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融资:

委员有所呼市场有所应

本报记者;崔吕萍

2019-04-23期05版

全国政协委员围绕制造业融资话题的调研可谓余音绕梁。过去一周,不仅委员们还在围绕热点话题继续讨论,市场人士对于本报刊发的调研稿件给予了积极反馈。对于委员提出的产融结合、担保成本、贷款期限错配、制造业融资概念界定等问题,业界人士也给予了自己的看法,甚至是答案……

产融结合:不以牺牲股权稳定为代价

“中国制造业面临两个挑战,一是硬核技术匮乏,二是企业规模普遍不大、管理精细化不够。只有解决好这两个问题,未来才有可能和世界制造业领军企业‘掰手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主任原诚寅提出这一观点。

“为了将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中心作用发挥到最大,我们在政产学研后面又加了三个字,叫做用资创。”原诚寅这样说。

什么是用资创?据其介绍,用,指的是从设计者的角度来聆听用户诉求,制造业企业负责人要走出工厂,到用户中间去听听诉求,而不是“闭门造车”;资,就是要放大和利用资本力量,以前很多企业以不借钱为荣,这不是现代产业推崇的发展方式,因为产品更新换代的窗口期很短,在窗口期得不到资金扶持快速扩大规模,就抓不住机会;创,特指创业领军者或创业团队,强调的是创新能力,能够为企业发展提供硬核技术。

谈到产融结合,原诚寅认为,重点是要采取市场化机制和流程,形成合理利益分配机制。“目前,一些发展得比较好的制造业企业,在发展好主业、实现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同时,逐步培养起自己的零部件产业。这种培养可以是自己做,也可以是股权投资,并由此打通创新链、产业链和生态链。而资本方和用户,都应该算是生态链上的一环。”原诚寅同时表示,产融结合要考虑到资本的逐利性,这个钱不能简单靠行政指令要求产业伙伴和金融机构给,地方政府也要找好介入点,形成多方共赢的模式。举个例子,地方政府如果希望在本地建立产业园,独立招商也很难,需要有一个专业招商队伍。对专业招商团队来讲,也获得合理的投资机会。

前期调研中,一个被政企双方都频频提到的合作点是政府引导基金。对此,原诚寅表示,政府引导基金是否介入及投入规模,一个核心点是合理评估标的项目未来的竞争力和产业化机会,但引导基金又不应像其他的商业基金那样去简单逐利。

“我建议,政府引导基金在回报率方面的考虑应该是保本低息,要看到产业发展对当地税收、就业的贡献;同时,政府引导基金对高科技创新团队的增值赋能作用也是不容小觑的,因为这类企业往往不希望股权流失,相比逐利性较强且不具长期性的社会资本,企业会认为政府引导基金用着更安心。”原诚寅说。

担保费率:努力将平均数降至1%以下

“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发文强调政府性融资担保基金,要坚持聚焦支小支农融资担保主业,重点支持单户保证金额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与‘三农’主体,引导合作机构逐步将平均担保费率降至1%以下,切实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发展。”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在出席中国普惠金融(浙江)高峰论坛时这样表示。

潘光伟同时表示,2018年四季度,银行业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7.02%,较一季度下降0.8%。其中18家主要商业银行较一季度下降1.14%,城市商业银行下降0.58%,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下降0.88%。同时,银行业金融机构不断加大续贷政策落实力度,小微企业续贷余额1.2万亿元,较一季度增长20.93%。越来越多正常经营的小微企业实现贷款续期“无缝衔接”,节省了大量“过桥”成本。

潘光伟也建议,未来农合机构要积极探索建立特色化、差异化、符合小法人特点的公司治理架构和机制,切实提升治理主体的履职能力和水平,加强内部风险管理,苦练防风险“铁布衫”。同时,探索“银担”“银政”“银保”合作模式,建立健全普惠金融风险分担机制,推动信贷与担保、保险形成合力,完善地方风险补偿机制,降低金融机构的服务成本和风险,努力营造良性、商业可持续的普惠金融发展模式。

企业不用担心倒贷了浙江的做法是这样的……

为者常成,行者常至。一直以来,浙江省都是我国金融创新服务的“试验田”:温州综合金改、台州小微金改、宁波保险综合改革、义乌的国际贸易金改……而供给端改革见效与否,要由需求端来谈感受。

前期调研中,委员们听到较多问题之一,是贷款到期的倒贷续贷问题。很多企业坦言,一年期贷款到期,倒贷续贷往往需要一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过桥资金趁虚而入、成本不低,以至于企业没有在商业竞争中倒下,却“死”在了倒贷上。

围绕这些问题,本报记者希望能够在浙江找到答案。

今年3月,浙江省召开金融工作座谈会,提出将大力实施“融资畅通工程”,全面提升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效能,打通企业融资的“最后一公里”。

“‘融资畅通工程’中,最重要的环节是解决企业贷款到期续贷转贷的问题,说白了,就是解决期限不匹配的问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浙江临海农村商业银行行长陈波这样说。

“两三年前,我们就开始关注企业续贷效率。随着时间推移,我们越来越感到,这件事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刻。因此我们尝试了‘小微续贷通’业务。举例来说,A企业在我们银行贷款1000万元,到期时我们采取临时为企业增加授信1000万元用来归还前一笔到期贷款,解决了小微企业向社会筹集资金还贷的难题。”陈波这样说。

这种尝试固然有益,但在委员们的前期调研中,一个案例给很多人留下深刻印象———银行贷款到期不收回,以“借新还旧”方式让企业继续使用,用途为“归还借款”,如果其他金融机构或监管机构不理解,将此贷款归为关注类贷款,那么银行很可能是好心办了坏事。

“在实践中,我们对于续贷企业进行‘负面清单’管理,只要企业生产经营没有不正常或企业没有欠息欠贷的不良记录,一律可以作为我们‘小微续贷通’业务对象。”陈波表示,“续贷通”还有个特点是零费用、零周期,转贷利率与常规融资利率一致。

台州的另一个探索是“小微长贷通”。陈波说,这一业务试图解决企业中长期流动资金不足的问题,贷款最长可以给到3年期。

“企业在3年中可以一次授信循环使用,也可以一次授信分期偿还,或者一次授信每年审核。”在陈波看来,无论是续贷还是长贷,都是银行站在打造“银企命运共同体”的高度,让小微企业贷得安心、贷得舒心。

当然,金融创新也要合理控制风险底线,比如贷后检查。台州市金融机构的创新做法是与市政府企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的数据相对接,“要实时监控,而不是等到贷款快到期了再去做。”陈波话外之音是“让数据多跑腿企业少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