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假,我带女儿这样成长

文/贺潇

2018-07-11期11版

我出了题目“卖菜阿姨生活调查”,激励酷爱读书的小宅女走向人群破冰攀谈了解民生。女儿被迫出门,不一会儿拎了一袋鸡蛋回来,因为发怵,任务没完成。之后,我继续“施压”,并陪伴前去。女儿犹豫之后设计了问题拿着笔记本出门了。一番交流后,女儿感触深刻,“原来和陌生人交流没那么可怕,需要有人先破冰。也很惊讶于乡土文化给他们带来这么大的压力,非要生出儿子,更觉小妹妹们不易。”(贺潇)

成长本需要突破,但也可以很美好。如果留心,我们发现,生活处处有教育契机。而暑假恰是孩子留给家长的亲子相伴的重要时机。女儿高中毕业离开我们到国外读书之后,我强烈地意识到,孩子留给我们的可以影响她的时间不多了。在她有了自己的梦想而整日读书不倦时,我觉得我们还欠她一些该给她的东西。于是,悄无声息的暑假引导开始了。

要梦想也还要有对美好的家庭生活的信念和琐细生活的热爱和关照。

在暑期回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女儿每天在门口商场买点饭团出门,在图书馆一泡一天,晚上回家和我们美美地分享。有一天我陪着她去门口附近的稻香村买小甜点,她告诉我说:“妈妈,每天坚持读一段经典的文学书,你会发现生活被蒙上了一层光晕,从而变得更美。于是你会发现你看生活的眼光不一样了。”有天晚上,一家人散步,聊到这个话题,爸爸高度支持。于是,我们一家人开始每天半小时的一起读书时光。但凡她愿意,我有意地继续陪她买她爱吃的小甜点,母女交流也便拥有了最美好的时刻,走至路边花园,我们甚至会停下来,随意地在绿椅上就座,随口从手机上读诗;我和爸爸还保持着用儿童化的声音唤她起床的习惯,她也常常在甜美的梦中眨眨眼睛,“妈妈,我做了一个梦,还想继续做下去。”于是翻身,继续熟睡。

这样的暑假甜美幸福。我想孩子确实需要这样的身心调整,而关于幸福家庭的信念也就这样给她植入了吧。和谐的关系是教育和影响发生的前提,有了这般美好的“迁就”,更多的教育引导也便容易了许多。

女儿成长的过程恰是我们不谙生活特别疯狂工作的一段时间,留下她一人读书的时候比较多。于是,这个暑假,我决定改变自己的生活节奏,慢一点,从早餐开始,认真准备我们的每顿饭菜,并且在饭桌上给孩子讲讲营养、食物的多样性等等。同时,我找机会,让一直饭来张口的女儿因为体恤我们而走进厨房。很不错,上周,我“因为出差赶文章,直呼肚子饿”,女儿马上下厨给我做了碗面条。昨晚,我给女儿打电话,我和爸爸饿坏了,希望回家就能吃上饭。果然,我们一进门,女儿便兴高采烈地端来了俩菜,可准备开吃时,发现米饭还是干米粒儿,原来常吃米饭的女儿蒸米饭时,上面没有加水。“相当不错相当不错。”我们俩便吃菜边点

赞。

读万卷书也还要学会向人学习。女儿常常徜徉在书中,与古今中外的人物和思想对话,从韩非子到亚里士多德,每晚和我们交流时眼睛闪光,甚或激动热烈。但是与人交流,她自述发怵,说自己有社交恐惧。于是这个暑假我决定带她突破,让她意识到,人同样是重要的学习窗口,与人交流,其乐无穷。有天,有位酷爱读书,并由读书到做民营图书馆后来办学的校长来找我,我认为契机到了。在清华大学附近的万圣书店门口,我们见了面,女儿表现得很礼貌,话不多,但落落大方。回来时候我问她,与这位伯伯的聊天收获了什么,她告诉我,“我最大的收获是自己在陌生人面前感觉舒展些了。”“为什么?”我很惊讶,“我在学校训练的。”“曾经有段时间进到教室很害怕,我后来就索性把陌生的面孔都看成木桩子,哈哈哈,然后就习惯了。”———可以想象孩子初到国外融入异国环境,用英文听说参与学校生活的不易。后来,我带女儿走进了这位老总创办的学校和他自己创办的24小时面向社会开放的图书馆,在参观了这位老总的图书馆之后,孩子很受触动,她写信给对方:“您带给我很大的启示:在斗室里阅读的我只知享受自己的爱好,但昨天参观了您的学校和图书馆之后,我意识到了什么叫事业。我问自己,想不想把自己的享受变成事业,并带领一群人一起做这件事。”

引导孩子关怀弱势人群、懂得奉献。我们常听到抱怨,身边很多年轻人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何规避?如何让关爱、利他、奉献这样抽象的词汇变成深入孩子骨髓的品质?如果有意识,契机其实常常就在身边。

周末,我带女儿回了趟老家,陪伴母亲住在老城的旧屋里。无论对我还是孩子,曾经眷恋的诗意的故乡,因为洗漱的不便,变得难以适应。女儿用“既亲近又疏离”来表达自己的这种感觉。的确这样,但我们是嫌恶离开还是融入反哺?

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我带女儿走访了乡村,到老家寻根,也拜访了县委县政府的干部们。一位年轻干部定点扶贫的那个家庭,因为女方出走家里塌了半边天,于是年轻干部想了各种方式促进沟通,帮助俩人复合。刚刚上任不久的县委书记,很受老百姓爱戴,他常常要住在贫困户的家里了解老百姓的生活冷暖、社会心理,然后做出县里发展的战略安排。听到这些故事时,孩子深受触动。出了门,她告诉我,“妈妈,这些干部们真不容易,这些共产党员确实很有奉献精神呢。我在想,我该怎样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曾经,干部、共产党员、奉献、甚至真实的生活本身其实她都是疏离的,这次出门她受到了触动。

我相信,经历了这些,变化和成长一定会发生。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