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强大的人,才能做好医生

口述/王辰 整理/王一民

2017-09-13期05版

内心强大是医生重要的特征,充满自信、有大智慧和善良情怀是内心强大的主要表现。在这里,最重要的特征是善良,并且是骨子里的善良,于医生而言是要有一颗悲悯之心。

要做好医生、好大夫,必须有很好的人文素养。何为人文素养?是价值观,是做人的整体素质,是对生命的把握,对社会的洞悉,对人生的领悟。医生的人文素养应当高于患者,才能在医患关系方面把握主动,患者才能信任医生。这才是合理的医患关系。而人文素养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内心强大。

首先,面对瞬息万变的危急病情,医生需要内心强大。医生面临的是有悲苦的个体,因此必须心怀恻隐之心。恻隐之心是人类内心最朴实的情感。医生面对生老病死,生命转瞬即逝,若不是内心强大和心如止水之人,在急危病情判断上很难客观、公正、准确。因此从医既要有仁爱的情感体恤悲苦的病人,又要有客观高超的技艺果断处理急危病情。

其次,面对庞大的医学知识体系,医生需要内心强大。从医路上,必须面对很多问题,首先需要面对的就是庞大的医学知识体系,看不完,学不尽,如何在学之不竭的医学知识体系中迅速找出适合自己的,需要做出稳定的选择,这种选择也需要强大的内心。

再次,面对托付生命的病人,医生需要内心强大。医生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工作者,也不单单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更是病人赖以寄托的人。这种寄托是一种生命的寄托,若病人把生命只是寄托在一个技术人才或是科学人才上,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科学和技术是浅薄的,在当代被视作高端的科学技术,也许未来会是极为粗浅和可笑的。既然高科技在后人看来是粗浅和可笑的,甚至可能是错误的时候,病人把自己托付给冷冰冰的科学或者技术上显然是不合适的。因此拥有强大内心和稳定心智的医生才是真正患者愿意托付,甚至是患者的希望所在。

最后,面对寄托情感的病人和家属,医生需要内心强大。医生之所以被称为大夫,是有其特殊含义的。大夫,自古就是对“高级文官”的称呼,宋徽宗政和年间重订官阶时,在医官中设置“大夫”官阶,故今仍沿称医生为大夫。病人及家属称呼医生为大夫,是对医生的尊重,病人把他的性命维系在大夫身上,家属把对病人的情感维系在大夫身上。诊疗过程中,大夫的人文素养,大夫做人的态度,大夫的大智慧,对生命是否达观、是否了悟都会影响病人及家属。值得病人及家属托付,就是大夫内心强大的表现。

医生内心强大有哪些表现呢?首先,内心强大的医生懂得互相尊重。尊重同道是最基本的医德和行规,每一位医生都是充满着善良的愿望为患者诊治,哪怕是有错误的时候,也不应贬低同行来抬高自己。何为良医,何为善医,医学没有绝对的标志,医学不能自以为是,医生更不能自以为是。对同行的尊重就意味着对整个医学的尊重。“善待别人”“尊重同行”方面不妨学习一下宗教界“僧赞僧,佛教兴”的做法,要做到“医赞医,医学兴”,决不能不守医德、不守行规,这样医学界才能更加高贵。

内心强大的医生身怀戒惧之心。知道害怕,有戒惧之心,敢于否定自己,才是内心强大的标志之一。医学没有绝对的标准,医师之间的相互维护是内心强大的关键。医院是最表现浮世众生和人生百态的地方。在医院,医生内心是否强大,能否客观公正地做出判断,能否真正地安心做好医生,这点是至关重要的。

内心强大的医生保持学习热情。现代医学知识爆炸,医学知识瞬息万变,只有永远掌握最前沿知识和技能卓越者,才是好医生。反之,不去学习、不去掌握新的技术的医生,一定是个浮躁者。保持内心平静和安宁的状态,无论现实多么纷繁复杂,都要取他人之长补己之短,了解人性优劣,这才是内心强大的表现。

内心强大的医生朴实而且睿智。在现代社会各种利益纷繁中,保持朴实做事的决心,能够不趋小利而失大义,这也是内心强大。同时内心强大的医生需要睿智的头脑,需要思维,需要判断。内心强大的人才能看出高明之人的高明之处,看出相对低微者人性中闪光之处。这一点对内科医生来说尤其重要。

那么,医生如何做到内心强大呢?

第一,要善良。一个暴戾的人一定是内心狭隘的人。一个善良的人一定是内心强大的人。

第二,要有大智慧。对疾病、对患者都需要大智慧,要有知识、有智商才能到达智慧层面。只有到达智慧的层次才能心灵强大。做研究是医生和医匠的区别,医生是知识分子,创造知识是知识分子的特征,而知识创造最基本的手段就是研究。不做研究哪里来知识,无知识哪里能有智慧?

第三,要自信。阳光地看待问题,要做一名有尊严的医生。

最后,要懂得爱和怕。爱和怕是人类最原始的情感,爱是舐犊之爱,是无缘由的爱,是主动创造。怕是避免损害,聊以生存。有爱,才能付出,才能义无反顾。有怕,才能安全,才能趋利避害。一切强大都基于存在的前提锻炼的,这其中不被伤害是基本,不被灭亡才是强大。大夫面对经济利益时,知道害怕,才能内心安宁及强大。

其实,人生最大的成本是时间成本,最大的幸福是内心安宁,最大的智慧是内心强大。只有领悟人生,才能等视众生,才能做好大夫。

(王辰,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日友好医院院长。本文系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二部王一民医生根据王辰院士在第五届京港感染论坛的主题报告整理。)