需国家从战略、技术、管理等多个层面高度重视。”姜耀东进一步表示。

为此,姜耀东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一是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煤炭及相关行业、国家相关部门、地方政府、科研机构和大型企业,需要建立由国家权威部门组成协调机制,在产业政策、规划布局、技术研发、市场准入、投资管理、节能环保等多方面,协调解决发展中出现的重大问题,推动相关工作落到实处;二是按照“科学开发、全面提质、先进发电、转化升级、输配优化、节能减排、科技创新”的总体要求,鼓励政府、科技界和产业界加大研发投入,逐步实现煤炭开发利用全产业链的清洁化、高效化,增强我国能源安全保障水平和制造业整体竞争力,支撑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三是加大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关键技术攻关和成果转化力度。组织开展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技术攻关,尽快启动国家“煤炭清洁高效利用”2030重大项目,将关键性技术攻关项目列入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能源重点创新领域和重点创新方向,开展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重大示范工程建设,加大科研投入,重点突破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关键核心技术;四是支持先进煤炭利用技术的推广应用和产业化,建立产学研一体化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研发与推广平台,积极部署700度超超临界、IGCC、IGFC、CCUS等技术研发与重大工程示范,培育一批高效锅炉等装备制造基地,鼓励装备制造企业提供设计、生产、安装、运行一体化服务,引导企业加快应用相关技术;五是完善政策保障措施,鼓励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研究制定相关财税优惠政策,加大对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高新技术在财政贴息、企业所得税、增值税、金融等方面的政策优惠力度,积极引导市场主体加大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产业的投入,引导金融机构和不同渠道民间资本设立股权基金、产业基金、绿色信贷等。同时鼓励企业淘汰落后、高耗能、高污染的生产工艺,发展煤炭洗选加工转化和综合利用,严格限制高硫、高灰劣质煤生产使用,支持煤炭深度加工、对路消费和高效利用,推广应用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的新技术、新工艺和新产品,有效控制污染物的排放,提高煤炭开发利用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