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政策的顶层设计要科学

2019-05-15期05版

潘建伟

当前我国的科技创新在诸多领域面临“卡脖子”问题。其实“卡脖子”只是直接表现,其根源是在创新的环境和机制上被卡住了脖子。

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经济飞速发展主要依赖劳动密集型产业,科技含量高的创新性产业不多,且主要以模式创新为主。党中央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就是为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持续时间长、竞争力强的新优势。当前我国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是掌握在手里的核心关键技术有限,在诸多领域面临“卡脖子”问题。“卡脖子”只是直接表现,而更深层次根源是在创新的环境和机制上被卡住了脖子。

一是科技金融体系尚需完善。由于科技金融体系的缺乏,使得我国企业对前沿研究和颠覆性技术,普遍投入热情不足。另外还存在若干科技政策与具体实施不配套问题。

二是对若干关键领域的长远规划和顶层设计不足。建议首先要建立促进创新的科技金融体系。建议从政策层面鼓励企业直接投入前沿基础研究和关键技术研发,利用企业较灵活资助方式,激发创新活力。同时为了保证企业的积极性,制定相关各方在成果转让、股权分配等多种形式下的利益共享和分配机制,利用技术市场和资本市场,加快科技成果转化。

对于科研布局,当代的科技创新一方面应聚焦于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传统科技领域,打破国际垄断和壁垒;另一方面应聚焦事关国家长远发展和大国地位的战略必争领域,掌握未来发展主动权。特别是对于后者,我国与发达国家往往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有更大机会成为开拓者和领跑者,当然也更需要长远、前瞻性的战略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