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守住乡村教育的“魂”?

文/本报记者 张惠娟

2017-09-13期09版

乡村教育师资建设问题,是近年来的教育热点,也是民进中央2017中国教师发展论坛上最受关注的热点话题之一。

2015年,国务院出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专门指向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政策性文件《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然而,由于一些特定的原因,乡村教师难招、难留的现实,成为教师队伍建设的“难点”和“痛点”。

现状: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教育是乡村发展的基石,教师是乡村学校的灵魂。但去了乡村学校,我才发现,今天的乡村不缺教育,而是缺好老师。”在中国滇西普洱市挂职副市长的经历,让西南大学副校长陈时见对真实的农村教育深有感悟。

作为市级领导,陈时见参与了“挂一个乡、包一个村、帮两户人家”的精准扶贫工作。其中,有这样一户人家的情况深深触动了他,“起初我搞不明白,为何一对身体健康的中年夫妻,养育3个孩子,硬生生地就成为了贫困户?”通过入户调查,陈时见切身地感觉到农村贫困的原因,表现出来的是经济贫困,其实是教育贫困。

“十年前的教育水平,决定了今天一个家庭的经济水平;而今天的教育水平也将决定他十年后的经济水平。”陈时见在近两年的时间中,亲眼见证了优秀的乡村教师“弃乡奔城”的流动现实。“乡村教师引进困难,进来后流失严重。村里的好教师想去乡镇教书,乡镇教师想去县城工作……”陈时见说,梦想和现实的差异,导致了乡村教师现实的困境与游离。

和陈时见有着相同教育扶贫经历的,还有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师教育研究所副教授桑国元。2016年,桑国元也受教育部教育扶贫的项目委托,来到云南玉龙纳西族自治县挂职副县长。

初到玉龙县,最让桑国元忧心的是政策的执行被打了折扣。他逐条对比国家、云南省和玉龙县在乡村教育支持计划中的内容后发现,到了地方,国家的政策条目被做了“减法”,而到了县级,能执行的内容只剩4个方面了。“比如,文件里规定,县城学校也应该有专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但是我调查了整个县,没有一名心理健康教师。而在农村的学校情况更糟,音体美教师基本没有。”桑国元说,关注乡村教育发展,光有硬件投入以及对现有教师的培训还远远不够,乡村教育的发展涉及一个大的生态系统,需要教育职能部门、编制机构和财政机构等各部门的协同努力。

其实,乡村教师面临的发展困境,不止发生在边疆地区和贫困地区,在首都北京,这个群体的现实状况也需要格外关注。

“我呼吁市、区和学校三方面要协调,一起为乡村教师适当减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张景斌举了这样一个例子:首师大设有一个特级教师研修工作室,有一位来自北京密云的学员,为了培训学习,她要早上5点半出门,才能保证上课不迟到。她下午3点半开始往回走,到了家已经七八点了,可谓“披星戴月”的学习。为了挤出学习时间,她需要在深夜完成其他的工作。“资源对于他们来讲是平等的,但他们要付出很多,希望在给乡村教师减负方面应该有所作为。”张景斌说。

对策:

稳定教师心,留住教育魂

“适宜的教师才是好教师,适宜的教育才是好教育。乡村教育要融入乡村生活,要引领乡村社会发展,就要留得住有乡村情怀的教师,提供适合乡村孩子特点的教育。”陈时见建议乡村教育要定向招收区域本土化的、有乡土情结的乐教生源,并实施乡村教师培养体系,建立乡村教育实践基地,推行乡村学校合作培养。“心有情感,才愿坚守。而只有留得住乡村教师,才能堵住乡村学生的逃离,减少乡村学校的撤离,避免乡村社会的疏离。”陈时见说。

“在培养乡村教师的时候,首先要有一份乡土情感,另外有后续政策的保障跟进,乡村教师队伍才能稳固。”张景斌的观点和陈时见不谋而合。她认为,如果没有这份乡土情感,即便每年培养出100名专项乡村师范毕业生,他们也未见得都能回去做乡村教师,更未见得都能够做得好乡村教师。她还建议乡村学校要和大学联动起来,对专项培养出来的学生建立适当的跟踪机制。

“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在乡村教师面临的突出问题中,住房排第一,工资排第二,晋升问题排第三。”张景斌提出,希望多部门协调,解决乡村教师的住房难问题。“在北京的普通郊区县,四五万元每平方米以下的房子已不太好找,虽然在实施办法里有一条要建设教师的周转宿舍,但这对于广大乡村教师来讲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建议北京市应该出台一个建设乡村教师住房政策的支持性方案。”

“县城学校的老师在农村待不下去的原因主要是年龄、身体、子女上学问题和照顾父母等因素。事实上,交通不便、网络不通、信息闭塞、生活艰苦、工作繁重等因素都是轮岗教师待不住的原因。”来自福建三明教育学院的陈明肇在义务教育轮岗交流制度上提出三点建议:第一,加快落实人事与财政配套制度。除了一些刚性的要求,还要有一些人文关怀,应该对轮岗交流教师进行一些经济和政策上的补偿。第二,轮岗学校和轮出学校之间存在各种文化差异,要加强对轮岗交流教师培训管理,使其尽快融入新的学校和新的环境。第三,教育是一个慢艺术,教育是有规律的,轮岗交流不是灵丹妙药,各个地方区域发展不平衡,因此要实施精准,切忌一刀切。

“如何提高乡村教师的职业吸引力?”在桑国元看来,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涉及到社会整体的发展水平。桑国元曾在比利时求学,他发现欧洲教师队伍稳定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社会的贫富差距小,而且社会福利非常完善。“比如一个清洁工和一个大学教授的收入差别不是那么悬殊。而且不管从事什么职业,都会彼此尊重,职业之间没有贵贱之分,所以乡村教师队伍稳定。”

乡村教师是中国教育的希望,没有乡村教育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国教育的现代化。而在精神、生活上稳定乡村教师的心,才能留住乡村教育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