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筹:打造互联网公益的区块链

文/本报记者 顾磊

2018-01-30期10版

突发脑溢血让章浩杰差点失去生命,这位浙江省衢州市江都一中的初二学生昏迷了好几个月。班主任童淑芳通过轻松筹等渠道,为孩子筹集了20余万元的治疗费,时常去病榻前陪伴孩子,为他讲述校园里发生的故事,拳拳爱心唤醒了孩子的记忆,章浩杰终于苏醒了。近日,童淑芳被评为“最美浙江人——2017年度浙江骄傲人物”。

这是在轻松筹平台上发生的感人故事之一。互联网平台让个人求助的传播呈几何倍数提升,也成就了轻松筹的发展速度:成立3年多时间,轻松筹注册用户达到1.8亿元,筹款项目为230万个,总支持次数多达4.34亿人次。

2014年至2015年间移动支付的逐渐成熟为个人求助的爆发提供了契机。2015年底,轻松筹的个人大病众筹业务开始爆发。首例成功众筹的案例“爱心拯救工程师”仅仅只用几个小时就筹集了20余万元。紧接着,大病众筹的项目汹涌而来。

对轻松筹来说,真正的挑战来自平台的责任。互联网上的个人求助需要高度透明,2016年底爆发的“罗尔事件”即是反面教材。早期的轻松筹,创业团队认为自己只是一种互联网众筹工具,不包含价值层面的因素与内涵,然而这种认识很快就被颠覆———当平台上某个项目成为社会事件,不验真已不可能。

在某种程度上,轻松筹业务规模化付出的最大成本就是透明的成本。个人求助如何验真?早期的轻松筹依靠人力,发动当地的志愿者核实情况,最多的时候有近百人同时致力于此项工作。截至目前,平台上做过实名验真的志愿者累计达3000余万人。轻松筹甚至发起了专门的医疗志愿者队伍,讨论医疗方案的合理性。

最初,一个项目的验真成本约为200元。从去年开始,轻松筹在大数据的基础上进行技术处理,推出基于人工智能的“智爱”审核系统,将成本下降至60元。轻松筹CEO杨胤说,这就是技术给社会带来的革新性内容。

颠覆性的技术突破来自区块链。2017年上半年,一位设计师提议:为什么不把善款流向做成可视化效果呢?公众如果能像查看快递包裹流程那样查看善款流向,透明就不是梦。这一建议打动了轻松筹的管理层。

区块链技术目前尚未有权威定义,它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通俗地说,将其应用到交易中,将形成一个人人共享的“公共账本”,它的最大好处是解决信任问题———既然共享账本,任何人的篡改都可见,因而任何人都难篡改。

这几乎天然地适合个人求助以及公益慈善项目,“所有账本都公开,每一分钱都能说清楚。”轻松筹将区块链系统的接口给了公益组织。2017年8月,轻松筹携手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等公益机构启动“阳光公益联盟链”,作为“区块链技术服务商”,用技术实现更公平、更透明的信息共享。

“以往,公益组织很难‘自证清白’,是因为没有合适的通道与捐赠人群体互动。通过区块链技术,他们如今可以轻松地对所有捐赠人‘喊话’。”杨胤说。

轻松筹开发了“以太坊”(Ethereum)技术,这是一款能够在区块链上实现智能合约、开源的底层系统———通俗地说,智能合约能保证区块链上的交易最大程度地不受人为干扰,比如公益项目在轻松筹平台众筹20万元,一旦善款达到这个数额,人工智能第一时间就会将善款转入指定的账户,接下来各个环节均在智能合约规定的流程中发生。目前已有银行、医院等机构对接“以太坊”,该技术的普及将会极大程度地降低众筹平台的成本。

2016年6月,江苏阜宁风灾发生后,轻松筹与两家“国字头”基金会合作,两个众筹救灾项目发布后不到1个小时就捐满了。整个过程中,最高每秒8.6万次捐款的点击量考验着轻松筹的技术系统。

作为民政部指定的12家慈善组织网络募捐信息平台之一,轻松筹预料到,与公益机构的合作会产生对系统算力更大的考验,因而在技术上需要不断迭代。杨胤透露,目前轻松筹的算力已足以应对每秒10万次捐款。

轻松筹已与几十余家公益组织签订了合作协议。截至2017年6月30日,合作基金会共发起342个项目,共计募捐金额3017万元,累计捐赠达108.7万人次。杨胤说:“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方法更好地改变了公益的环境。这几年特别强烈的感受是,中国还是好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