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黎贡山深处的“猪银行”

——小记云南省怒江州江海同创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扶贫路

文/本报记者 吴志红

2018-11-09期07版

高黎贡山猪是云南珍稀地方猪种之一,2010年被列入《国家级畜禽品种资源保护名录》,主要分布在海拔1800~2300米的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沿线的山区、半山区。随着脱贫攻坚的不断推进,这一独特的猪种已经演变成为帮助怒江困难群众的“猪银行”。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江海同创农业投资有限公司承载的高黎贡山猪产业化任务,虽然才刚刚起步,其带贫能力却已崭露头角。

10月,一个山雨欲来的日子,我们拜访了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江海同创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养殖基地。

车辆在怒江州的田间小路上行驶,灰白色的小路蜿蜒而去,车窗外,一幅青绿山水长卷刷刷地扑面而来。远处的群山云雾缭绕,深绿浅绿。近处是大片的绿色夹杂着深黄、浅褐的小地块。深黄色的是未收割的稻田,浅褐黄色的是收割后的稻田,露着整齐的稻茬子,不时看到枯萎的褐黄色一片,那是正等待收割的玉米地。有时,路上会碰到大牛带着小牛,没有人牵引,自在地在小路上走,对过往车辆的喇叭声完全没有反应。

怒江州江海同创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养殖基地就建在怒江州泸水市老窝镇崇仁村,一个高山峡谷深处的小村庄里。

2011年,崇仁村人王兆武从昆明返乡创业,在那里一待就是7年,他把高黎贡山猪产业化的命运、自己的命运以及困难群众的命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开辟出了脱贫致富一片新天地。

■■瞄准城市消费供给侧的

返乡创业之旅

“去年大年三十,我们取出100万元现金发放给老乡。这些钱是老乡流转土地的租金、土地入股分红。乡亲们都非常高兴!”怒江州江海同创农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兆武说。

这是王兆武返乡创业中一个令人激动的场景。7年前,在昆明工作的王兆武满怀豪情壮志回到老家,内心的愿望有两个:一是自己创业成功,另一个是带着乡亲们挣钱。王兆武的名片上有两个头衔分别对应他当年的梦想:公司总经理与泸水壹家村生态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前者连接市场,后者连接老乡。

王兆武非常熟悉家乡出产的高黎贡山猪。在昆明工作时他常带朋友去品尝家乡的这一美味。

“高黎贡山猪具有耐粗饲、抗病性强、生长速度慢,富含丰富的动物蛋白、多不饱和脂肪酸和必需脂肪酸,特别是亚油酸含量,是普通猪肉的3倍。”谈起高黎贡山猪,王兆武就滔滔不绝。“这多适合山区农户喂养,多符合城市消费需求啊!”

当地重视高黎贡山猪的产业开发,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生物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高黎贡山猪是排名靠前的“名角”。

2011年,王兆武看准这一商机,从昆明返乡创业,回到家乡泸水市老窝镇崇仁村。王兆武先期流转50亩地,动员了10户农户成立了泸水壹家村生态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创立“壹家村”原生态高黎贡山猪品牌。

3年后,合作社发生重大转机。2014年,壹家村合作社引进了社会投资,共同出资1000万元,组建云南建丰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并在昆明举行的第二届南博会上,公司与泸水市人民政府签订合作协议,以建设万头猪场为目标,开始了原生态高黎贡山猪产业化之路。

■■“江海同创”

见证东西协作扶贫

今天,壹家村的万头猪场项目,全称是“江海同创·壹家村”10万头原生态高黎贡山猪合作养殖产业脱贫示范项目。“江海同创”由来,见证了另一段扶贫传奇。

在政府规划中,到2020年,高黎贡山猪存栏20万头。扶植壹家村合作社,是政府布局的关键环节。怒江州至今仍是深度贫困地区中的“三区三州”,主要致贫因素是高山峡谷的生态致贫。高黎贡山猪具有生态养殖成本低,人工投入少,商业价值高的特点,成为怒江州脱贫攻坚的好抓手,依托这个抓手,甚至有可能在未来打造出怒江山地畜牧业的特色品牌。因此,在市场的前端建设上,政府把品种提纯和改良、提高产能并带动农户增收的重任放在了壹家村合作社的肩上。

为了扶植合作社,怒江州政府将珠海方面的国企力量引入崇仁村。珠海市是怒江州的东西扶贫协作结对帮扶城市,2017年,珠海市属国企珠海市农控集团、泸水市国企泸水市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建丰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250万元,组建怒江江海同创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全面启动“江海同创·壹家村”项目,“江海同创”由此而来。

