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卖苞米的钱也要搞科研

本报记者;吕巍

2019-05-15期12版

4月9日,是调研组和吉林省相关部门召开座谈会的日子。

当吉林省报出全省高新技术企业总数为899家、近年来全省R●D(用于研究与发展的经费)投入强度逐年下降、每名R●D人员研发仪器和设备支出指标处全国第29位、2019年计划投入7.96亿元资金安排1779个科技项目等几个数据后,多名调研组成员脸上出现的难以置信的表情,让记者至今记忆犹新。

曹健林委员用“绝无仅有”一词描述其内心的感受。“在科技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性越来越被全国上下认识、认同,各地倾其所有发展科技的时候,吉林省的R●D投入居然是逐年下降的,真是让人不敢相信,而其29位的排位也基本上是只比西藏略好些。”

“1779个项目只计划投入不到8个亿,平均每个项目连45万元都不到,这个投入量对科技项目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唐长红委员表示。

“全省高新技术企业的数量也显示出创新主体实力的薄弱,广东省现在的高新技术企业已经超过了3万家。要知道,吉林有国内一流水平的光学与物理所、应化所,有一汽、中车长客,还有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这样高质量的高校,论创新能力、创新基础、创新文化,广东是不如吉林的。”高鸿钧委员说。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偏差?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一位负责人的肺腑之言道出了其中的原因:“吉林是‘吃饭’的财政,用卖大苞米的钱来烧钱搞科技,我们也于心不忍。”

的确,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地方财政并不宽裕,但这也更考验地方政府的发展眼光:用有限的财政优先发展什么?

张杰委员讲述了贵州省的选择。

“2003年,FAST(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决定选址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克度镇大窝凼。当时,我的心情是颇为沉重的,因为,FAST周边要有5公里的无线电静默区。没有无线电信号,意味着这5公里半径的地区是不能发展的。”

然而,去年再次到访FAST所在地的张杰却看到了另一番景象:附近的贵州天文小镇借科技之力发展旅游业,距离克度镇汽车站不到两公里的地方,一个新区正在崛起,全县也已经成功脱贫。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贵州一直在‘拼命’投资创新科技,将在黔的国家科研机构、军工单位对当地发展的辐射作用发挥到极致,不仅环境质量得到了提升,经济也在持续向好。”

“吉林的财政收入、科技资源怎么说也要比贵州好得多吧?”张杰停了下,又接着说道。

当前,经济发展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竞争最激烈的领域越来越集中在科技创新上。谁能在科技创新上先人一步、快人一拍、高人一筹,谁就能在激烈的竞争中抢占先机,掌握优势,赢得主动。只有依靠科技支撑引领工业新型化、农业现代化、高新技术产业化,依靠科技创新,加快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才能推动当地经济快速健康发展。

“吉林曾是我国工业战线的一面旗帜,当年的企业精神和光荣传统完全可以成为我们今天加快创新驱动发展的推动力。各级领导和各部门一定要增强抓好创新驱动发展的紧迫感,正视自身与南方等其他区域之间存在的差距。多措并举,增加研发经费投入,充分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实施激励企业技术创新的相关政策,为科技创新提供经费保障。”曹健林说。

创新驱动发展,十年磨一剑,耐得住寂寞的不只是科学家,更要有各级政府和科技、产业部门。即使只有卖大苞米的钱,也要优先投入到科研领域中去。调动各科技主体的创新积极性,找出适合自己的创新驱动发展道路,充分利用老工业基地几十年、几代人积累的企业精神和凝聚力,把传统优势、资源优势、比较优势与科技创新理念结合起来,敢于突破机制体制障碍,扎扎实实地做好创新驱动发展,激活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让老工业基地再现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