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中的名著

——讲述拍摄电视剧《红楼梦》背后的故事

王扶林

2019-05-13期12版

不读书当不了导演,浮皮潦草地读书也当不了导演。拍摄电视剧《红楼梦》首先要读书,原著领会得深,拍出来的效果就有可能好一点;如果潦草,那就有可能会歪曲。我们必须尊重中华传统文化。记得拍摄《红楼梦》的任务落到我身上时,我首先就提出,给我一年时间去熟读《红楼梦》。对于《红楼梦》,我也就年轻时草草读过,现在要拍成电视剧肯定得熟读、深研究。即便这样,在讨论剧本过程中,我还是插不上嘴,唯恐说话露怯。可以说,拍摄《红楼梦》,我是如履薄冰地进入到状态当中的。

中国电视剧的发展,跟文学作品是结了缘的。创作一个剧本,基础往往是现成的文学作品,这些文学作品本身已有一定的读者基础与观众基础。观看一部电视剧,可能会哄堂大笑,但看完后给人的记忆不深、影响力不强,为什么?就因为它缺乏文学性。真正能流传下来的好作品,是有文学因素在里面的。比如曹禺先生的《雷雨》《日出》等作品经久不衰,就是因为作者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又很尊重文学。演员也是一样,首先要加强其自身的文学素养。看过很多书的人与根本不读书的人,对同一个角色的体会肯定不一样,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有区别。别以为会唱会笑会说话又长得漂亮就能演戏,这样的演员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一阵风的事。

为什么要拍摄《红楼梦》?上世纪80年代初期,时任中央电视台的一位副台长征求我意见,说要紧跟改革开放潮流,开拍一些电视剧,问我有什么好的想法。我之前看过根据莎士比亚作品改编的电视剧,感觉特别好,觉得也可以改编中国的名著,这些名著有影响、文学性强,观众也熟悉。就这样,开拍《红楼梦》的担子落在了我身上。

拍电视剧,不是一上来就拿着镜头拍,得先请教相关的专家。当时我感觉我对《红楼梦》产生兴趣与爱好还有一段距离,但不是做每件事情前都是有兴趣的,没兴趣可以培养兴趣。于是我坐下来冷静地读,向专家请教着读。我对演员也是这种要求,要求他们跟角色谈恋爱,逐渐培养感情,引导他们如何了解所饰演的角色、如何深入地去表演。

拍《红楼梦》,肯定跟之前积累了一些技术经验有关,这个暂且不提。谈到改编剧本,懂影视又有写作经验的人比较难找。红学家对原著的研究肯定深厚,但他们不熟悉影视;熟悉影视剧本创作技巧的,则对原著研究不深。几经衡量,我想,掌握影视剧本创作技巧比较容易一些,加上我可以跟大家一起互相讨论,但红学家的学问则不是短时间能掌握的。所以《红楼梦》的三位编剧都是红学研究者。而我则负责给他们提供改编影视剧本的技巧,比如在电视剧中,某个故事到哪个地方告一段落、下一集怎么接轨等。在这样的配合中,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红学知识,不断加深对《红楼梦》的认识与理解。也可以看出,我拍《红楼梦》,不是有了剧本之后才参与,而是参与了从决定剧本作者、改编剧本、讨论剧本、拍摄剧本等的全过程。

再谈谈拍摄《红楼梦》时的一些趣事。之前《红楼梦》题材剧中的贾宝玉多是女扮男装的,曾有人问我,有没有想过要找一名女演员来饰演贾宝玉。我说,电视剧中的贾宝玉必须由男性饰演,因为贾宝玉不是女人般的男性。当时吴祖光先生作为剧组的顾问,曾经善意地提醒我,说贾宝玉很难整。等后来看到欧阳奋强试装,吴祖光先生又说,贾宝玉生下来了。与欧阳奋强结缘,是我到成都去选《红楼梦》片头的那块石头时,有四川的朋友跟我说,可以找欧阳奋强来试一下戏。我当时因为没听说过他,也就没在意。有天晚上我们工作结束后正在宾馆休息,一个小伙子敲敲门进来了,剃着平头,上身穿着一件圆领衫,下身大裤衩,脚上趿拉着拖鞋,大概其没洗脸,透着沧桑,这是我见欧阳奋强的第一面,后来知道他是从外景拍摄地直接过来的。我一看形象、个头都还可以,但这么重要的角色我不敢当即做决定,就问他,有没有可能去北京一趟试下装?他说不行,我还得拍戏。我说,你可以坐飞机去,顺便可以在北京参观几天。他那时没坐过飞机,一听可以坐飞机,还能到北京玩一趟,就答应了。我就这样把欧阳奋强“骗”到了北京。选饰演贾宝玉的演员,不可能找一个天生就是贾宝玉的人,只要够一定的标准就可以,比如身高不能太高,具备创造角色的灵性,哪怕没有表演经验。导演就是演员的老师,要启发他、培养他、帮助他去理解剧本,慢慢接近角色。

电视剧《红楼梦》搬上屏幕后,受到了很多观众的认可与欢迎,这从一定程度来说,是成功的,我也松了一口气。但也有遗憾,就是林黛玉进贾府的那出戏,当贾宝玉初见林黛玉,说这个妹妹在哪见过时,我应该来一个“切回”场景———神瑛侍者正在天界用甘露浇灌绛珠仙草。这几年我才想到,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补拍一下。

(作者系著名导演、电视艺术家,中国文联第十届荣誉委员。本文根据王扶林4月21日在国家图书馆艺术中心所作《光影中的名著》主题讲座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