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赛之后,技工教育走向何方?

本报记者 解艳华

2017-11-15期09版

在第四届全国技工院校校长论坛上,获得世界技能大赛奖牌的技工院校院长共同研讨如何培养高水平技工人才。

十九大报告指出,教育是党和国家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方面,教育发展要着力解决好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享受更公平更高质量教育的需求。具体反映在技工教育领域,在过去的十多年间,技工院校是被大家“遗忘的角落”。而在前不久举行的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上,中国选手摘得15枚金牌,荣登金牌榜和奖牌榜榜首,引发社会各界对技工教育的关注。当下,在面临招生难、财政紧缺、待遇低等多重困境下,技工教育如何发展?在日前举行的第四届全国技工院校校长论坛上,与会校长就技工教育的发展建言献策。

世赛金牌“鲶鱼效应”

“得金牌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学校安排我去德国留学一年,回来后留校任教,得奖之后,政府和学校在职称和待遇上给予了很多支持。”

站在记者面前的是江苏省常州技师学院机械工程系学生宋彪,10多天前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举行的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上,经过4天紧张激烈的鏖战,宋彪勇夺工业机械装调项目金牌,并以所有参赛选手最高分获得大赛唯一最高奖———阿尔伯特·维达尔大奖。

此次世界技能大赛是中国第四次组团参赛,中国代表团在47个比赛项目中获得了15枚金牌、7枚银牌、8枚铜牌和12个优胜奖的优异成绩,高居奖牌榜和金牌榜首位,创造了我国参加世界技能大赛(以下简称世赛)以来的最好成绩。在15块金牌榜中,有11块金牌来自技工院校学生。宋彪就是其中一位。

一石激起千层浪。

11月4~5日,由广东三向职业培训学院主办、安徽铜陵技师学院承办的第四届技工院校校长论坛上,“世赛”成为与会校长交流的高频词,有获奖学生的“金牌”校长更是备受“礼赞”。

“我国参加世界技能大赛并取得优异成绩,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其带动和引领作用难以估量。”论坛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司长、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代表团团长张立新表示,“参加世赛我们不搞金牌至上,也不搞锦标主义,通过比赛起到了四个方面的作用:首先推动全社会开始关注技工教育;第二,推进重视技能人才氛围的改变;第三促进国家整体职业技能水平的提高,推动社会经济发展转型;第四,推动中国技工教育走向世界,打响中国技能品牌。”

会上,多位“金牌”校长分享了参加世赛的组织经验。广东省机械技师学院此次派出6名选手,取得了“2金2银1铜”的好成绩,院长冯为远介绍,能取得如此优秀的赛绩,一方面在于学校积极学习世赛先进的理念和技术标准、比赛规则、工作流程等,另一方面源于学校以高端引领、质量办学、能力本位为基础的办学实践。

“在广东,技能竞赛是一个常态,它推动教师不断提高教学质量、进行教学改革,技能竞赛是一个火车头,牵引着技工教育往前走。”广东省岭南工商第一技师学院副院长张祝强说。

一些院长甚至发出技能技工学院迎来发展春天的呼声。

“尴尬”的技工教育

在过去的10多年间,技工院校是被大家“遗忘的角落”,张立新也坦诚,在主管技工教育之前,对其“了解不多”。在更多人的印象中,技工学校与职业学校画等号。

实际上,职业院校归教育部门管理,而人社部门综合管理的技工院校以培养生产和服务一线的技术工人为目标,也是我国培养技术工人的重要阵地。依据办学水平和培养目标分为三类:普通技工学校主要培养中级技术工人;高级技工学校主要培养中、高级技术工人;技师学院主要培养高级工、预备技师等后备高技能人才。技工学校毕业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厅)印制的技工学校毕业证书和初级、中级、高级或以上职业资格证书。

上个世纪80年代,技工教育在政策(农转非、包分配、控计划)保护下仍保持旺盛的办学效益和市场效应。随着市场经济的到来,国有企业开始改革,减员增效,减负改制,大多数技工学校开始出现萎缩甚至停办。

