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凝式《韭花帖》与倪瓒《苔痕树影图》展出

“镇馆之宝”讲述无锡博物院十年故事

杨芯

2018-10-11期12版

五代杨凝式的《韭花帖》、元代倪瓒的《苔痕树影图》、元代赵孟頫的《临兰亭序》、明太祖朱元璋的御笔《手谕卷》、明代董其昌的行书《题武夷山图诗并临米帖合装卷》与《岩居图卷》等书画展品,以及首次全卷展出的祝允明草书《唐宋词卷》日前亮相江苏无锡博物院。

作为无锡博物院开院十周年庆典展览的一部分,除书画作品以外,春秋吴王僚剑、唐青玉人鹿图佩饰、元“邓万四郎”款连生贵子纹高足金杯、元春水玉带扣、明“石叟”款铜观音像、清“杨芝山”款西园雅集核雕、清光绪周阿生塑陈杏芳彩蟠桃会泥塑等文物也分为兵戈相见、应物象形、金奢银华、落纸云烟、石渠之宝、吴地风雅、梁溪画史等13个单元分别展出。

展出的五代杨凝式《韭花帖》现有三个版本:一为清内府藏本,今藏无锡博物院,曾刻入《三希堂法帖》;一本为裴伯谦藏本,见于《支那墨迹大成》,今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一本为罗振玉藏本,今不知所在。

杨凝式,字景度,号虚白,陕西华阴人。唐末为秘书郎,五代时官至太子少师,世称“杨少师”。一度在洛阳过着一种佯狂的生活,时人称其为“杨风(疯)子”。他的书法在唐时受欧阳询、颜真卿、怀素、柳公权等影响较大,后上溯魏晋,于二王处得其风神,开创有宋一代尚意书风。

这几个版本《韭花帖》的真伪之争一直存在。具体来讲,无锡博物院所藏清内府本《韭花帖》高26厘米,宽28厘米,共7行,65字。此帖内容讲述了书法家杨凝式在昼寝乍起,腹中甚饥之时,得以珍馐充腹之后,为答谢友人馈赠美味韭花而信笔写下的几行字。通篇文字洋溢着作者轻松愉悦而又高昂的热情,萧散闲适的心境溢于言表。

《韭花帖》字体介于行书和楷书之间,布白舒朗,清秀洒脱。宋人对杨凝式的书法可谓推崇。苏东坡在《东坡志林》中称:“杨公凝式笔迹雄强往往与颜行相上下”。黄庭坚推崇他说:“杨少师书,无一字不造微入妙,当与吴生(吴道子)画为洛中二绝。”连挑剔的米芾也赞其“天真纵逸”“如横风斜雨”等等。

明朝的董其昌对他更是异常重视,其书风也明显受到杨凝式作品的感染,他在《画禅室随笔》中数番提到杨凝式。在此次展览中,在杨凝式《韭花帖》的旁边就有一卷董其昌所临习的绫本《韭花帖》,临习之后又写了一段临习心得。

除杨凝式《韭花帖》之外,无锡博物馆所展出的《苔痕树影图》是“元四家”之一倪瓒的作品,为其去世前二年所画,也是一幅散于民间,又回归博物馆收藏的精品。

此图发现于20世纪70年代,扬州文物商店以几元钱购得置于仓库之内,由于“文革”的原因也没有对这些被称之为“四旧”的古字画进行研究。

1987年,此图被全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确认为真迹,消息传到了无锡博物馆,馆方考虑到倪瓒是无锡人,而作为倪瓒故乡的无锡博物馆却没有倪瓒的片纸只字,于是决定去洽商这件珍品。经多方协商,最终以10万元之价从扬州文物商店购回,收藏在无锡博物馆。

此画左上有倪瓒自题六言诗一首:“石润苔痕雨过,竹阴树影云深。闻道安素斋中,能容狂客孤吟。”末识“十一月五日余遇牧轩于吴门客邸,求赠安素斋高士并赋、壬子倪瓒”。

壬子年为明洪武五年,即公元1372年,倪瓒时年72岁。1374年冬,74岁的倪瓒在江阴染病,在好友名医夏颧家去世,先葬江阴,后移葬于无锡芙蓉山麓的祖坟。因此,此图应为倪瓒晚年之作。

另外,画之右上另有二题,其一为损应七绝诗一首:“曾记林间扣绿阴,故人留我共高吟,到来几欲寻陈迹,□叶苍苔□雨深。”其二为云泉子题五绝诗一首:“挺挺□悚林,英英君子节,抱此负坚心,岁寒傲霜雪。”

从以上两题来看,除以画来赞美倪瓒的人格外,也表达了对倪瓒生平的回忆,因此这二段题诗应该是倪瓒去世后所为。

除书画精品之外,春秋时期的吴王僚剑也备受瞩目,因其剑身有两行12字铭文,且为吴王僚即位后仅存于世的自铭剑,故而它的发现对于研究吴国青铜器以及吴越历史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此外,无锡惠山泥塑的代表之作——清代无锡民间艺人周阿生的“大阿福”以及“蟠桃会泥塑”也一并亮相。

据了解,“蟠桃会泥塑”是无锡县令为慈禧太后五十寿诞所作的备用贡品。由于担心泥塑运送过程中因颠簸而损坏,当时共做两件。后来,一件被送入了皇宫,一件则留在了无锡。宫中那件现在已不知踪迹,而这件则完好地保存在了无锡博物院。

这件“蟠桃会泥塑”是由周阿生塑像、陈杏芳上彩而成。24位人物分四层站立,人物衣服装扮皆用矿物色上彩,形神各异、惟妙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