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年酒”吃成了“畅想会”

文/胡遵远

2019-02-11期05版

春节期间走亲访友、相互拜年,是我们中华民族由来已久的传统习惯。然而,随着时代的变化,这些习惯中也悄然融入了新变化、新气象。这不,今年春节我家的“拜年酒”就被吃成了新年“畅想会”。

由于我在县城工作,所以每年从正月初二开始,乡下的那些侄儿侄女、外甥外女和一些同事们、朋友们还会专程来到我家拜拜年。来时,他们总要拎个大包小包的,有的带上两瓶酒,有的拎点腊肉、香肠,或者糍粑、花生,总要送些土特产来表达一下心意。由于老家离县城较远,因而大家来到我家的时间都比较晚,每年初二这一天都要等到12点钟以后,亲朋好友们才能聚齐开始吃午餐。今年我仍然是按“老规矩”来计算时间的,打算12点左右开始午餐。谁知,今年出乎意料,还不到10点钟,家里就来了一大帮亲戚、朋友。于是,我好奇地一个一个地问他们是怎么来的。回答令人意外、更令人高兴:有的是在外打工发财了,自己买车了;有的是生活富裕了,自己包辆车子直接来的;大多数人则说:“我们现在也可以坐公交车进城了,班次多、秩序好,既快捷,又便宜。”对了!我把这事给忘了。2018年,我们金寨县全面实现了“组组通公路、村村通公交”的预期目标!人们出行特别是乡村群众的出行方便了,“享受到了城里人的待遇!”

说着说着,好几个外甥都要加我的微信。加过之后,他们说:“舅舅,现在吃的东西太多了,我们也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忌什么,我们发个红包给您,您自己去买点吃的,爱吃什么买什么,别不舍得花钱哈!”于是,手机里马上收到几个红包,同时,还收到两笔现金转账,附言都是“给您拜年!略表心意!”

午餐的时间提前了近一个小时,11点半正式喝起“拜年酒”。开始时,大家都还有些客套、谦让,渐渐地,酒过三巡,大家就不拘谨了,话也多了起来。从出外打工说到乡村振兴,从民生工程聊到产业发展,特别是讲到县里的扶贫工作时,大家更是兴趣倍增。

有的说:“共产党真好,油盐酱醋全包了!”有的说:“现在的干部真贴心,包帮结对胜亲人!”有的说:“县里实施的扶贫政策真是太好了,长短结合、多措并举,既有扶志气的、也有扶智力的,既有扶贫项目、也有扶贫资金,县里那些与贫困户结对帮扶的干部们都很负责、也很感人,叫你觉得不如期脱贫摘帽,就连他们都对不住!”

说着说着,我的一位老同事诗兴大发,马上站起来,一手扶着饭桌、一手朝着满桌子的客人摇了摇,说:“各位,静一静,我来即兴献上一首打油诗,呵呵,叫顺口溜也行,以此表达一下我们老区人、乡里人的喜悦心情哈!”他念到:

共产党、像太阳,照得金寨亮堂堂。

吃的由缺变为余,住的都是小楼房。

出门办事有公交,住院花钱能报销。

养老吃下“定心丸”,生产发展有保障。

共产党、像太阳,照得金寨暖洋洋。

县委政府决策好,农村一天一个样。

帮扶干部胜亲人,生产生活样样帮。

全县上下一条心,脱贫摘帽奔小康。

“太好了!”听完这段顺口溜,大家一片欢呼声、鼓掌声,我确实也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于是,我连忙站起身、举起酒杯,大声说:“各位,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干杯!为金寨的明天更美好干杯!”

(作者系安徽省六安市政协委员、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