“技工学校毕业生只能取得人社部门发放的职业资格证书,没有教育部门发放的学历证书,在就业中屡屡遭遇不被承认学历的‘尴尬’。”全国技工院校校长论坛发起人、理事长黄景容告诉记者,由于学历问题,技工院校毕业生在升学、就业、公务员考试、职称晋升等诸多方面受限,技工院校由此陷入招生“泥淖”,再加上一些技工院校“捉襟见肘”的财政压力,技工院校面临“招生难”、“财政少”、“无学历”的三座大山的困境。

对此,有过本科院校工作经历的福建龙岩技师学院院长陈建生深有同感:“以前在本科院校都是别人找我们办事,现在我要到处求人办事,跑招生,跑财政,感觉低人一等。”

技工教育由冰冷转温热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指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而10多年前,有关部门针对60家企业所作的调查显示,技术工人中,高级技师比重仅占0.1%,技师和高级技工也仅各占1.1%和6.1%。

旺盛的需求推动了技工教育的“回暖”。

“这两年技工教育发展势头良好。”张立新援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指出,2015年末全国共有技工院校2545所,在校学生322万,2016年末全国技工院校减至2526所,在校学生增至323万人。这也是自2013年来,我国技工院校在校学生首次不降反升。

“我们学校去年比前年招生数量提高了20%~30%,有的学校更多。”陈建生给记者列了一串数字。

论坛上,黄景容发布了一份全国技工院校专业建设调查报告,结果显示,政府办、企业办、民办三类院校中级工毕业生、高级工以上毕业生均有2/3以上在当地就业,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此外,技工院校毕业生专业对口就业率连续3年高于80%。

“这说明技工院校已经成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稳定的准技能人才‘蓄水池’。也说明,技工院校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具有较高的技能人才贡献度。”黄景容说。

“后世赛”时代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关于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重要论断反映到技工教育领域,就是人民群众对更高质量技工教育的需要与技工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

“如何解决三座大山的难题,成为技工教育发展的突破口。”黄景容说。

近些年来,一些地方开始了自主探索,据吉林省人社厅能力建设处处长何树峰介绍,2015年,吉林省出台了《关于促进高技能人才成长若干意见》,在全国率先打开了技能人才发展的通道,“通过这个文件,一是打通了技能人才进入干部队伍的发展通道,明确技师学院高级工班、预备技师班毕业生,可以报考乡镇机关相关职位公务员等,二是打通了高技能人才转型教师的通道,三是打通高技能人才参评职称的晋升通道,四是提高高技能人才工资收入和政治待遇。”

而在安徽,为了增加对企业办技工院校的财政扶持,该省根据毕业生人数,通过政府购买人才培养服务方式给予支持。政府购买人才培养服务的费用从各级政府就业补助金中统筹解决;同时,政府出资,鼓励本地企业与学生、技工院校签订紧缺工种技能人才定向培养协议,并按月发给定向培养学生在校学习补助,企业所在地政府给予对应补助。

安徽省人社厅职建处处长刘晓燕介绍,2017年安徽省技工院校招生5.3万,同比增长112%。

“技工教育面临前所未有的好时机,技工学校可以针对本学校专业优势,用最高的标准、最好的师资,打造‘青苗班’,打造高端引领示范班。下一步,我们希望将符合条件的技师学院,纳入高等学校序列,开展高等学校学历的试点。”张立新表示。

链接:

世界技能大赛由世界技能组织举办,被誉为“技能奥林匹克”,是世界技能组织成员展示和交流职业技能的重要平台,每两年举办一次。

2017年10月19日,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在阿联酋阿布扎比闭幕。中国代表团继2015年在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实现金牌零的突破后,在本次大赛中表现十分出色,参加47个项目比赛,获得了15枚金牌、7枚银牌、8枚铜牌和12个优胜奖,取得了中国参加世界技能大赛以来的最好成绩。

2017年10月13日,世界技能组织主席西蒙·巴特利宣布中国上海获得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举办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