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的雅量

文/祁文斌

2019-06-06期11版

上世纪20年代,“鸳鸯蝴蝶派”作家张恨水很走红,《世界晚报》副刊《夜光》上连载的一部小说《春明外史》,尤其让其声名远扬,家喻户晓。然而,也正是这部小说引发了他与“民国四公子”之一、威震东北的少帅——张学良之间的一段过节。

《春明外史》虽为小说,但纪实性很强。颇有意思的是,小说里张学良也占了“角色”。张学良身边的朋友看到作者如此“不敬”,愤愤不平。张学良却说:“人家没乱写,说的大体差不多,是我有些放纵了,不怪他。”

1924年,张学良到北平时,轻车简从,找到张恨水家登门拜访。张恨水家人见到一身戎装的张学良十分惶惑,思忖:“少帅是不是来问罪了?”直到见其一脸笑容,连连称赞张恨水的才华,根本不提当年的事,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临走,张学良表示:“你我都姓张,500年前是一家呢,日后有啥难处尽管找我。”后来,张学良三次邀请张恨水入职,都被无意仕途的张恨水婉拒了。

1928年8月,东北地方当局创办了《新民晚报》。为抵消日系报纸的侵蚀,打开市场,张学良再次想到了张恨水,亲笔致信约其为报纸写稿。张恨水于是按《春明外史》的风格,驾轻就熟地写了《春明新史》。《新民晚报》自出刊始,连载《春明新史》,广受读者青睐,创造了很大的发行量。

1934年5月,张恨水与张学良最后一次见面。西安事变后,听说张学良被软禁,张恨水极为感伤。

194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十周年,张恨水在北平《新民报》发文《今日赠张学良》,表达了内心深沉的思念。

荆梅丞在《我师张恨水二三事》中说:张学良将军真乃有胸怀,有雅量。何谓“胸怀”?受益唯谦,有容乃大;何谓“雅量”?雅量是既能承受别人的指责、批评,还能包容别人的嘲讽和谩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