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与庄园,碰撞出了啥火花?

——茶庄园的“探”与“行”

本报记者;徐金玉

2019-05-31期11版

近日,“茶庄园”“茶旅游”暨宁波茶史茶事研讨会在浙江宁波举行。会上出现的高频热词——茶庄园,令“一茶一世界”有了全新注脚:一处茶庄园,即是一个新世界。

伴随着茶业经济的发展,以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待,业界对茶庄园的理解与思考层出不穷,这不禁令大众好奇,这种为专家、企业家津津乐道的发展模式,到底有着什么来头?

万变不离其“综”

最高海拔1662米,负氧离子高达2万个/cm3,云雾缭绕的有机茶园犹如蒙面的少女般令游人痴迷驻足。掀开面纱,豁然开朗:这里有1.1万亩的茶园基地,游客可以在制茶坊采制茶叶;这里有现代化的茶仓,游客可以体验普洱茶后发酵的专业窖藏;这里居住着哈尼族、傣族、拉祜族、布朗族,游客可以在“少数民族茶道”“茶禅一味茶道”“中国青花国粹茶道”观赏茶道表演艺术;这里还有古香古色的老茶博物馆,游客可以探秘百年老字号的茶叶馨香……再往里走,还有茶山寨、茶祖庙、茶佛寺、茶会所……藏在雨林深处,从茶园里长出来的制茶坊———云南景迈柏联普洱茶庄园,就是这样为游客打造了全新的茶叶世界。

顺理成章,这家在国内最早探索新型发展的茶庄园,也成为了研讨会上专家们频频举例的一个样板。在他们看来,虽然学术界对于茶庄园尚无统一的标准定义,但云南景迈柏联普洱茶庄园,通过自身的运营与发展模式,很好地诠释一个茶庄园最鲜明的一大特点———“综”,即综合体。

“茶庄园是资本大量投入农业,突破单一的产业模型,融合了茶叶种植、加工、休闲养生旅游及科教拓展文化创意等产业的茶叶综合体。”浙江省宁波市文物保护管理所研究员林浩说。

“茶庄园,是对茶产业链条全新整合建构的一个综合体。”杭州市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杭州茶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张治毅同样认为,相较于传统茶产业中“种、产、销”相对分割的模式,以云南景迈柏联普洱茶庄园为代表的茶庄园,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产业闭环,具有产业融合、业态丰富、利于风控、增强活力等优势。

“头脑风暴”献计建设

国外有酒庄,中国有茶庄。茶庄园的由来是否与酒庄有关呢?

张治毅介绍,这其中还真有关联。国内茶庄园建设起步近10年,最初就是从学习借鉴法国酒庄模式开始的。在他看来,茶庄园未来将与法国酒庄在葡萄酒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一样,假以时日,有历史的茶庄园,将和千年茶马古道、百年茶叶老店等中国茶文化载体一样,成为中国茶文化传承路上的重要标志。“现在国内的茶庄园,正在结合中国茶叶生产经营特点和地域风情,融入文化元素,走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茶庄园建设路径。”张治毅说。

在浙江农林大学、汉语国际推广茶文化传播基地副秘书长潘城看来,茶庄园茶旅游产业的内在动力,乃是茶人思路的转变。“茶人自身思路的转变、更新与努力是关键。”潘城说。一个区域要发展好茶旅游和茶庄园,自然需要具备较好的茶叶自然特别是人文条件。“这些人文条件的根源来自于该地区人与茶相关的生活方式,即茶俗,包含与茶相关的生产饮用习俗、婚礼节日丧葬习俗、祭祀仪礼、年中行事等。当然民俗是一个长期自发形成的过程,一方面可以挖掘、保护、利用;另一方面可以培育如‘全民饮茶日’‘开茶节’这样的新民俗。”

浙江工商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沈珉对此深有同感。“在中国唐代,就有‘茗战’的习俗,到了宋代,称为‘斗茶’。不仅文人之间有‘文斗’,商贩和市民间还有‘武斗’,他们都是通过对茶的汤色香气、滋味、是否‘咬盏’等进行较量。范仲淹更曾用‘林下雄豪’来形容比赛场面的热闹。”沈珉说,要避免茶庄园功能的单一化,就要聚焦在对茶文化习俗的挖掘上,并加强对茶庄园媒介空间的构建上。“媒介空间可以是娱乐空间、聚会空间、仪礼空间这种社交空间的构建;可以是实物展示、影像与试听播放等展示空间的建构;还可以是茶叶采摘与加工、茶道体验、茶食制作与品尝等体验空间的打造。”沈珉说。

转型队伍要“跟上”

前景常与问题相伴,茶庄园也不例外。林浩说:“茶庄园缺乏便捷及特色的互动及体验项目。例如缺乏独具匠心的乡村景点设置,同质化比较严重。横向比较特色不够明显,对乡村文化、民俗景观挖掘、开发不够。”林浩说,专业人才的缺失,同样是其忧心的一大问题。

“例如浙江奉化两个雏形茶庄园都是近几年建设起来的,都从第一产业转型为第三产业,他们在茶叶生产制作等方面熟门熟路,但在旅游接待、管理等方面缺乏专业的人才队伍,容易造成服务没有统一标准、从业人员素质不高的局面。”林浩说。

“尤其是大型茶庄园,需要经营管理人才队伍。”宁波东亚茶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竺济法建议,除了茶场必备的种植、管理、采制等专业人才,还需要茶艺表演人才,重点让游客多参与、体验、互动。而商场、餐饮、住宿则需要酒店管理人员等,如食宿至少应达到三星级标准。

与此同时,他又提出了要重点关注茶与庄园的另一种组合“玩法”——庄园茶。“庄园茶的特点是小产地,资源稀缺,难以复制,可以适当优质优价。它的开发与利用,未来将有广阔前景。”竺济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