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个体餐饮第一家悦宾饭馆:

百姓餐桌上的改革开放“味道”

本报记者;纪娟丽

2018-09-14期10版

上午11点不到,位于北京东城区翠花胡同的悦宾饭馆门口开始排起了队。饭馆11点开门,老食客都知道,如果不早点到,就要排长龙了。

这家胡同深处的饭馆有何独到之处?抬头一看,门口悬挂着“中国个体第一家”这样一块“金字招牌”。

饭馆让胡同恢复元气

悦宾饭馆于1980年开业,彼时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烧得一手好菜的刘桂仙听广播说外地开了家个体户姐妹店,她便有了开家饭馆的念头,并找到东城区工商局。

刘桂仙想开饭馆的想法让东城区工商局的同志非常为难,当时北京几乎所有的餐馆都是国营或集体所有,对于新生的非公有制经济,尚没有明确政策,谁也不敢答应。可刘桂仙一心想着通过开餐馆解决5个孩子的就业问题,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于是,她就天天去工商局“磨”,历经曲折,一个月后,终于得到批准。

悦宾饭馆就这样开张了。让刘桂仙没有想到的是,由平房改造而成的饭馆成为了北京乃至中国的第一家个体餐馆,它和凤阳小岗村一样,成为中国改革史的标志之一,登上了中外媒体。“在共产党中国的心脏,美味的食品和私人工商业正在狭窄的小胡同里恢复元气。”当时,一家外媒如是评论。

38年过去,如今,悦宾饭馆仍然是这胡同深处的元气。

11点刚过,服务员就站在门口温馨提示:“已经满客了,请大家往前走左转到悦仙饭馆,都是一家的,一个味儿。”

原来,由于悦宾饭馆的名声越来越响,很多人慕名而来。1981年春节,国务院副总理陈慕华、姚依林到悦宾拜年,鼓励他们“把买卖做大”。不久之后,悦宾饭馆开始雇工。一年之后,在翠花胡同另一头,分店悦仙饭馆开张。

“还是挂着大红灯笼,就是这儿了。”30多年前,陈爷爷从《北京晚报》的头版看到悦宾饭馆的报道,特地骑着自行车“来看了看”。这天是老伴生日,得知悦宾饭馆还保留着一道名为“锅塌豆腐盒”的菜品,一家人决定到悦宾饭馆过生日,“这些传统菜很难找到了,到有历史的悦宾饭馆过个生日比较有意义。”

让陈爷爷没想到的是,刚11点多,悦宾饭店就满客了,他们在店员的指导下来到悦仙。“本来想着现在各种各样的餐厅那么多,这种躲在胡同的老餐厅人会比较少,没想到几十年了人还是那么多。”陈爷爷感慨道。

饭桌上别样味道

数十年如一日,悦宾饭店一直保持着不错的生意。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不少食客是慕名而来,想要一尝改革开放以来第一家个体餐厅的“味道”。

“现在与改革开放初期不同,吃饱早已经不是问题,人们琢磨着怎么能吃出情调和味道。”约了一帮朋友特地来悦宾的赵翼对记者说:“不久前,从电视上看与改革开放40年相关的人和事的报道时得知悦宾,一直计划来这里,寻找一下当年改革开放的历史。”

与赵翼这样慕名而来的食客不在少数,但在悦宾的顾客中,有一波“铁粉”。上午12点多,李样和朋友还在悦宾门口排队。“都是家常味道,习惯了,就跟在家里吃饭一样。”李样说,每个月总要来几次,“不来会想那个味道”。

下午两点多,饭馆的人慢慢少了,只有一张大桌上还有顾客在聊天。这时,刘桂仙的孙子郭诚才放下手中的炊具,从厨房走出来。

“从我记事起,家里的每一分子都要参与饭馆的具体工作,尤其是奶奶,直到去世前,她每天都要亲自来饭馆,就是为了保证饭菜的品质。”郭诚相信,30多年来,悦宾保持着持续的人气,靠的不是“中国个体第一家”的招牌,而是始终如一的口感。

郭诚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他常到饭馆玩。“那时候我们去饭馆不说去饭馆,而说去奶奶家,因为奶奶几乎泡在饭馆。”在她看来,奶奶留给后代最宝贝的遗产,就是饭馆的口碑。“这是悦宾的生命,很多顾客都成了我们家的好朋友,我的名字还是一位顾客给取的,‘郭诚’,意即诚信经营。”

说起奶奶,郭诚心中有个遗憾。“奶奶一直希望我接替她掌勺,但我当时不想学。”郭诚大学毕业时,北京餐饮业发展十分迅速,他先后到大饭店、连锁快餐厅上班。直到两年多以前,他才回到悦宾。“等我想学的时候,奶奶已经不在了。”

从38年前的个体第一家,到现在数以万计的餐厅中悦宾仍占有一席之地,郭诚坚信,口味才是检验一个餐厅的最重要标准。近年来,随着外卖业务火爆,有人劝说悦宾开始做外卖,但郭诚不以为然,他觉得,“因为配送材料及时间,目前还不能充分保证菜品的良好口感,所以我们不主动做外卖业务。”郭诚认为,坚持好口感,坚持给顾客提供熟悉的味道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