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拼才会赢

———“晋江经验”的“源头活水”

本报记者 杨伟伟 包松娅 王惠兵 人民政协网记者 宋宝刚

2018-07-11期01版

2017年,意大利当地时间10月15日17时55分,在撒丁岛奥尔比亚举行的国际中体联执委会会议上,经执委投票表决,福建晋江战胜主要对手匈牙利布达佩斯和台湾省桃园县获得2020年第18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举办权。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来自晋江的申办团成员一边流泪一边在现场唱起了《爱拼才会赢》这首晋江的主打歌。

这是我国第二次举办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上一次还是在1998年的上海。

结果一出震惊了世界,沸腾了晋江。晋江?凭什么?

晋江,其实不过是中国福建东南沿海的一座县级小城。40年前,人多地少,经济还十分落后,许多人被迫背井离乡到海外另谋生路,“侨乡”之说因此而来。现如今,晋江已是响当当的“品牌之都”、“体育之城”、“百强县市”,民营资本十分活跃,“有钱!”成为外界对它的普遍认识。

但,除了“有钱”呢?

习近平总书记1996年至2002年在福建工作期间,6年七下晋江,总结出“晋江经验”,提出了“六个始终坚持”和“正确处理五个关系”。这其中,“始终坚持在顽强拼搏中取胜”是重要的一条。

6月12日,“晋江经验”中央媒体采访团开始第一天的采访,晋江市情讲解员李红又一次向大家讲起了她熟悉的家乡。她从一尊位于晋江世纪大道上的“雕像”说起———一个健硕的汉子高伸右手掌舵前行。李红说,它就是晋江人的化身。

“天不再下雨了,要下金子了”

———爱拼敢赢,改革之初的呐喊

有一首《泉南歌》:“泉州人稠山谷瘠,虽欲就耕无地辟。州南有海浩无穷,每岁造舟通夷域。”泉南指的就是晋江。

与此同时,晋江有近1300年的历史,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多元文化交织融合,文化遗产丰富,自古人才辈出。

“晋江农耕艰难,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改革之初的晋江,全县工农业产值仅2亿多元,财政收入1477万元,长期靠国家补贴过日子。人均纯收入和粮食占有量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农村有三分之二剩余劳动力没有出路。”说起当年的景象,曾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被誉为“闽商教父”的恒安集团首席执行官许连捷至今记忆犹新。

1978年12月,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有人激动得跳起来了。

许连捷对父亲说,“天不再下雨了,要下金子了”。这年年底,还在赶马车拉石头围海造田的许连捷卖了马车,联合两名村民买了一部手扶拖拉机,挂靠上垵大队,交些管理费后,开始搞货运。运输队为供销社和国营纸厂拉货,信息量面广,不仅开阔眼界,赚钱也更加容易。其间,他结识了后来共创恒安的搭档施文博。

1979年初,26岁的许连捷联合几名村民,借助几部缝纫机,悄然在自家屋内办起了后林劳保服装加工厂。他兼任厂长和技术员,由于产品物美价廉,港商订单接踵而至。

彼时,裁缝洪肇设因为活儿太少被迫转行在街上卖粮食。当听说做衣服又开始挣钱了,喜出望外的他随即卖掉粮食重新买了一把剪刀、一台缝纫机,卸下自家门板,重操旧业,创立了柒牌男装。

优质的剪裁和精致的走线让柒牌后来在男装界很快脱颖而出。如今,柒牌已经估值上百亿元,成为国内男装驰名品牌。

“人往往有无限的潜能,但是我们自己不知道,所以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在我看来就是要为自己、为家人、为社会、为梦想、为荣誉,去坚持,去打拼。”洪肇设在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时如是说。

就在许连捷、洪肇设服装厂热火朝天时,丁和木也在村里参与创办了一家鞋厂,儿子丁世忠自小在鞋作坊里长大,为后来创立安踏品牌埋下伏笔。在此以后,华侨众多的晋江,好强的晋江人利用“三闲”(闲资金、闲房子、闲劳力)起步,小服装厂、小鞋厂等各类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1983年,30岁的许连捷靠服装厂赚了第一桶金———50万元。

1984年11月的一天,他的大门被一个叫杨荣春的人敲开,来人手持一叠来自香港的卫生巾设备说明书。许连捷一听介绍,心中升腾起一团火,他几乎惊叫起来:“天又要下金子了。”

许连捷彻夜未眠。面对如日中天的服装厂,许连捷判断,随着福建各地服装厂的兴起,利润肯定将会越来越薄。经过几昼夜的思索,他果断地做出了两个重要的抉择:

第一,把工厂从后林村搬到能贾善贸的千年古镇————安海。

第二,转产卫生巾,开发卫生巾,发展卫生巾。

很快,“恒安”的名字诞生了。许连捷也因恒安的发展壮大,作为一个产值超百亿、市值超千亿的纸业帝国掌门人被大家熟知。

“不管芯片还是薯片,都

要掌握核心科技”

———敢为人先,世纪之考的求索

靠小作坊起家,然后进行代工贴牌生产,再到拥有自己的品牌,这样的发展模式,把晋江企业一路带进了新世纪。

世纪之初,随着我国加入WTO、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紧缺等因素的影响,以传统制造业为主的晋江企业开始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

如何迎难而上?刚刚有钱的晋江企业家们又开始了探索。

2017年1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省张家口市考察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时,身着一件深色运动羽绒服,上面红色“安踏”商标分外醒目。通过电视画面看到这一幕,全国人大代表、安踏体育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倍感振奋:“这是习总书记对中国体育品牌的鼓励和支持。”