在政府、企业、农户的共同努力下,“江海同创·壹家村”项目创造了“11511”合作养殖产业互助脱贫新模式。即:共用1个养殖单元,依托1名能人驱动,带动5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共同饲养100头高黎贡山猪,确保每年户均增收10000元以上。

在公司统一建设的养殖小区里,1个养殖单元包括可以养殖100头高黎贡山猪的圈舍和3至5亩的放养区。在养殖过程中,由致富带头人带领建档立卡贫困户组成合作养殖小组,共同饲养高黎贡山猪,建档立卡户负责在自家地里种植青饲料,保障猪饲料供给,公司则订单式现金收购青饲料,同时为合作养殖小组提供保姆式养殖技术服务和成品保价回购等。

兰坪县兔峨乡江末村褚杨华是曾经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因为上有老下有小,自己也没什么技术,无法外出打工的褚杨华为自家“摘帽子”的事很烦恼。2016年,褚杨华尝试养猪,结果因为技术不过关,褚杨华饲养了3头母猪,只存活下5头仔猪,卖猪后血本无归。

2017年5月,不甘心失败的褚杨华经人介绍到壹家村高黎贡山猪养殖基地参观学习,培训一结束,褚杨华就申请加入壹家村合作社,并申请了10头50斤的育肥仔猪作为合作养殖。一年之后,褚杨华卖猪时乐开了花,10头合格的商品猪价格高达31000多元,扣除仔猪、专用生态饲料、保险等款项后,褚杨华一家净赚10800元。

现在的褚杨华,已经有了“小目标”。妻子王月平在家与老人一起继续搞合作养殖,褚杨华则留在壹家村高黎贡山猪种源扩繁基地。今年10月初,褚杨华当上了小组长,月薪达到了4000多元。褚杨华从过去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变成了养猪能人,他还打算向公司申请一个合作养殖单元,然后将全家人接过来,带上3个贫困农户,按11511模式来合作。

褚杨华这样说:“党的恩情是太阳,政府关心是雨露,公司是靠山。”

据王兆武介绍,2017年,公司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369户1073人参与合作养殖,当年有289户698人成功脱贫。

王兆武为记者解析了农户养殖高黎贡山猪的增收途径:第一,现金收购农户地里出产的青饲料,变田间杂草为人民币,增加生产性收益;第二,农户与公司按“11511”合作养殖增加产业性收益;第三,参与建设园区的农户可获得每天100~120元劳务性收益;第四,通过土地、贷款和政策补贴资金入股分红等方面获得资产性和政策性收益。每个合作养殖小组,每年养殖100头高黎贡山猪,按以上各项收益,每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年均可增收1~3万元,致富带头人年均能增收3~5万元。

截至2018年9月,壹家村高黎贡山猪种源扩繁基地占地约350亩,存栏能繁母猪1800多头;合作社成员通过分散育肥、原生态养殖的高黎贡山猪达到13000头;当前公司规划和在建的养殖小区(社员合作养殖育肥基地)有5个,总占地超过1100亩,规划建设200多个养殖单元,能集中养殖高黎贡山猪2万多头。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探索共赢的利益共同体

以年出栏10万头为发展目标。这是王兆武创业当年没有想过的。混合所有制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组建,为王兆武的创业增添了新动力,同时也为推进高黎贡山猪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一条探索路径。

王兆武说,政府按市场机制参与股份制合作,对企业的督促会使企业更有动力。事实上,多年来王兆武没有拿过政府补贴,他说,“补贴会让企业产生惰性,企业发展还是要靠自己的内生动力。”

当前怒江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视高黎贡山猪产业培育。泸水市委、市政府将打造“高黎贡山猪—老窝火腿”产业确定为泸水特色农业的重点。王兆武对此信心十足。

“在未来,我们要全力加快养殖小区建设,大力推进合作养殖进程;扩大养殖规模,加快产业发展,优化增收机制,促进农民增收。”王兆武说。

王兆武向记者强调了一下“11511”模式。他说,这个合作养殖模式还有许多可以优化的空间,农民增收潜力还有待进一步挖掘。资产性分红只是其中较小的部分,而政策性扶持资金入股分红,在资产性分红中实际占比也很小。“要切实带动农民增收,让更多农民参与合作养殖才是产业脱贫的真谛。”

产品的终端是市场变现。对此,王兆武早有谋划,“保产能与增销售,一个都不能少。”王兆武表示,未来3年,公司精准定位珠海、上海、北京、重庆等大城市的高品质消费市场,通过“共享、定制、特供、体验”的共享模式,将怒江的高黎贡山猪资源转化成产业、产能和价值,打造怒江的新名片,创造农民的新财富,造就企业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