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座8小时,回家

本报记者 赵莹莹

2018-02-13期11版

过年了,盼得就是一家人团聚。对于常年在外忙碌的人而言,春节回家不仅是习俗,更是一种执念,是为之不懈奋斗的目标。

为了赶上2月6日的K51次列车,张艳艳之前一直在加班,当天收拾完行李已是凌晨3点半。将儿子小宇白天送到妹妹家,待她晚上下班后,母子俩匆匆吃过晚饭,提上沉重的大箱子一口气走下6楼。从租住地到北京站的公交车上,妈妈搂着儿子,连日来的疲惫让他们靠在一起,在京城晚高峰的拥堵和嘈杂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从北京到曲阜,这趟车需要8小时36分,张艳艳10多天前在网上买到了两张硬座车票。虽说两地之间早已开通高铁,两个半小时可达,但乘车时间较之1:3的票价,让她几乎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8岁的儿子还没有身份证,如何取票让行程尚未开始便多了一份担忧,张艳艳出发前特意装上了户口本。

在北京站自助取票厅,工作人员的热心帮助让母子俩顺利拿到了车票。把沉重的行李箱提起放到安检口的传送带上,瘦小的张艳艳弯下腰、胳膊上用足了劲儿仍显得吃力,紧靠着箱子的手提袋里装着她买给妈妈的豆浆机。

电子显示屏的映照下,乘客熙熙攘攘,每个人全都行色匆匆。母子俩看了一眼紧攥在手里的车票,在那片数字的光影中仔细寻找着K51次列车对应的候车室。时常在生活中锻炼儿子的张艳艳哪怕此时也没有放过机会,在她的提示下,8岁的小宇很聪明,他抬起胳膊手指屏幕,笑着告诉妈妈在第7候车室,乘扶梯上楼时还帮忙扶住带给姥姥的礼物。

回家的行囊是沉甸甸的,就像心情。好不容易等到有检票的旅客起身,母子俩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时已近晚上10点。对于这样的“大迁徙”,在北京工作了10多年的张艳艳已经习以为常,在她看来,有个座位已经很好,总强过之前站8个小时回家。

自从小宇学校开始放寒假,曲阜老家的妈妈就常给她打电话,又是半年多没见,老人想让女儿把孙子提前送回去。考虑到又要额外多一笔开销,张艳艳婉言宽慰父母,承诺他们会早些回家。不论多远,家总是心中暖洋洋的期盼。回到家,已为人母的她依然是父母眼中的孩子,可以安心地睡个懒觉,更能让心情难得地放松。

出发前,小宇特意找到学校的美术老师给姥姥写了一张“福”字,还和妈妈一起到超市给患有糖尿病的姥爷买了一盒猴菇饼干,这用去了他平时积攒的120个“小星星”。所有“小星星”都是他努力学习并且帮妈妈做家务的见证,两个人约定,一个“小星星”可以换1毛钱。

22点40分,母子俩推着行李,被裹挟进等候检票的“长龙”。熬过硬座漫长的8个多小时,迎着第二天早上的晨曦,他们将再一次站在家乡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