在安踏集团总部,丁世忠向采访团回忆起17年前的场景:2001年4月20日,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出席第三届中国(晋江)国际鞋业博览会。开馆仪式后,习近平便径直来到安踏展馆,与丁世忠进行了约20分钟的交流。习近平听完介绍,对安踏发展提了三点要求:把好质量关,创出自己的品牌,要有自己的创新产品。

事实上,安踏在中国运动用品创牌过程中扮演了实验者和领头羊的角色。1999年,安踏做了一个大胆尝试,聘请乒乓球运动员孔令辉做代言,并在央视投放大量广告。丁世忠坦言,安踏当年的半年利润仅有800多万元,可是广告支出就达500多万元。

后来的结果告诉丁世忠———拼对了!孔令辉“我选择,我喜欢”的口号响彻大江南北,明星效应让安踏的知名度迅速提升,很快成为运动鞋行业的龙头企业。

安踏的成功示范,让晋江的企业家们看到了品牌的效益。一时间,“造牌运动”风起云涌,2003年,晋江运动品牌在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投放广告的就有40余个,体育频道为此被戏称为“晋江频道”。

2014年5月,盼盼食品集团董事长蔡金垵做了一件到现在说出来都激动不已的“大事”———与30名福建企业家一起联名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说说心里话”。

令他更振奋不已的还在2个月之后,“没想到,习总书记在百忙之中还专门写了363个字的回信!”

坐在由习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时亲自关心盖起来的公司总部大楼里,讲述4年前的故事,蔡金垵春风荡漾,感觉仿佛就在昨天。

1984年,福建55位企业厂长经理联名向当时的省委书记、省长发出《请给我们“松绑”》的呼吁信,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2014年,恰逢“松绑放权”30周年,包括蔡金垵在内的30名福建企业家联名给习总书记写下《敢于担当、勇于作为》的一封信。

习总书记在回信中勉励大家,继续发扬“敢为天下先、爱拼才会赢”的闯劲,在历史新机遇下敢于担当,勇于作为。

蔡金垵做到了。

2017年5月19日,中央电视台“为中国实业代言”录制现场,蔡金垵与大家分享了一颗小土豆的故事。从全球首创变性薯片,到如今拥有多达17项土豆产品专利,盼盼在土豆深加工领域做到全中国乃至世界领先。蔡金垵风趣地说道,不管是芯片,还是薯片,都要掌握核心技术。

2011年,在盼盼食品集团执行总裁蔡金钗“三顾茅庐”下,罗兰·梅尼耶这位服务过五届美国总统的前白宫首席糕点长,开始担任盼盼食品技术总顾问。

2013年,以北京工商大学孙宝国院士领衔的“院士工作站”正式落户盼盼食品集团。

……

如今,秉承匠人匠心的盼盼食品已经远销日本、美国、俄罗斯、南非等40多个国家,蔡金垵坚信,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提升,正青春的盼盼将很快成为世界品牌。

“我是‘负二代’,接班但不一定接业”

——领航前行,新时代的号角

晋江民营经济发达,拥有近5万家民营企业、2个超千亿5个超百亿产业集群、42个中国驰名商标、46家上市公司,创造的经济总量占全市的95%以上,居全国县域之首。

与此同时,当前晋江处于实体产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民营企业家新老传承接班的重要阶段,创二代和新生代企业家逐渐走上舞台。

在此背景下,晋江市精准实施“领航计划”,主要面向全市实体产业企业的新生代及创二代企业家,开展系统化、专业化、常态化的培养。首批31名学员是从300名报名者中选拔出来的,具备闽商文化基因和创新型企业家潜质,其中,23人已接手企业,平均年龄30岁左右。

这些被称为未来晋江新实体经济发展“掌舵人”的二代企业家是如何从自己的父辈手中接过“接力棒”,继续前行的?

“我认为传承并不一定要接企业的‘班’,只要带着上一代创业者身上拼搏进取的精神就可以。我们从事什么行业并不重要,因为无论在哪一行业重新开始,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是我们这一代年轻的创业者最幸运的事情。”作为连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清水认为自己是接过父亲许连捷的“班”,但并没有接过父亲的“业”。

几年前,清华大学会计专业毕业的高材生欧阳辉杰回到晋江,成为晋江浪仕服装制造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我的母亲从1988年一手创办这家企业,拼搏了这么多年非常不容易,作为家里的独子,我有责任也有义务撑起这个企业。从清华毕业后回到晋江,我没有后悔过,这里有许多我需要学习的地方,比如晋江人的务实和超强的行动力。”欧阳辉杰还对比了上一代企业家与他这一代的不同:上一代创业者专注的是产品生产与销售,生产出来的东西要想方设法卖出去。如今他们接班则更会利用开放的思维和视野,用现代企业管理理念去开拓公司的发展方向,规范公司的现代企业制度,同时更注重品牌的打造,以及创新带来的附加值。

福建凤竹集团创立于1991年4月,是一家以纺织制衣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作为福建凤竹环保公司总经理的李明锋,2007年从英国学成归来后开始跟随父亲学习“接班”。两年后,他并没有子承父业,而是选择了环保行业。“父亲从事的是印染行业,由于当时发展的局限性,对环境会产生一些污染,我现在就是帮他‘还债’。”李明锋说,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针对社会上经常戏称他们是“富二代”,李明锋并不认同,“我从小到现在的吃穿用行都很简单,要花钱就要自己去挣,通过打拼到30岁才有自己的小金库,所以我并不富有。”

“真要当什么‘二代’,我更愿意做个‘负责任的二代’。”李明锋解释说,父辈们逐渐老去,我们必须负起这个责任,把父辈的企业家精神传承下去,为社会进步发展多做贡献。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李明锋也会唱这首晋江人的歌,晋江的“负二代”们也都会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