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教师获中国教育学会认证

文/本报记者 张惠娟

2017-09-13期09版

当下,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以下简称民促法)的颁布实施、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推进、基于互联网的新教育教学模式的发展,都给教育辅导机构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与机遇。在2017年9月11日举行的中国教育学会辅导机构教师专业规范与发展专题会议上,首批通过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等级认证(以下简称“辅教认证”)的121名高级教师获得了认证,有了合法地位———

“今年的教师节,我们过得‘名正言顺’!因为,作为一名辅导机构的教师,我们也有正式身份啦!”2017年9月11日,在中国教育学会举行的教师节活动暨辅导机构教师专业规范与发展专题会议上,来自精锐教育的毛春龙老师拿到了中国教育学会颁发的“首批高级认证教师资格证”,兴奋地对记者说。

像毛春龙一样,现场一共有121位来自教育培训机构的老师们获得了首批辅教认证的高级教师证书。

没有“名分”的尴尬

一直以来,教育辅导机构教师(以下简称“辅导教师”)的身份一直略显尴尬,尤其是在教师节来临,他们更觉得自己是“影子教师”:“我们到底算不算教师?”“我们应该过教师节吗?”

然而,在当前社会和教育背景下,这种“没有教师名分”的“教师”越来越多。

据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教育辅导机构教师规模达700万-850万,辅导学生人次超过1.87亿,市场规模更是超过了8000亿。而且,越来越多的大学生,毕业之后选择进入了辅导教育行业。据《2017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中小学教育机构已成为2016年本科毕业生就业最多的行业。

一直以来,辅导教育也没有明确的概念界定,在教育类型的归属划分上也不太统一,被称为“影子教育”。这使得辅导教育行业长期在市场行为导向下非规范化自由发展,辅导机构教师面临着身份不明、职业发展通道不明确的尴尬问题,导致社会对这个群体的认可度仍普遍偏低。

“由于培训机构的营利性质,辅导教师相较于公立校老师承担着更多的职责与压力。在较短的考核期限内,若辅导教师达不到提高成绩的效果让学生家长满意,学生续费率下降,则面临着被转岗或辞退的风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表示,她亲眼看见一位新入职的女老师因学生在首次课后提出转班而当场泪奔的情况。

“辅导教师作为辅导教育产品和服务的直接输出者,其教学水平直接影响教学效果,同时对辅导教育行业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影响。但与公立学校教师相比,辅导教育行业之前并没有通用的教师职业发展通道,不利于教师的稳定和发展。”据中国教育学会项目办公室学术部主任韩磊介绍,目前,仅部分全国大型的辅导机构因为自身教师体量较大,内部有较完善的教师发展通道,在整个行业中,第三梯队的地方小型辅导机构市场占比超过95%,“这些机构通常自身教师体量较小,并没有完整的内部教师发展通路,这也是造成辅导机构教师流动性大、教学质量不稳定的主要原因之一。”

专业资格亟待认证

2017年9月1日,新的民促法已正式实施。民促法规定,“民办学校教师具有与公办学校教师同等的法律地位。”且明确指出,“所称的民办学校包括依法举办的其他民办教育机构”,这正式为辅导机构教师明确了法律身份。而新法实施后,在各地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督管理下,辅导机构教师的专业发展将是首要任务。

为了在辅导教育行业建立一套类似全日制学校教师专业职称体系的辅导机构初、中、高级教师专业水平评价体系,促进辅导机构教师队伍建设规范发展,2016年10月,中国教育学会发布了《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标准(试行)》和《辅导机构教师(中小学)专业水平评价标准(试行)》两个标准,依据标准建立了初、中、高三级的辅导机构教师专业水平等级认证体系,并已于2017年8月完成首批高级认证。

“本次高级教师认证测评内容主要包含辅导机构教师的综合素养、学科素养与教学技能、教学成果与教学贡献等方面的内容,通过教学效果跟踪、笔试、赛课、成果认定等环节,来选拔行业中具有领先水平的教师,为辅导教师的专业水平发展树立良好示范。”作为首期辅教认证测评的专家组成员,北京教育学院丰台分院副院长支梅参与了认证的各个环节。在她看来,这套认证体系,是辅导教育行业首次采用统一标准对机构教师的专业水平进行评定,也是辅导机构教师专属职称体系的初步实施,为行业规范化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支梅表示,最有价值的是,通过资格认证,让广大辅导机构的教师也自豪于自己是“德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教育人,让他们能够在从业期间得到专业提升、沉淀,促使更多的优秀教师留在行业内精深造诣,极大提升机构教师的成就感及安全感。

辅导机构教师认证将全面铺开

“近年来,民办辅导机构和从业教师的数量发展得很快,成为我国民办教育重要组成部分,它在满足老百姓对于优质教育的选择需求,满足学生的多样化、个性化需求方面起到很大作用,从而备受关注。而开展相应的资质认证水平的评估,对于推动我国民办辅导机构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对于提高我国民办辅导机构教师队伍的质量会起到很重要的推动作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表示,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推进、基于互联网新教育教学模式的发展,都使得辅导机构面临着新的挑战与机遇。资格认证不仅对于辅导机构而言意义重大,对于社会贯彻落实民促法,对于行业协助政府部门加强对于民办教育机构的监督、引导,大力促进民办教育机构发展方面也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各方协调,互相发力,最终办让学生满意、家长满意、社会满意的指向学生个性化发展的校外辅导教育。

“希望通过水平认证的辅导机构和教师们,继续不忘教育初心,在未来的工作中始终坚持以促进学生的发展为最终目标,在实践中不断地总结经验,提升专业素养,为辅导教育机构健康发展作出应有的新的贡献。”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杨念鲁表示,接下来,中国教育学会将与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合作,共同在全国各地开展辅教认证等专业评价活动,实现辅导机构教师职称体系的全面实施,进而促进全国辅导教育行业的规范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