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起来,老将显风采

文/本报记者 纪娟丽

2017-10-13期10版

他们花白的头发、皱纹爬上脸庞,却将汗水在运动场上挥洒。日前,第20届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暨第17届全国老将田径锦标赛在江苏省如皋市落幕,来自世界各地20个国家和地区的1970余名运动员参赛,其中年龄最大的101岁。

81岁林桂枝:

我健康我快乐

10月9日上午,林桂枝把从第20届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上获得的奖状和奖牌一一摆在桌上,旁边还有一张从如皋比赛回来那天,老伴给她拍的照片。照片中,她戴着四块奖牌,竖起大拇指,笑容很灿烂。

这样“披金戴银”的照片,林桂枝家的墙上有不少。见记者“稀罕”这些奖牌,林桂枝取出几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金灿灿的奖牌。从退休之后参加各级老将田径锦标赛,她累计已经获得了62块奖牌,其中金牌35块。“我这次带回来的只是亚洲赛的奖牌,中国赛的名次还没出来。虽然中国赛对参赛年龄有限制,我要降级到75岁组取成绩,但应该也能拿到奖牌。”说起中国老将田径锦标赛对于参赛选手年龄79岁以内的限制,今年81岁的林桂枝有点失落。

“为了这次亚洲赛,我从今年年初就开始准备了。”林桂枝说,从年初开始,她坚持每天游泳。“游泳是全身运动,对我的体能、肌肉等各方面都有好处,为我参赛打下了底子。”除了游泳,她还会利用一切机会“动起来”。“比如走路,慢走不算锻炼,要像这样,甩开手臂,迈开步子。”一边说着,她一边演示起来,矫健的步伐,让人难以想象她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

不巧的是,就在出发前,林桂枝突然感冒发烧了。“我很少感冒,发烧更是十多年没有的事儿了。”为了准时参加比赛,她紧急输了两天液之后,如期奔赴江苏如皋。“我身体底子好,您捏捏,我的肌肉很硬。”林桂枝笑呵呵地说,“这么多年锻炼,没别的,就是带给我好的心情和好的身体。”

赛场上的日子,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由于比赛第一天下雨,林桂枝的其中三个项目,400米、200米以及铅球都集中到了第二天下午。在400米比赛中,她将仅有的第二位选手落下50米左右,获得金牌。铅球80岁以上组仅她一人,同样取得金牌。而当她再去参加200米时,体力的消耗让她落在了另外三名选手之后,在奋力追赶中,她腿部拉伤。第三天100米的比赛是否继续参加?“既然来了,不管能不能拿奖,还是应该试一试。”最后,在快到终点的时候,她赶超前面的选手,取得铜牌。

奖牌只是一种激励和肯定。运动带给林桂枝最大的收获,还是健康和快乐。赛场上,“跑友”见面,分外亲切。“‘跑友’们来自全国各地,我们在比赛上认识的,每年也只有在赛场上才能见到。”运动本身也充满乐趣,在林桂枝看来,比赛不仅是和对手比,也是和自己比。“就像我跑400米,虽然只有两位选手,另一位离我很远,但我仍然坚持我的速度。”林桂枝说,这就是运动的魅力。赛场上,她还看到一位100岁的老人参加100米项目,家人用轮椅将他推到赛场上,老人从轮椅上下来,一步步从起点跑到终点,那时,速度不是第一位的,“长寿、健康、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动起来,是林桂枝生活的常态。就在国庆假期,她还受邀参加了2017京津冀游泳公开赛暨第四届北京市全民游泳大赛,并获得长青奖。平时,她更利用空余时间编织手机袋,送给需要的人。“生命在于运动,而运动的方式有很多。编织手机袋能动手动脑,我已经编了3800多个,锻炼身体的同时,想到还有人因此受益,心情由此也特别好,这都对健康有益。”

90岁苏朋学:

破纪录我年轻

90岁,本来是步履蹒跚的年纪。但90岁的苏朋学,却在第20届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上,一举拿下六块金牌。

在男子90岁以上组三级跳远决赛中,仅仅苏朋学一人参赛。原本金牌就是板上钉钉,但随随便便比一比或许没意思,裁判“鼓动”老爷子向该组别的亚洲纪录——发起挑战!

