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会诊“甘肃模式”让我骄傲

郭天康

2018-12-05期05版

要说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得到逐步解决。

甘肃是一个欠发达省份,经济总量、农民收入、城镇居民收入等各项指标都处于落后水平,国家级贫困县有43个,占到全国的7.3%。就当前来说,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甘肃省脱贫攻坚的任务仍十分繁重。

一个医务工作者的为民情怀

我是土生土长的甘肃人,从出生、上学到工作,都没有离开过甘肃。一直以来,我有一个情结,就是能让家乡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在家门口看病、看得起病。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到甘肃的武山县桦林公社插队。武山县也是甘肃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当时老百姓生活非常艰苦。三年插队生活,除了老百姓穷,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老百姓看病难:一是没钱看不起病;另一是交通不便,不要说到县里、到地区(现在的市里)看病,就是到公社(现在的乡镇)看病也不方便。因此,百姓有病就扛着,结果小病、慢性病拖成大病,最后拖到不能救治了。正是这个原因,恢复高考后我报考了医学院,毕业分配到了甘肃省人民医院。我当时想,自己当了医生就要努力当个好医生,要为老百姓多看病、看好病。

从80年代初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从“三西”建设到“八七”扶贫攻坚、到两轮西部大开发、再到精准扶贫,国家对贫困地区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大,甘肃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老百姓生活不断改善,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也有所缓解,但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而我的这个情结一直没有变,一直思索着如何尽自己所能在更大程度上解决老百姓的就医问题。

2004年,我开始担任甘肃省人民医院院长。当时,医院班子经过反复讨论,提出了“始终坚持人民医院为人民的服务宗旨、始终坚持公益性第一的服务职能、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

怎么践行好这个理念,把这个理念落到实处,切实让老百姓特别是贫困地区的老百姓看得起病、方便看病,我们当时面临着诸多困难:甘肃地理狭长,越是贫穷的地方,越是交通不便,而且全省主要医疗技术力量和高端检查设备集中在省会兰州和各市州中心医院,广大县级及以下医疗机构在人才、设备等方面十分贫乏,医疗资源配置的不合理性,特别是医疗服务能力的城乡差距尤为突出。

省人民医院作为省内的龙头医院,如何尽自己最大努力在解决贫困地区老百姓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在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上发挥引领作用?经过多次研究讨论,利用互联网进行远程诊疗成为我们的共识。

构建国内最完善的远程会诊医疗模式

有了目标,挽起袖子马上干。

在省委、省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2007年,甘肃省远程医疗会诊中心在甘肃省人民医院建立起来了。这个中心当时在西北乃至全国影响非常大。为什么呢?因为该中心创下了三个国内“第一”:第一个实现将远程会诊服务网络覆盖全省所有县级医院以及具有网络条件乡镇卫生院,其中所覆盖的乡镇卫生院约占全省乡镇卫生院总数的80%,这也是国内最大的远程医疗会诊中心;国内唯一一个免费为基层医院建立远程医疗会诊系统的省份;创下国内远程医疗会诊服务最低收费标准,费用为每人次55元,不足国内同类远程会诊收费的1/10。同时,这一远程医疗会诊服务模式被称为“甘肃模式”,曾被原卫生部重点推介,在国内多个省份复制推广。

我们的全省远程医疗会诊中心现在发展如何,对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和健康扶贫有多大贡献?从两组数据中可见一斑:一是10年来,甘肃省全省网络医院总数目前达到1495家,其中乡镇卫生院就有1132家;特别是村卫生室有285家,是全国首家实现省级医院与村卫生室“直通”的远程会诊网络。第二组数据,中心会诊平台目前汇集了省内外知名专家合计352位,10年来,完成各种会诊近10万例。我可以自豪地说,甘肃远程会诊网络是目前国内最完善的远程会诊构架,它实现了“国内著名医疗机构、省、市(县)、乡、村”五级远程医疗网络构架,极大方便了老百姓看病。

我们的远程医疗会诊网络让老百姓看病有多方便?我描述一个镜头:早上8点,省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张启科坐在甘肃省远程医疗会诊中心的会诊室内,打开电脑,点击鼠标,看到了武威市天祝县传来的一张患者化验单,通过电脑网络视频,和天祝县藏医院大夫及患者家属一起分析这位溶血性黄疸患者的病情及治疗措施。这样的会诊一天大概有40多例。同样的道理,凡是联网的村卫生室,老百姓不出村就把许多疑难病看好了,省时省钱又省力。

百姓实实在在感受到远程诊疗的益处

尝到了远程诊疗的甜头,老百姓也从心底认同它带来的便利和好处。

再讲一个例子:2016年2月,家住敦煌市七里镇的一名患者,因心慌、多汗、间歇性四肢无力到青海油田职工总医院就诊,被诊断为“甲亢合并周期性麻痹”。经一段时间治疗,效果并不理想,当地医生建议患者去省级综合医院进一步检查治疗。但当了解到这个患者家里很困难,也没有人陪他到省上去看病的情况后,当地医生说可以通过甘肃省人民医院远程会诊平台的专家进行远程指导。

说实话,当时这个患者对远程诊疗将信将疑,实际上是抱着一种试一试的态度。随后,主管医师向甘肃远程医疗会诊中心申请了远程会诊。会诊提交当天,甘肃省人民医院内分泌糖尿病科的专家就来到会诊中心,在详细了解了患者病史及病历资料后,与患者、主管医生进行沟通探讨后给出了治疗方案,患者的病情很快得到了控制。患者对远程会诊这种模式的疑虑也彻底打消。

此后,患者每隔一段时间就通过远程会诊平台与省院专家进行交流,反馈近期身体情况、用药效果。通过面对面的远程指导,患者的病情近几年一直控制得非常好。这位患者后来说:“以前到省城看病可是一件大事,得准备好多天,下很大决心,既要筹好钱、把家里安排好了,还要有人陪同,坐一天车到省城,第二天到大医院挂号、找专家、排队候诊,都是烦心事。现在好了,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省城专家‘把脉’,花费少、看病方便,这在以前简直想都不敢想,真心感谢甘肃省人民医院的专家,感谢这个远程网络会诊。”

回过头来想,对我个人而言,担任院长10多年,我和我的同事们最欣慰的事情之一就是建成全省远程医疗会诊中心。没有改革开放的好环境、国家支持贫困地区的好政策,肯定也干不成这个事。实事求是地讲,我是发自肺腑地为改革开放点赞。现在有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有国家扶贫的“两不愁”“三保障”政策,再加上我们覆盖全省的远程医疗会诊网络,我相信,贫困地区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的提升问题,一定会逐步得到彻底解决,老百姓从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中会获得更多实惠,像甘肃这样欠发达省份的广大老百姓一定会过上更加健康幸福的生活。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政协副主席、农工党甘肃省委会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