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刘焱:

人工智能时代,如何定位童年生活?

本报记者 张惠娟

2017-11-15期11版

“前两年,我很不习惯在淘宝上购物,也不喜欢用支付宝。但是,现在去菜市场买菜,商贩也会让你‘扫一扫’。可以说,科技的发展,对我们每个人生活的影响都是巨大的……”在2017中国学前教育峰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刘焱用自身的生活体验,向与会者发出这样一个时代命题:现在的我们正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临的“前夜”,这样一场深刻的革命,会影响我们什么?急剧变化的未来和今天的孩子是否有关?

刘焱委员认为,学前教育本身就是最面向未来的事业。今天3岁的孩子走向社会时,或许迎接他们的正是人工智能社会。作为学前教育工作者,就要为孩子们做好充分的准备,让他们自信地面对未来的世界。

“教育要回归谁的生活?”

近年来,业界经常有一句很响亮的口号:让教育回归生活。在刘焱委员看来,教育要回归到谁的生活?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刘焱委员举了两则例子:

案例一:为了寻找心中的桃花源,北大教师王青松夫妇一直隐居深山27年。他们的孩子从3岁开始放羊,没打过疫苗,没吃过抗生素,没有游戏机,却拥有健壮的身体和单纯快乐的生活。但是,据媒体报道,最近,他们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而重返社会。

案例二:很多城市的幼儿园,为了让孩子回归生活,让幼儿体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传统的大灶烧柴做饭。而在偏远的农村,由于大人没时间看管,孩子坐在门槛上玩手机。

“我并不反对幼儿园让孩子体验生活。但是老师们需要明白这个课程设计的立足点。是单纯地让孩子回到过去?还是借助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条线索,帮助孩子认识我们生活的变化?”在刘焱委员看来,两则案例都表明了一个事实,即孩子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童年,他们的生活其实是被成人安排的。而成人需要思考的是,如何通过教育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所以,我们要按照孩子将来面对未来世界的需要去安排他们的生活。如果教育不去做改变,不去做创新,我们培养的孩子一定不能适应未来。”刘焱委员说。

在2016年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发布了《未来工作》报告。报告预测了2020年人类关键的十大能力排名,分别是:1.解决复杂问题,2.批判性思维,3.创造性,4.人际关系,5.人际协调,6.情商,7.判断和判断力,8.服务导向,9.谈判,10.认知灵活性。“对比国际公认的2015年最关键的十大能力,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的排名由第四和第十跃升到了第二和第三。”刘焱委员认为,创造力是人类独有的能力,再高级的机器人在创造力方面终究是乏善可陈,未来高阶思维能力和社会性交往能力将是人们适应社会发展的高级心理机能。

“玩什么和怎么玩更重要”

脑科学研究表明,新生儿带有数以亿计的神经细胞降临人世。但是,这个时候大脑中神经细胞的联结还未形成,需要形成大约100万亿个联结,才能变成成人那样的具有复杂神经网络的大脑。但这个联结需要通过外部环境的刺激,才能构成新的神经回路。所以,儿童的早期经验和体验非常重要,为一生的发展奠定基础。

“游戏是最适合幼儿学习的一种方式。脑科学家也指出,游戏能使大脑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可以增强大脑未来的学习潜力。”刘焱委员表示,游戏对于大脑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幼儿园应当通过适宜的游戏活动来促进儿童大脑的发展。因为,在游戏当中,孩子需要自己制订计划,自己决定干什么,自己来调解自己的行动,并控制自己的行为,这些针对大脑额叶皮层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可以改造一个人的思维,影响其思维方式。

“脑科学家也认为灌输式的教学和技能训练对婴幼儿是无益的,因为婴儿作为学习和掌握特殊技能的相关神经网络还没有形成。”刘焱委员认为,保护孩子的好奇心、激发儿童的兴趣比知识技能的学习更重要。而早期教育的目标,是为了确保孩子获得心智之火被点燃的经验,尽早体验到学习可以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

刘焱委员认为,让孩子玩很重要,但是玩什么和怎么玩则更重要。

“真正好的游戏,能够促进孩子高质量的学习以及动手动脑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刘焱委员看来,孩子在游戏的过程中能体验到学习的快乐,这个快乐给孩子带来更多的成就感。刘焱委员还建议,让孩子去玩,并不是让他们手里有点事情操作就可以,还要看孩子在玩的过程中有没有动手动脑,“让孩子体验生活,但并不等于要让孩子再重复他们的父母甚至爷爷奶奶儿时体验过的简单游戏,他们玩的游戏应该与未来社会发展对人的要求接轨。”刘焱委员建议,学前教育要超越儿童生长发展的自然状态,创造儿童的最近发展区,让儿童通过克服困难、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获得成就感及自信心,通过探索、发现、想象、创造、动手动脑体验学习的乐趣,在玩的过程为未来发展奠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