挑战纪录,对于苏朋学来说,可不是第一次。就在2016年11月6日,由苏朋学发起组成的四位中国老人“跑团”,站在了澳大利亚的领奖台上,一同举起了世界老将田径锦标赛85岁组4×400米接力赛的金牌。这支中国体育史上年龄最大的团队,用8分35秒23的总成绩,创造了该组比赛的新纪录。这四位中国老人的平均年龄,竟然高达88.5岁。

作为发起者,说起发起比赛的初衷,苏朋学讲起了1993年在日本举行的第十届世界老将田径锦标赛,那是中国人第一次参加世界级老将比赛。在赛场上,苏朋学发现,外国的老将们年龄分布非常广,有不少80岁甚至90岁的选手。但中国老将,当时平均年龄也就五六十岁,最大的才70多岁。当时他就想:“到了八九十岁,我也要参赛,在国际赛场展现中国老人的风采,为国争光。”

随后,苏朋学一直密切关注老将田径锦标赛结果,仔细研究了近几年的比赛之后,2016年初,他发现了机会:85岁组4×400米的接力赛,世界纪录已经保持了8年,找到朋友一起参赛,不仅可能拿金牌,还有可能破纪录!

最终,89岁的苏朋学,92岁的王志勇,88岁的孙桂本,还有85岁的汪锦标组成了“跑团”,奔赴当年在澳大利亚举行的世界老将田径锦标赛。在澳大利亚的阳光下,满头白发的老人们穿着背心,眯起双眼,笑得特别开心。他们面对镜头告诉观众:“我们几个老头,要去争一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金牌。”

2016年11月6日下午,四位中国老人整齐地出现在赛场上,他们是85岁组的唯一队伍。没有对手的比赛,他们和时间竞争。当负责最后一棒的苏朋学冲过终点线的那一瞬,三个伙伴一起等着他。8分35秒23,他们破纪录了!四位老人互相看着对方,嘴里念叨着两个字:破了,破了!

围观的外国观众集体鼓掌,好多人围着他们照相。“那时候脑子里什么也没想,就知道我们成功了!”苏朋学说,“我的目标实现了,向世界展现了中国老人的风采。”

85岁组的4×400米接力赛比赛,已经几年没人报名。圆梦之后,有记者问苏朋学:为啥这么拼命“折腾”?老人回答:“嗨,对于我们这个年龄来说,名次、成绩,其实都不重要,坚持完成比赛,就是一个圆满的过程,每个年龄段都可以有梦想。我还能跑,我还年轻!”

■相关链接

世界老将田径锦标赛中国代表团团长刘日福:

见证中国体育老将

“第20届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我国有1000多名运动员参赛,获得了209块金牌,运动员队伍越来越大,比赛成绩越来越好,已经达到国际比较高的水平。”总结刚刚过去的比赛,从2009年开始带队出征在芬兰举行的世界老将田径锦标赛的刘日福难掩激动,因为今日的成绩与当年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刘日福本人,是大连老将协会主席,也是一位体育发烧友。2009年那场比赛,出征前,他临危受命,成为中国代表团团长。但在那届比赛,中国代表团没有一个运动员进入世界前8名。“那么大一个国家没有一个人进前8,这不能不让人遗憾。”刘日福暗暗下了决心,既然要参加国际比赛,就一定要晒出中国老将的风采。从那年起,他受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委托,每年负责带队参加世界老将比赛。于是,他召集各地老将协会负责人到大连开会,各省市联动,在全国范围开展老将的招募、选拔、训练等工作。

选拔出了运动员,还要解决费用问题。由于参加世界老将田径锦标赛费用需要运动员自理,很多竞技水平高、吃苦耐劳的老将根本承担不起。“经济很重要,所以我想到了找赞助,解决优秀老将的奖金问题,提高他们的比赛积极性。”刘日福的办法果然有实效。2011年,在美国举行的世界老将田径锦标赛,中国老将拿了1银2铜3块奖牌。2013年在巴西,中国老将们摘得2银3铜5块奖牌。2015年在法国,更是取得1金3银3铜7块奖牌,并首次实现了金牌0的突破。

最让人振奋的是在2016年。5月,他率领中国代表团在亚洲老将田径锦标赛取得了79枚金牌,金牌数亚洲第一。10月,澳大利亚世界老将田径锦标赛,共有92个国家和地区,4000多名运动员参加比赛。虽然中国代表团仅25人参赛,但获得11金9银15铜,还打破了4项世界纪录。短短几年,中国老将运动水平就跻身世界前列。

为老将体育事业的付出,缘于刘日福对体育热爱,至今,他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竞技状态,“我每天坚持田径训练,有时候在跑步机跑,有时在操场上跑。我每天要跑10000米,50分钟左右就能跑完。”

“热爱体育与年龄无关。”提到未来,今年即将退休的刘日福打算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老将体育事业,向世界展示中国老将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