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客”,且留下

本报记者;崔吕萍

2019-04-16期07版

路在脚下,家乡在身后。

区域发展水平的差异,城市定位的多样性吸引了众多背井离乡的人。他们需要在这些城市里实现价值,城市也需要他们来建设。

但有时,结婚生子、赡养老人、甚至就是想换个心情,都可以成为北雁南归、东徙西迁的理由。

如何才能留住城市异乡人,让他们享受城市发展带来的好处?

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表示,今年我国将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政策出台,备受关注,来听听委员怎么说。

留住异乡人,一本户口就够了?

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民建广西区委会主委钱学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高质量发展角度讲,最核心的是把劳动力固定在城市中,使其真正成为产业工人,而不是农民工,因为农民工说到底还是农民。

“人固定下来了,企业就可以有计划地对其进行职业培训,否则员工心不定,动不动就要回老家、回农村,企业怎么对他进行职业教育啊?只有固定住人,将其变为产业工人,他才有可能和企业、产业同呼吸、共命运,才能成为城市的主人。”钱学明这样说。

那么,如何才能把来自农村的员工固定在一个城市里?相比一本户口,钱学明认为更应强化配套的基础设施。

“比如让他的孩子能够在寄宿制学校读书;再比如只要他具备了一定的条件,就鼓励他贷款买房,给足他贷款政策,有了住房,户口也就有了。当然你可以说,给个户口,让他租房子住,但大城市的户口给不了,小城市的户口给他还未必要,只有把他这个人留下来了,从农民工转化为产业工人了,他才能安心地为这座城市的未来负责。至于他在农村的土地,应尽快确权,使其能够流转,流转出来的钱让他安心地放进兜里。”钱学明同时表示,只有加大配套设施建设的力度,才能让大量的异乡人在中小城市落户,推动产业发展,实现城市间的均衡发展。

户籍开放,也要打好“组合拳”

在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看来,特定城市户籍政策调整意义重大,而要将好事办妥,还需要打好“组合拳”。

杨成长表示,在城镇化推动进程基础上,也要加速推进人口户籍化。我国城镇化率近60%,市民化率仅有40%。特别是三四线城市市民化率更低,加速常住人口的市民化,户口政策放宽是个重要举措。

“同时,我们要实行有差别的人口导入政策。”杨成长表示,近年来,我国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城市群人口接近饱和,对人口的吸纳能力有所下降。目前的城镇化进程主要靠中部省份和三四线城市拉动,这次对这些地区彻底放开人口的“入口”,对于二线城市则是放宽政策,对特大型城市也强调了人口政策更加透明,这些举措都有助于全国人口有序流入中部省份、三四线城市。

另外,实施户籍开放政策,也要做到一个结合,两个配套。杨成长认为,一个结合关键是要提高三四线城市产业能力,把人口导入和产业发展高度结合起来。“现在的情况是很多农村人离乡不离土,缺乏稳定长期的就业机会,因此一定要在三四线城市大力发展相关产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杨成长表示。

谈到两个配套,杨成长表示,一是人口导入与相关建筑用地相配套,二是人口导入与公共服务相配套。“常住人口变成户籍人口最大的变化就是享受公共服务和相关配套的公共政策,同时要加大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提高对人口的吸引力,这里就包括采用公共服务的平台化、互联网化、共享化的方式来促进特大型城市的公共服务向三四线城市延展延伸。”杨成长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