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丢子”的维权路

本报记者 王泳

2018-09-14期12版

“疯丢子”是网络作家祝敏绮的笔名。虽然是一名“九零后”,但她入行至今已有十二年,恰逢网络文学兴盛的二十年,算下来也是见证了网络文学一半的历史。

参加全国政协社法委和浙江省政协座谈会时,祝敏绮还有些懵懂。在她的意识里,网络文学发展至今的大风大浪基本都是网络名作家顶着,而她经历的则更多是一些普通作者经历的细风细雨。但从一个当事人和陪跑者的角度看网络文学现在的知识产权维护之路,她也颇有感触。

“网络文学有两个老大难,其一是盗版,其二是抄袭。”祝敏绮说,盗版是在网络文学兴起初期最猖狂的现象,它表现为:作者上架后发布的作品在下一秒就被盗版网站转走,免费供给读者看;也有网络小说完结后被人制作成TXT文本格式广泛流传。

祝敏绮告诉调研组,这对作者造成的打击是显而易见的,经济损失不说,在精神上也有伤害。她曾经一度因为文章上架而挨骂,上架后有读者义愤填膺地质问她为什么上架,骂她贪财,没有情怀,没有文人风骨,骂完后转身就上盗版网站下载她的小说连载。

有一次,祝敏绮电脑被盗,她心疼之前存在电脑里的作品原稿,惆怅之下连发感叹,询问粉丝群有没有人读过她作品的完整版,结果是群鱼撒欢似地冒出一大堆粉丝,纷纷将他们收藏的全文电子版发给她。

“真是哭笑不得。”祝敏绮说,盗版首先倒在观念上,很多年轻网民的版权意识实在太单薄。大家已经习惯了免费,反而会对版权收费纷纷谴责、质问。

不过,祝敏绮也承认,在网络作家前赴后继的努力下,大家联合起来打击盗版,逐渐让读者有了尊重版权的意识。

但是在打击盗版网站、维护版权上,像祝敏绮这样的网络作家有时候会有一点举报无门的感觉。“很多网络作家曾经一度碰到盗版网站,都不知道去哪儿举报。有时候还要感谢那个盗版网站接了色情广告,借举报‘黄、赌’名义顺便捎带着维权。”

网络文学还有一个弊病就是抄袭。

曾经有读者跟祝敏绮反映有人抄袭她的作品,把她四十万字的小说扩写了一倍反而很受欢迎,因为扩写的部分大部分都是不和谐内容。

“到现在,抄袭还有一个困扰我们维权困难户的难题,那就是网络文学抄袭如何来界定?”祝敏绮的提问让大家陷入沉思。

当遇到抄袭,原创作者首先就要取证,比如先确定原创小说和抄袭小说的时间差。而祝敏绮去年一次诡异的经历,让她不知所措:某非法网站为了维护自己站内那本明显有抄袭痕迹的小说,在后台把抄袭小说的最初发表时间更改为比原创还早。于是,祝敏绮的原创反而有了抄袭嫌疑。

这件事情让人啼笑皆非的是,最终是盗版网站成了关键证据。“因为盗版网站是自动在第一时间转载小说,那本抄袭小说也被盗版网站“及时”盗版了,抄袭者更改了发表时间,但盗版网站没有改。”

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也能明辨是非,但是祝敏绮担心的是,盗版网站的发表时间到底能不能作为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她不得而知。

维权路上取证难,是60多万像祝敏绮那样网络作家的难题。

抄袭者日益猖狂,原创作者却大多选择忍气吞声的原因是,著作权案件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但是却很难获得相应的回报。最关键的一点是,抄袭的界定让维权很难获得胜利。

当然,网络上也有关于诉讼抄袭的官司胜利的案例,但多数涉及名人,比如于正对琼瑶的抄袭案。但在祝敏绮看来,虽然法院已有判决,抄袭者纵使败诉也拒不道歉的做法让她感到失望。

祝敏绮说,她很羡慕“隔壁”娱乐圈。既然国家有强有力的机构能封杀失德艺人、治理娱乐圈,那么作为传递真善美、弘扬正能量的前线战斗力的文学圈,是否也可以有这样强有力的机构来封杀失德文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