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司法责任制还需落实多项改革

文/本报记者 王泳

2018-11-09期08版

10月22日,在调研组行前会上,中央政法委向调研组提供的报告称,此轮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以来,法院、检察院领导干部办案数量虽明显增多,但一些地方入额领导干部办简单案、挂名案的现象依然存在。

改革需要有大局观。在这方面,江苏、福建等地分案时先由干警挑、难案自动留给领导干部的做法,可圈可点。调研组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了解到,江苏省制定了《江苏法院员额法官动态管理暂行办法》,实现了法官岗位设置、岗位职责、员额配比和员额进退制度化。法院系统根据审判职能分工,确定不同层级法院员额法官岗位设置的要求,分别设定了不同的岗位职责和工作量考核要求。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根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各级法院院庭长办案工作的指导意见》等要求,出台《院领导办案的规定》和《关于调整员额法官办案比例的规定》,规定院长办案量应达到本院法官平均办案量的5%,庭长每年办案量应达到本部门法官平均办案量的50%~70%。

福建省委政法委向调研组提供的报告显示,全省现有员额法官、检察官6477名中,有10年以上办案经验的法官、检察官分别占76%和85%,85%以上的人员力量向办案一线集中,业务骨干回归办案本位、向一线流动趋势明显。

领导带头抓改革,扑下身子去办案,“既挂帅,又出征”,在江苏、福建两地法院、检察院系统落实责任中已经成为标杆。两地从质、量两方面为领导干部加任务、上发条的制度探索,从机制上督促骨干回归到生产力一线的做法也获得调研组一致赞同。正如调研组成员陈义兴所言:“大案、难案留给院长、庭长专业能手主办,小案、简案交由年轻法官主挑。”

推进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的目的,就是让能办案的人投入一线真正办案,提高法官、检察官队伍的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水平。

当然,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还需要祛除不当干预,突出法官、检察官办案的主体地位。突出法官、检察官办案主体地位,需继续在分类分级制定权力清单、责任清单,细化司法人员和办案组织的职权和责任上下功夫,并完善审判、监察委员会议事规则,优化司法办案程序,确保“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原则。

调研组也在调研中看到,江苏、福建两地普遍建立“谁审理、谁裁判、谁负责”的办案机制,严格遵循司法规律,还权于法定审判组织,实现人员配置优化、效能全面提升,院庭长普遍回归审判一线,办案数量明显提升。

江苏省委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在全省开展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的框架意见》等文件,省委政法委承担了统筹协调和督促检查等职能,着力培养打造了一批专业、高效的法官、检察官队伍。基层检察院检察官独立决定批准逮捕、提起诉讼的案件占案件总量90%以上。

不过,突出法官、检察官主体地位,并不等于放弃或者弱化了司法监督机制。在放权于审判主体的同时,法院、检察院还需要把监督和管理同步跟进,使司法责任制切实落地、落实、落细,确保“放权不放任、有权不任性”。

在建立健全司法人员履职保护机制,确保法官、检察官非因法定事由、非经法定程序,不受法律追究的同时,还应建立健全冤假错案的责任追究机制,要求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确保作出的每一项决定都经得起历史检验。从落实惩戒和追责人数的数据统计上看,司法监督和纠错机制尚有很大空间可挖掘。

当前,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已从法院、检察院扩展到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在这场触及灵魂的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进程中,难啃的骨头已经啃下,接下来就是进一步完善配套制度,着力补齐影响改革整体效果的制度短板,激发改革内生动力。

深入推进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法官、检察官及辅助人员单独职务序列改革,加快推进审判团队建设,仍是一个补短板、强弱项、推动改革提质增效的过程。我们也相信,随着审判监督管理机制逐步健全,司法职业保障制度进一步完善,审判质量、效率和司法公信力持续提升,公平正义的阳光将照遍中国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